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卢晓东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1-8-11 9:09:30
选择字号:
卢晓东:就业率与“稳定论”
 
□卢晓东
 
针对“教育质量”这一2011年高等教育改革的关键词,笔者5月17日在本报撰文“提高学术要求才能提高教育质量”,意图阐发提高质量的关键。文中特别指出,当下无论是政府、社会还是高校,都流行以就业率判断高等教育质量,这是一种表面符合常识、但实质却有损教育质量的错误导向。南方医科大学教育研究与督导中心林新宏教授认真阅读拙文,并且为文予以反驳,认为“高校教育质量与就业率之间,是可以而且必须统一甚至是水涨船高相辅相成的”,“提高了教育教学质量,加强了学生综合素质,就一定能更好地适应社会需求而不断提高就业率。这一点毋庸置疑”。林教授的认真是对笔者的抬爱,在此首先谢过,但因为所争论的就业率问题与教育质量关系很大,必须再次予以质疑以示对林教授的尊重。
 
高校就业率是指毕业总人数除去未就业毕业生人数,再与毕业生总人数的百分比。教育部公布就业率是在高校扩招的大背景下出现的政策,该政策将就业率与专业招生计划以及领导班子的业绩相挂钩,更使就业率出现了异化。我们现在需要认真探讨,与教育质量相比高校就业率更会受到哪些因素影响。
 
第一,就业率受经济发展影响极大,因为只有经济增长才能在根本上带来新增就业岗位,这也是当前我国经济增速必须保持8%左右的主要原因,否则年轻人就业压力将从根本上影响社会发展和稳定。在国内经济增速不同的两个地区,比如地处经济发达地区的A医科大学和地处经济欠发达地区的B医科大学,假使A、B两高校教育质量相同,但由于A高校地处经济发达地区就业岗位多,B高校地处经济欠发达地区就业岗位少,我们知道在就业率方面A高校一定会胜出一筹,但其背后的原因绝不是教育质量,而是地区经济发展情况。在以上情况中,我们不能因为就业率不同而指斥B高校教育质量低,B高校即使“提高了教育质量,加强了学生综合素质”,就业率也难以超过A高校。麦可思研究院《2010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指出,2007~2009届各经济区域本科毕业生半年后的毕业率存在差距,泛长三角区域经济体最高,泛东北区域经济体最低。
 
第二,就业率受地区保护影响极大,就业市场在我国并不是充分竞争的市场。为首先维持地区稳定,各地方人事部门会要求就业岗位优先提供本地户口毕业生,而不同地区高校招生时也会在教育计划部门安排下优先录取本地生源。比如地处经济发达地区的A医科大学和地处经济欠发达地区的B医科大学,假使B高校教育质量更高,但由于A高校地方人事部门要求本地区就业岗位必须具有本地户口,因而A大学毕业生就业相对容易,B高校同样优秀甚至更加优秀的毕业生因为户口限制,难以到A高校所在地区竞争就业岗位。这种情况非常突出地体现在“北上广”,我们都知道北京户口和上海户口的价值。这种国情使得在就业率方面A高校一定会胜出一筹,但其背后的原因绝不是教育质量,而在于地区保护。在以上情况中,我们不能因为就业率不同而指斥B高校教育质量低。麦可思研究院《2010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指出,2009届大学毕业生漂族(蚁族)的家乡大都为地级以下城市和农村,再次突出说明了第一、第二点。
 
第三,就业率与高校主体专业设置相联系,受国家产业政策影响极大。我国电力能源长期依赖火电和水电,对核电发展重视不够,在此背景下以原子核和核电为主要专业的C高校无论怎样提高教育质量,就业率都难以提高。在世界将全球变暖归因于二氧化碳排放过高之后,国家对核电突然予以重视,核电人才突然变得紧俏甚至短缺,C高校在教育质量基本未变的情况下就业率忽然大幅度提高。我们不能因为前后几乎一年C高校就业率的大幅变化而判断该校教育质量有了飞跃。
 
以上仅举三例,再次说明高校教育质量与就业率之间难以统一甚至是水涨船不高的状况。教育质量是高校几乎可以决定的,而就业率更多受到社会经济发展、产业政策、户口政策等外在因素影响,因而我们不能以就业率来判断高校的教育质量,高校也不能以就业率的高低说明自己的教育质量。
 
林教授文中提到:“大学生的就业问题是重要的民生,是学生的切身利益所在,事关社会的稳定,也关系到社会进步和经济科技的发展,无论学校和政府,都不可能不高度关注。”这段话就是最著名的“稳定论”。由于政府和社会对于就业率和稳定“高度关注”,自然会导致不只一所高校以如下方式处理质量问题。
 
例如,华北某医科大学过去某年临近毕业时,约有300多名学生各种课程不及格不能按时毕业。学生向老师和学校反复恳求,家长也采取各种措施求情和施压,为了避免影响稳定学校决定实行“清考”,在毕业前为不及格学生单独出题考试。“清考”的潜在目的十分简单,就是为保持稳定让学生毕业,考题难度自然一再降低。清考一次后还有200多学生不能毕业,于是再次清考,还有100多学生不能毕业,那么再次清考吧。当不能毕业的学生只有几名时,学生、家长和学校都皆大欢喜,矛盾消失了,终于稳定了!
 
高校以稳定之名把不合格的医生送往社会,高校是稳定了,但与之伴随的是我们社会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的状况,社会是否更加稳定了呢?与医科大学类似,高校也以稳定之名把不合格的工程师送往社会,于是北京地铁电梯逆行害了人命,于是全球瞩目的动车发生追尾也害了人命。以稳定之名,是导致了稳定还是损害了稳定呢?
 
就业率和所谓的“稳定论”已经到了高教界必须反思的时候!
 
《科学时报》 (2011-08-11 B3 大学)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解析非洲猪瘟病毒颗粒精细三维结构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