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汪再兴 来源:羊城晚报 发布时间:2011-6-15 11:08:13
选择字号:
西安外国语大学被指组织本科生参加高考阅卷
一份表格显示:西安外国语大学一个班有30多人参加阅卷
 
记者多方求证,校方回应:“我给你说了八遍了,不可能有本科生”
 
“11小时高强度阅卷,却不明不白扣了血汗钱”
 
“阅卷是计件工资,多改多得。”林兰说,去年她改了接近2000多份卷子,拿了500多块钱。
 
今年参加高考阅卷的多数学生说,目前还不知道每改一份卷子到底多少钱,但估计一份卷子在几角钱间浮动,但林兰说,去年她改一份卷子可能只有几分钱。
 
6月11日晚,第一天阅卷结束后,走出实验楼的学生们谈论的几乎都是自己批改试卷的份数。
 
一英文学院的男生跟几个女生攀比批阅的份数,一女生说,自己阅了1500份,男生笑了笑说,“我阅了1900份。”
 
操场的另一头,一男生对女生说,“等我改完,就请你去必胜客吃饭。”
 
涉及了钱,势必会发生很多节外生枝的事情。
 
早在2007年6月29日,一名网友就在人人网上发了一个名为《心碎在高考阅卷后》的帖子,“每天白天晚上11小时的高强度阅卷,换来的是视力直线下降,身体极度透支。结果,却不明不白地被克扣了血汗钱,被剥夺了省领导给的慰问津贴。”
 
最后,发帖人说,他们是西安外国语大学的学生,被某吴姓教师召集去改高考卷子,费时3天,承诺的报酬是510元。但是一直到6月末,他们那批学生依然没有拿到改卷工资。
 
随后,有人在这个网友的帖子后面留言,“吴姓教师,只有编制而不任教。”
 
2008年,阅卷学生讨薪再度在网上发生。
 
2008年6月29日,一篇名为《高考阅卷工资啥时候发给学生?》的帖子出现在百度贴吧“西安外国语大学吧”。
 
IP地址为61.185.224.*的网友发帖说,2008年6月10日开始,西安外国语大学有300余学生参加了高考阅卷工作,经过大家的努力,学生负责的高考英语改错和拼写阅卷工作提前出色完成。然而,阅卷工作都已经结束半个多月了,学生至今都还未获得任何关于阅卷报酬的信息,也不知道工资什么时候发。
 
最后,他说,望有关部门尽快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广大学生定将感激涕零!
 
5年前就有本科生提及参与阅卷
 
在西安外国语大学,本科生改高考试卷被学生们视作一段可以书写的经历,几乎所有参与阅卷的本科生都会在毕业简历上写上“参与高考阅卷”这一笔。
 
林兰也不例外,她在自己的一份求职简历中写道,“参与2010年陕西省高考英文阅卷工作,因注重公平、公正的原则,受到阅卷组的好评。”
 
在西安外国语大学的就业信息网上,多数参与阅卷的学生也都会在简历中提及这段经历。
 
新快报记者在该校就业信息网上调阅学生简历,发现一名汉语言专业本科学生在简历上写,他在2006年6月就参与过高考阅卷。
 
“高考阅卷这种经历可以看做是对自己专业的证明,多数改高考试卷的学生都过了专业四级。”林兰的观点是,学生改卷水平不比一些中学老师差,至少在英语上她认为是这样。
 
不仅是简历,一些学生在家教求职上也会写上一笔。
 
林兰说,自己也做过家教,一些学生家长就喜欢请参加过高考阅卷的学生。“道理很简单,你改过卷子就知道哪些容易被判错。”
 
当家教的林兰对参加高考学生的辅导是,不要随便涂抹,字迹一定要写清晰,“改卷时间紧张,一旦不清晰,很容易判错”。
 
6月14日晚,林兰再度回到学校,她看见两个小师妹排队进场,两个人正在交流是用键盘还是用鼠标改得快,“你还是用键盘改好了,键盘快些,用鼠标还容易点错。”
 
去年,林兰也得出过这样的结论。
 
“和去年一样,今年这里没有任何变化。”
 
有人对他们说,本科生不能改卷
 
西安外国语大学一些阅卷学生对新快报记者说,他们知道自己是本科生不能阅卷。
 
一参与阅卷的大三女生说,“之前校领导说过,教育部下过规定,只有老师和研究生可以阅卷,我们理论上不可以(参加阅卷),本科生都不行。”
 
早在今年高考之前(2011年05月23日),陕西省招生考试信息网上就发布了一个名为《陕西关于做好2011年陕西省普通高校招生考试工作的通知》,通知上说,为进一步加强考试管理,严肃考风考纪,确保考试安全,根据《教育部关于印发〈2009年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考务工作规定〉的通知》(教考试〔2009〕2号),结合我省实际,做好2011年高考组织工作。
 
新快报记者调阅这份(教考试〔2009〕2号)文件,文件中明确标出了阅卷人的资格问题,该通知第三十九条规定,评卷人员由评卷领导小组聘任。评卷人员以高校教师为主,有中学教师或教研员参加,其队伍应相对稳定。作文等非选择题评卷人员,应聘请责任心强、水平高的教师担任。
 
这个文件中没说,本科生可以阅卷。在追溯之前,2006年,教育部发布的(教考试[2006]1号)文件中,本科生也不在阅卷范围之内。
 
●求证
 
“本科生阅卷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陕西省招生办信访接待室:“唱歌也是工作”
 
记者以家长的身份拨打了陕西省招办高考期间举报电话,这个办公室人员让记者继续拨打陕西省招办信访接待室电话,以下为电话实录。
 
记者:你好,我是学生家长,我听人说,陕西有本科生在阅卷?
 
工作人员(女):谁说的?
 
记者:网上有人说。
 
工作人员:网上都是假的。我现在没办法跟你说,我不知道这方面的问题,你找省招办普招处(普通高校招生处)。
 
(陕西省招办普招处打不通,记者重新拨通了这名工作人员的电话。)
 
记者:普招处的电话打不通。
 
工作人员:他们唱歌去了。
 
记者:高考这个事情,他们都唱歌去了,没人管么,我们家长对这个事情很着急。
 
工作人员:那我们唱歌也是工作安排啊。
 
记者:这是个关系学生3年学习的事情啊。你是什么部门啊?
 
工作人员:我是信访接待。还有谁告诉你,大学生参加阅卷了?
 
记者:我一个侄子。
 
工作人员:你侄子说,他了解情况吗?
 
记者:我侄子的同学就是这个学校的啊。
 
工作人员:那你告诉我他的名字,你连这个都不能说,你举报什么啊?
 
记者:据实举报,是指要说举报人的名字吗?
 
………
 
西安外国语大学:“我给你说了八遍了,不可能有本科生。”
 
记者拨打了西安外国语大学校长的电话,校长说,他在外面开会。记者拨通了该校宣传部老师的电话。
 
记者:我听说你们学校的本科生参与高考阅卷,我想求证一下。
 
老师:我们学校已经五六年了,阅卷点已经五六年,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我们改高考英语和语文卷。
 
记者:但教育部规定,好像没有本科生阅卷吧?
 
老师:本科生阅卷我不太清楚,我不参与这个事情,我是说学校做阅卷场有五六年的历史了。
 
记者:刚刚你不是这么说的啊?
 
老师:不可能有本科生,按国家教育部规定办事,你想想也知道了,我给你说的是阅卷点在我们这,我给你说了八遍了,你听不懂陕西话吧。
 
陕西省招办新闻发言人:“本科生阅卷是冒天下之大不韪,谁敢干这种事情?”
 
最后,记者向陕西省招办新闻发言人郝春怀求证,他听完电话说,“你一个外地的(记者)管陕西的事情干什么?”随后挂掉电话。
 
随后,记者发了一条短信给郝春怀,短信内容为,“郝处长您好,不知道为什么您挂掉电话,我想问下几个问题,希望您能解答,一、我听人说,西安有本科生阅卷是否属实?二、在陕西,本科生是否可以阅卷?谢谢。”
 
晚上7时30分,郝春怀回复记者:“没有这回事。”
 
郝春怀称:“国家有明确规定,哪能有这种事情?”
 
记者:“那就是绝对没有这种事情,本科生阅卷发生在陕西,是吧?”
 
郝春怀答:“本科生阅卷是冒天下之大不韪,谁敢干这种事情?”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上一页 1 2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来自“中国”作物,液体黄金将借油菜合成 中国科学家绘制全球首张人类细胞图谱
莫慌,这条“彩虹”是你舌头上的微生物 新冠疫情让太空望远镜“中招”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