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韩晓蓉 来源:东方早报 发布时间:2011-4-20 12:48:40
选择字号:
复旦抗癌教师于娟去世 70余篇“癌症日记”将出版

于娟生前照片。(来源于娟博客)
 

于娟在病床上。(来源于娟微博)
 

于娟博客截屏
 
“我要休息,休息一下,想想为啥是我得癌症的性情因果,看病问病向内求,找找致癌的情致内因。”复旦抗癌女教师于娟3月22日在博客上说很想学一休小师傅“休息,休息一下”。
 
4月19日凌晨3时,刚度过自己33岁生日不久的于娟辞世。
 
再远的飞行也要着陆,再长的旅行总会回家。
 
现在,于娟仓促走完疲惫的人生旅程,我们惟有祝福她可以在另外一个世界“好好休息”。
 
她渴望可以活到一百岁,她渴望看着年幼的儿子长大成人,她渴望让含辛茹苦的父母乐享天伦,她说很害怕幼年丧母、中年丧妻、晚年丧子这样的人生极大痛苦压在她的孩子、丈夫、父母身上,所以,她顽强地与命运抗争。可是,她还是被病魔和死神无情地带走了,2011年4月19日凌晨3时许,于娟,一位感动和激励了无数人的复旦大学女教师,与世长辞。
 
这一天,距离她4月2日33岁的生日刚过了17天,距离2009年12月被确诊患乳腺癌只有15个月。
 
化疗阻塞了所有血管
 
于娟,博士,海归,复旦大学优秀青年教师,家中的独女,有一个同为大学教师的丈夫和一个两岁多的儿子。
 
2009年12月27日,于娟突然被确诊罹患乳腺癌,那时的她从挪威留学刚回国参加工作3个月,1岁多的儿子刚会叫妈妈,幸福才刚刚开始,却被判定只有一年半载的生命。
 
乳腺癌这个词,“体质一直很好;刚生完孩子喂了一年的母乳”的于娟怎么也没想到会和自己联系在一起,在反思自己为何会得癌症的同时,于娟想到怎么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让更多的人了解癌症,并远离它,于娟以“活着就是王道”为名开了博客,用时一年多在病榻上陆续写下生命日记,“我想告诉大家什么是我拿命试过,此路不通。”于娟在博客里这么写道。
 
她乐观、豁达的人生观鼓励更多人感恩生活,珍惜当下。
 
“我相信,我会成为奇迹。”今年3月初,和病魔顽强斗争着的于娟曾和早报记者这么说。但是这个大家都无比期盼的奇迹最终没有发生,在和记者畅聊的一个月后,4月19日凌晨,于娟静静告别人世。
 
“最近一周时间,于娟的身体都不太好,一直在医院抢救,4月18日进行最后的抢救时,医生想给于娟注射药剂,找了40分钟连血管都找不到,因为所有的血管都因为化疗而阻塞了。”于娟的导师、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院长彭希哲在于娟生命的最后几个小时里陪着自己的得意门生,“她一直对着所有人笑,病痛的折磨下,她还如此坚强。”
 
小儿子说要保护妈妈
 
4月18日晚上9时,于娟就失去了意识,那时,家人和朋友都在病床前陪着她。19日凌晨,家人把于娟两岁多的儿子土豆带到医院,被从睡梦中叫醒的土豆十分乖巧,不哭不闹,跟着到了医院,见了妈妈,喊着要“保护妈妈,帮妈妈”,此时的于娟,已经无法和儿子讲话,到了凌晨3时,于娟离开时,土豆在门外怎么也不肯进去,只讲了三个字“好可怕”。
 
没有人告诉土豆妈妈已经永远离开了,但两岁多的孩子似乎和妈妈心灵相通,在于娟去世之前的几天以及去世后,土豆就有意无意地唱着那首歌“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妈的孩子象根草”。
 
下周安葬于山东老家
 
19日于娟去世的消息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后,无数相识或不相识的人都发起了悼念。
 
复旦BBS上,老师和同学讲述着于老师的点点滴滴,微博上,祈福声一片,“对命运的不屈就是对生命的尊重”,“于娟让我们明白,生命是如此的美好,无论是否经历了过生与死的抉择,将更懂得生命的价值,珍惜我们拥有的,快乐恬淡地过好每一天,感激所有的得到,这是最大的幸福和奢侈。”“希望于娟在天堂幸福,你激励了很多人!”……
 
于娟所在的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19日下午召开了追思会。师生为于娟老师送上了挽联:上学留学再教学一生为学,莘莘学子憾早逝;有爱得爱还播爱,拳拳爱意信永存。娟然如拭。”
 
于娟追悼会定于4月23日上午10时在宝山殡仪馆举行,按照于娟的遗愿,于娟骨灰下周送老家山东安葬于公益能源林,于娟的最后遗愿是把留学北欧时的最爱“挪威的森林”带回山东老家。
 
于娟老师,一路走好。
 
于娟最后的癌症日记
 
出生入死的生日记事
 
天气不是很好,心情不是很糟,身体不是很妙,精神不是很差。就这样一个时而阴霾时而有些微阳的日子里,我爬上来写:祝我生日快乐。
 
一早起来就开始陆陆续续收到生日短信,不过意外的是,第一个生日祝福短信居然是招商银行送出来的,不禁索然好笑。状态不是很好,毕竟刚刚化疗,白细胞低,精神不是很抖擞,怀疑又有些胸水,所以喘息和没有吃激素的综合效果一起浑浊着,让我的呼吸更加烦乱。赖床不起,起来又赖,想想人生如果都在这样赖着,着实没有意义,于是坐起来等那一干同志朋友亲人干事的到来。
 
他们专程挑这个日子来,我的生日,把我的文字正式拿出来,和出版社签约。可谓费尽心思让我的生活花团锦簇倍感开心。我的心情也的确如同这帮人希望的如此。不过搞笑的是,光头(于娟丈夫)作为了我的代理人全权处理,我甚至不知道我和哪家出版社签了什么具体内容的一个合同,我傻傻笑着,保存体力,听着大家讲话。心里无比自在,我从来没有如此放手过这般一件大事,但是事实却是我完全可以放下。因为我有他们,有值得信赖信任托付性命的朋友们。
 
文字的出版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至少,会有更多的人看到我拿命写的东西,防微杜渐,不再像我这样,健康任意挥霍,幸福任意挥霍,到时候只能敲着键盘望着屏幕追悔莫及。
 
摘自于娟的博客“活着就是王道”,上传于2011年4月6日上午10时43分55秒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黄龙世界生物圈保护区完成第二个十年评估 人类白细胞用分子“桨”游泳
数十亿年来,地球氧气在腐蚀月球吗 遥感地球脉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