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尧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1-2-15 9:18:31
选择字号:
【科学时报】刘尧:大学自主办学不是自由办学

 
地处深圳的南方科技大学在教育部没有批复正式招生的情况下,走出了“自主招生”和“自授学位”的蹊径。从现实情况来看,南方科大的发展之路阻力重重,文凭不被教育部承认是最大阻力。
 
如果有一所大学,在未经国家教育部批准的情况下自主招生,并且学生毕业时所发的文凭,有可能也得不到教育部承认,这样的大学你敢上吗?2010年12月17日,没有“准生证”的南方科技大学发表声明称:在没拿到教育部正式招生批复的情况下,学校自主招生,自授学位和文凭。南方科大这一举动,能成为我国大陆大学“自主办学”的破冰之举吗?人们议论纷纷。
 
南方科技大学是位于深圳的一所正在筹办的大学,至今已筹办3年多,仍未拿到教育部的招生批文。《东南快报》2010年12月22日报道:2010年12月18日,筹建中的南方科大启动校区内,来自黑龙江、新疆等全国十多个省市的1000多名考生和家长专程赶来参加南方科大2010年教改实验班咨询会,现场异常火暴。记者采访的二十几名学生和家长都表示愿来南方科大读书,并不担心“自授学位”问题。朱清时校长坦言,目前学校自主招生和自授学位面临的最大困难是没有教育部授予的文凭大印,而学生能不能被社会所接受,完全是靠学校的教学质量和社会对学校的认可程度,这让学校必须“背水一战”。
 
南方科技大学经过3年多的筹建,2011年1月终于获得教育部正式发文批准筹建。对此南方科大校长朱清时称“批准筹建不等于批准招生”,获准筹建只是有了国家教育主管部门认可的名分,但招生制度仍与国家规定矛盾。地处深圳的南方科大在教育部没有批复正式招生的情况下,走出了“自主招生”和“自授学位”的蹊径。从现实情况来看,南方科大的发展之路阻力重重,文凭不被教育部承认是最大阻力。社会对南方科大的自主办学探索充满期待,也给予许多的评论。
 
大学自主办学之路
 
我国大陆高等教育一直实施行政化管理体制,由国家教育行政部门集中资源、统一管理、统一建设、统一发展。虽然,这一体制在高等教育精英化时期,起到了保障单一化精英教育质量的作用。但是,在高等教育进入大众化阶段后,这一体制使大学办学自主权缺失,导致大学先天个性缺陷而趋同化,难以保障多元化大众高等教育的质量。正是这一体制上的缺陷,即便如《高等教育法》赋予大学自主招生权力,也需要每年由学校向教育部报批,不批就无法开展招生。从国际范围看,许多国家的大学都是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文凭的价值由社会承认,这既体现了大学的办学自主权,也体现了教育本身的价值。南方科大“去行政化、自主招生、自授学位”,公开叫板我国大陆教育行政化管理体制,击中的正是教育行政化以及学历社会、学历情结的软肋,带来了一丝全新的高等教育大众化必须要有的多元化自主办学之风。
 
南方科大的“去行政化”办学,不仅在校内不设传统的行政化机关,而且大胆挣脱教育行政部门对大学坚硬的行政干预;实行“自主招生”越过全国统一高考选拔,直接从高二学生中大量选拔新生,已经远远突破了教育行政部门允许的自主招生范围。“自授学位”试图摆脱长期以来教育行政部门对文凭的监管和审核,实施文凭由学校自主监管与接受社会的检验。从根本上来说,这样的探索是对于大陆高等教育行政化管理体制的一种公开挑战,也是在大陆大学“去行政化”、真正办一流大学、回答“钱学森之问”的艰难探索。
 
大学自主办学不是自由办学
 
有许多人担心,南方科大“自主招生、自授学位”,学校的权力太大了,这样因缺少教育行政部门的外部监管,就会出现买文凭的现象,文凭也就没有了公信可言。众所周知,直到今天我国大陆的大学没有获得自主办学的诸多权利,仍然处于行政化管理体制之中。行政权力不仅主导了大学教学的管理、科研资源的分配,还控制了学术评比、职称评定以及招生政策的制定、众多专业的设置等等。虽然在高等教育大众化时期,确实需要扩大大学办学自主权,但大学自主办学不是自由办学。扩大办学自主权,需要教育行政部门和大学双方管理体系的同步改革。
 
目前,我国大陆在高等教育管理的权限上,哪些属于教育行政部门,哪些属于大学,似乎并不太明晰。千万不能让大学在没有自主办学的法规保障下,探索什么办学自主权。当国家建立并完善了有关法规保障体系,大学再来探索办学自主权比较合适。也就是说,大学应该按国家颁布的相关法规去办学,自主办学也必须有法可依、有法必依。
 
自主办学不是自由办学,我们倡导自主办学,但反对自由办学。在我国大陆依旧处于“文凭社会”,文凭在人才与劳动力市场上具有交换的价值,人们可以通过它实现不同资本之间的转换,文凭就不能失去国家的监管而由大学自主颁发。笔者认为,目前应该探索教育行政部门应该管什么,哪些权力应该交给大学,大学办学自主权如何回归大学。比如:教育行政部门管教育方针、管教育政策,抓宏观教育调控以及教育经费和教师待遇等等问题;大学管教育方针的落实,具体的人才培养等问题。如此探索,才是一种理性途径。
 
高等教育体制应该是多元的
 
大家知道,中国的教育体制自古就是多元的,公有太学、国子监、州府县学,私有书院、私塾、家塾,不同教育形式的竞争促进了人才成长环境的不断完善。进入近代以来,公私立教育的并行更造就了清末民国间数十年教育的辉煌,大师辈出、人才蔚兴,流风余韵让人追怀不已。多元办学可以说一直是中国古代培养人才的重要方式。孔子就开办了私立学校,有贤人七十、弟子三千,正是现在一个小型学院的规模。后来从朱熹、陆九渊到颜元、黄宗羲都主讲于书院,为社会培育人才。可今天,这个传统被抛弃了。
 
其实,从国际高等教育发展来看,进入大众化后的高等教育体制就应该是多元的。我国大陆教育行政部门要大力支持各类大学,发挥其自主性和灵活性,探索出一条有中国特色的大众化高等教育多元化发展之路。进入2011年1月,我们高兴地看到,教育部已经批准上海纽约大学与南方科技大学筹建。南方科大将通过充分借鉴世界一流大学的办学模式,创新办学体制机制;塑造追求卓越,学术自由和学者自律的大学精神;努力建立现代大学人事制度,构建起以学术为主导的学校内部管理体制,积聚优质教育资源建成世界一流大学。上海纽约大学作为国内第一所中美合作的国际化大学,在教育部正式批准筹建后,将全面启动包括课程准备、师资招聘、各项设施设备的建造、董事会组建等工作,2013年有望在全世界范围内招收首届本科生,目标也是建立成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学。
 
虽然,我国大陆大学探索自主办学之路充满艰难险阻,但是,当历史车轮驶入2011年的车辙,伴随着上海纽约大学与南方科技大学被批准筹建,可以说大陆大学自主办学的坚冰已破,扬帆远航的时刻就不会太遥远了。
 
《科学时报》 (2011-2-15 B4 视点)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