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海峰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1-6-7 10:07:32
选择字号:
刘海峰:当高考成为文化

 
□刘海峰
 
又到了高考的日子,一年一度的高考再次如期而至,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高考是应届考生寒窗苦读十年后成败在此一举的考试战场,是高中教师辛勤三载后检验教学成效的兴衰记录,是考生家长牵肠挂肚休戚与共的人生关口,是中学校长用心管理拼命竞争的荣辱簿,是地方政府重视教育显示政绩的另类“GDP”。
 
就像古代科场风云通常都会惊动朝廷一样,高考是上至高层领导下至平民百姓都非常关注的焦点。高考一有风吹草动,就能够在门户网站的首页看到相关新闻。
 
在中国,高考不仅是一种考试,也不仅仅是教育,在一定意义上说,高考还是一种文化、一种经济,有时高考甚至还会成为一种政治。当你看到全国上下为高考让路,当你看到高考牵动着千家万户的神经,当你看到高考成为地方政府关注的大事,当你看到考试季节所有媒体都聚焦于高考的时候,你一定会承认,高考已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已成为一种文化。
 
中国是考试制度的发源地,不仅是一个考试古国,而且是一个考试大国。其他西方国家的大学招考只是一种测量手段,只是引起小范围的关注,只是一种部分人关心的话题。然而,受传统和现实的制约,中国人却将高考变成了文化,变成了经济,变成了政治,变成了盛大的仪式,变成了一种各方面关注的社会活动,变成一种惯例式的全民动员。在有五千年悠久文化传统和千余年科举考试影响的中国,在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各地和城乡文化教育水平差异很大的中国,在民众高度重视甚至是过度重视教育的中国,高考既有与世界各国相同的规律,也有不少独有的现象和问题。
 
学界对高考的看法往往趋于两极,观点向来相当对立。多年来,我一直与貌似理论“正确”、实则过于理想,有的甚至是要颠覆高考的学者论战。在高考改革的激进派与稳健派、理想派与现实派、“独派”与“统派”的分野中,我明显地属于后者。我觉得,研究问题应该脚踏实地追求理想,不能天马行空独往独来。否则,提出的所有设想都只是处于“应该”如何如何,却不考虑“怎样”变成行动,那么便可能变成“应该派”。我相信,在社会变革方面,渐进的改良往往要优于休克疗法式的突变,对社会和学校造成的震荡较小。
 
几年前,我曾与一位高中资深教师交谈高考改革问题,问他觉得现行高考制度合理吗?他脱口而出说不合理。接着我问他,那你认为应该用哪一种办法来招生?他好一会儿答不上话来。因为他像许多人一样,看到高考的弊端,想当然地认为高考不合理,但并没有进一步去想如果不用高考制度,是否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可以替代高考。关键是要提出可以操作的、具有可行性的选拔人才的方式。
 
高考是一个利弊兼具且利弊都十分显著的考试制度,让人又爱又恨,喜欢者爱得要死,厌恶者恨得要命。作为研究者,我认为应该冷静而理性地加以评价。目前已提出的高考改革方案已有十几种,但是很少有深中肯綮切实可行的方案,真是“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提出一个符合教育理论的高考改革方案容易,提出一个既有新意而且可行的高考改革方案却谈何容易。一提到实验或试行,许多看似有道理的方案便显出其太理想化。在这方面,是典型的知易行难。
 
中国的高考制度是传统文化遗传和现实社会环境的产物。有些高考改革设想总是自觉不自觉地以美国的招考模式为改革目标,其实,世界各国因政治、经济、教育发展水平、文化传统不同,在高校招生考试制度选择上各有差异。作一个不可能的假设,如果美国社会全都由高度重视甚至是过度重视子女教育的华人(例如虎妈蔡美儿之类)组成,美国现行的招考制度就无法实行下去。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许多改革从理论上说都没有错,但在实践中就是行不通,典型的如标准分的行废。标准分由原始分推导出来,用以说明考生的原始分在所属那批分数中的相对位置,是较为先进和科学的记分方法。在教育部考试中心的推动下,最多的时候有8个省区的高考采用标准分。但因中国的民众不习惯标准分的办法,觉得原始分更简便明白,且单个分数改变不会影响所有考生的分数排列因而可以查分,许多高校也觉得用标准分无法比较各省市之间同一科目的水平,结果多数省份在实行几年之后纷纷放弃。2007年,最先实行标准分的广东转为采用原始分,最后只有海南省还在坚守。可见,理论正确的不一定是可行的,即使勉强实行,迟早也要败下阵来。只有在条件具备的时候,才能够顺利推行。
 
在一定意义上说,高考是看学生本身的才学本事,推荐往往是看家长的关系本事。说到底,当今片面应试的根源,并不是高考制度太坏,而是习惯走后门的社会风气太坏;不是高考防止舞弊措施不得力,而是我们建立诚信体系还不得力;不是高考制度一成不变,而是民众的教育价值观几乎一成不变。
 
非新无以为进,非旧无以为守。我们既不能患“高考改革恐惧症”,也不要患“高考改革急躁症”,避免改革中的急躁情绪。如何制订兼顾时代需求与易于遵行的高校招生考试制度,是我们应该认真思考与研究的问题。公平与科学往往存在矛盾。大众对公平的注重与追求,使得高考追求科学性和效率的努力受到制约。高考改革应以不变应万变,“不变”是它的公平和科学选才原则,而“万变”的是考试形式与内容可以不断推陈出新。高考改革应万变不离其宗,尽量兼顾公平与科学,在两者产生矛盾时,尽量在两者之间求得基本的平衡。
 
《科学时报》 (2011-06-07 B1 大学周刊)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气候变化下的植树造林方案 中科院电工所研制世界最高磁场超导磁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