作者:马得清 来源:京华时报 发布时间:2011-9-29 17:08:44
选择字号:
媒体评论:别让“拉斯克奖”笑话我们的公平观
 
中国中医研究院研究员屠呦呦因治疗疟疾青蒿素研究中有突出贡献,获得美国“拉斯克奖”医学奖。但有知情者指出,屠呦呦并非最先发现青蒿提取物抗疟作用的人,研究成果非在她指导下取得,将功劳全归给她一人不公平。
 
什么是公平?所谓公平就是公正,就是不偏不倚。但是,别忘了,公平一般是在理想状态实现的,是一种理想的理念。但是在任何现实社会,不存在绝对的理想状态,因此,从逻辑角度讲,也就自然没有绝对的公平。
 
我们大概习惯了平均主义的想法,因此,一提公平就马上想到平均,这一点从教育评价上显得尤其突出。例如,班级之间比成绩就是比的平均分和升学率,而不顾学生差异和教师差异。仿佛只有如此,教育评价才会公平。以至于大学招生也一定要学生参加统考,然后“公平”地凭借一纸成绩,计算其总分,好排名划出分数线,便于投档录取工作的进行。
 
不少单位在评先进时也是如此:成绩不是哪一个人做出的,而是大家做出来的,因此,我们就有了先进轮流做庄的怪异之策。
 
是的,在我们每个人的思维深处,吃大锅饭似乎是最简单的公平。在计划经济时代,平均主义的分配方式更是突出,以至于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但结果怎样呢?劳动效率低下,人浮于事,事业停滞不前,滋生出投机取巧、懒惰、守旧、磨洋工、巴结谄媚、走后门、缺乏创新等种种恶习。此等现象,至今仍然不绝。
 
事实早已证明,平均主义似的公平观贻害无穷。就拿此次屠呦呦得奖之事而言,这对吾国来说是何等的大好事,毕竟,我们获得了空前重要的科学荣誉,理当举国欢欣鼓舞,可是,偏偏就有一种声音说,屠呦呦并非最先发现青蒿提取物抗疟作用的人,研究成果非在她指导下取得,将功劳全归给她一人不公平。
 
那么,我们就要问一问,谁是最先发现青蒿提取物抗疟作用的人呢?这项研究成果又是在谁的领导下取得的呢?应该将这一功劳给哪些人呢?
 
当我们将“将功劳全归给她一人不公平”转化为上述问题时,不难理解,其实,所谓“将功劳全归给她一人不公平”的话语中包含有如下感觉:有些参与此项工作的人认为自己对此也有贡献,从而产生工作不是她一人做的真实想法,而这个真实想法,现在大奖的刺激下一下子就唤醒了他的平均主义思想:要得奖大家一起得奖,你凭什么一个人得奖?
 
不过,这种真实的想法恰恰忘记了另一个真实的事实:在科研工作中,贡献率是公平的唯一标准。换言之,在科研中起到关键作用的人才是贡献率最高的人。这种认识应该成为科研工作者的常识。
 
牛顿有一句名言:如果说我比别人看得更远些,那是因为我站在了巨人的肩上。的确,正是在伽利略等人工作的基础上,牛顿进行深入研究,才最终总结出了著名物体运动的三个基本定律,为力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并对其他学科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第一定律的内容伽利略曾提出过,后来R.笛卡儿作过形式上的改进,伽利略也曾非正式地提到第二定律的内容。第三定律的内容则是牛顿在总结C雷恩、J沃利斯和C惠更斯等人的结果之后得出的。
 
爱因斯坦的研究也是在前人的研究基础上取得的。例如,正是有了普朗克的发现,爱因斯坦才意识到他可以利用普朗克的发现来解释所发生的现象:电子只能吸收带有一定能量的光波,从而,对光电效应进行了深入研究,并取得了重大成果。
 
而屠呦呦的发现是发现了我国古代医学文献中的记述:青蒿的汁液可以治疗疟疾。这一发现对此项研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消息说,北大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表示,经查证原始资料,尤其是军事科学院此前保密的材料,最后确定屠呦呦在青蒿素研究中的关键作用,所取得的成绩无可争议。“我想这个荣誉不仅仅属于我个人,也属于我们中国科学家群体。”屠呦呦还特别感谢在此项研究中作出重要贡献的同事们。她表示,这个项目属于中医药集体发掘的一个成功范例,是中国科学事业、中医中药走向世界的一个荣誉。
 
这就提醒我们,屠呦呦的确有资格代表研究团队去领这个大奖。而我们,应当为此深感骄傲才对,再不要在大奖之后非要跟她理论平均主义似的公平了。因为,这种“理论”,只能让“拉斯克奖”笑话我们可怜的公平观。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找到了!胡椒那么辣的原因 科学家解析非洲猪瘟病毒颗粒精细三维结构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