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永琪 来源:北京晨报 发布时间:2011-1-19 13:17:42
选择字号:
“南方科大离成功还有多远”引各方热议
 
一段时间以来,传得沸沸扬扬的南方科大自授文凭壮举,终于获得了体制内的承认。据了解,最近教育部已经正式发文,批准南科大筹建。
 
南方科大位于深圳市,以理、工学科为主,兼有部分特色文、管学科,校长朱清时曾表示:南方科技大学的目标是要为我国试办一所小规模、高质量、培养创新人才的研究型大学,它承载着我国高教改革的希望。如今,这张“白纸”已经徐徐展开,人们关注的是:国人寄予厚望的教改蓝图将如何绘就?南方科大最终成功还需要哪些保障?
 
乐观
 
“准生证”开启教改之门
 
教育部正式下发批文,让南方科大获得了“准生证”。无论对于中国教育来说,还是南方科大而言,这都是一个重大利好。一座改革先驱城市,一所肩负试验使命的大学,一个敢言敢行的校长,三者叠加产生的化学反应,被舆论解读为“释放出中国高教变革的积极信号”。特别是在改革理想遭遇现实困境时,朱清时犹如堂吉诃德般坚定地走在改革路上,毅然扬剑公布招生方案。朱清时原本有些清瘦的背影,在人们心目中无比高大起来。那一刻,虽然社会给予了积极支持,南科大首场招生会场面显得异常火爆,但人们心中还是捏了一把汗。
 
朱清时自己说过一句话,“我不是教育改革的先烈”。在前途这样的问题上,恐怕也没有几个人敢做“先烈”。因此,南方科大的改革理想在壮烈中有着一股悲壮。今天,我们甚至怀疑,南方科大此前的毅然上路,更多的是一种策略,是在意图形成强大的声势从而让自己尽快获得这张“准生证”。若真如此,南方科大依然值得尊敬。因为改革的目的在于结果,而不在于过程。
 
南方科大此时获得的“准生证”,不仅让南方科大的前途一下子明朗起来,也如同打开了一扇大门,让人们重新审视着中国教育。对于主管部门而言,对一所富有改革精神的高校予以承认,本身就体现了改革精神。中国教育未来向何处去?争议很多,试点很少。因为这张“准生证”,人们对教育主管部门对中国教育改革,都有了全新的认识。人们有理由相信,受南方科大成功的影响,改革者不止一个,受到肯定的改革者也不止一个。正是因为改革,人们对中国教育的未来之路有了更多的憧憬。
  
期待
 
围观民众不要苛求南方科大
 
南方科大苦苦等待3年终于获得批复,此事令人喜忧参半。一方面,教育部特事特办,批准南方科大筹建,体现了开明之风,这无疑是在僵硬体制下的一种难能可贵的自我突破;另一方面,人们也不免担心,从大胆提出自主招生自发文凭与学位,到最终投入体制环抱,锐意进行教育改革的南方科大是否已被“招安”,是否已经在强大的现实面前妥协求生?
 
这是朱清时需要思考的问题,也是南方科大这张“白纸”将要书写的全部内容。事实证明,教育改革和任何一个领域的改革一样,都不可能脱离现行体制而获得完全独立的发展空间。那么,真正应该思索的问题是:南方科大如何在有限的空间里,将改革能量放到最大?去行政化、教授治校等现实大学办学理念,如何在时刻都有可能面临阻力的情况下坚定前行?南方科大如何才能以一己之力,间接推动中国教育体制的全面改良?
 
南方科大这张“白纸”将书写怎样的教育未来?这首先取决于教育主管者是否有坦承不足、接纳改革的心胸和气度,以善意的目光看待南方科大这个新生事物,赋予它更大的办学自主权;其次,还取决于办学者,是否能一如既往地保持改革的锐气和决心,在适度妥协中坚守教育的底线,在齐声喝彩中仍然不偏离改革方向;最后,一定程度上还取决于我们这些围观民众,不要过于苛刻地要求南方科大,要予以这个新生事物以最大的宽容和理解。罗马并非一天可以建成,改革的道路难免有挫折和磕绊,但只要在现代化大学的道路上前行一步,南方科大就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事实上,我们期待的并不仅仅是一所南方科技大学。
  
追问
 
朱清时之后有无“张清时李清时”
 
从近段时间见诸媒体的相关信息来看,该校校长朱清时一再宣称,南科大将通过充分借鉴世界一流大学的办学模式,创新办学体制机制;塑造追求卓越,学术自由和学者自律的大学精神;努力建立现代大学人事制度,构建起以学术为主导的“教授治校”的先进管理体制。这些体制的内核可谓完全去行政化,并且准备用八成外教跟港校实行非常联动,这些与我国高校现行的管理体制迥乎不同。所以它筹办三年方才获取这张“准生证”,可谓在所难免。因此,南科大获准生证更是高教改革之新生希望。
 
朱清时以高教改革者、意识先行者的华丽姿态高调出现时,三年筹办,教育部竟未给“粮票”。“准生证”迟迟不下发,“怀胎”三年的南科大岂能白白“流产”?朱清时却异常坚定,他公开宣称:“改革不能靠等批复,要发挥深圳的‘敢闯’精神。南科大拟自主招生和自发文凭与学位。”这一出招很重,当然也触动了国人的神经。还有那篇向考生及家长发出的约二千字的公开长信,一字一句都刻印着一名高教改革者的滚烫之心。朱清时校长这些行动产生的影响不容低估,也必将被社会所铭记,并再度触发我们对大学教育官僚化、大学精神萎靡化、大师匮乏化的深度反思。
 
但我们尤需看到,如果南科大之后未有“北科大”高调唱和,那么南科大最终仍是一片难以壮大的窄小的试验田而已;如果朱清时之后没有“张清时”“李清时”等全面跟进,那么年已64岁的朱清时,几年后完全有可能成为他一个人的经典,而非一群人的经典。期待高教改革路上有更多的“朱清时”站出来,有更多的“南科大”拍着胸脯站出来先行先试。唯有如此,中国高校的“大师”方能成片成林,中华民族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观察
 
要成功就要持续给力
 
南科大终于得到批复,值得高兴,但前路坎坷却是必然。南科大的“敢闯”我们并不怀疑,但是这样的敢闯,却注定要面临现实的困境。而且,官场习气浓厚的教育积弊,不是说改就能改的。信誓旦旦要去行政化的南方科大,获得批准的坎坷就是明证。只要官僚化和行政化还牢牢主导着教育系统的运作,南方科大的宏伟目标实现之途就注定艰难。
 
今年6月,新教改方案已获通过。对新教改的真正推动和支持,不在于停留于纸面,而在于真正破除窠臼,譬如实实在在支持南方科大独立办学的方针。以行政化为例,实际上,取消行政级别并不难,真正的难题在于改变习以为常的官僚治校方式和思维。朱清时先生在筹办南方科大过程中,已经深刻体会到了这一点。因此,南方科大的成功也好,新教改要成功也好,必须清晰划分行政权力和教育家之间的分工。政府部门必须意识到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事实上,南方科大筹办过程遭遇的行政化窠臼,至少给公众以警示,教育改革没有理想国,改革注定是异常艰难的,脚踏实地奋力前行需要耐心。其实,当改革进行到一定程度,进入深水区时,不同利益诉求方特别是利益受损者更会跳出来,这是教育在组织结构上被行政化后必然的结果。因此,南方科大要成功,必然需要持续的给力,以打破各种壁垒和阻碍,以保障其独立治校的稳步推进。
 
呼吁
 
别让南科大“一个人战斗”
 
南科大正在追求的目标,也是内地和其他特区大学所要追求的目标。南科大获批之后,肩上就有了双重重任,既要走好自己的路,又要为内地和其他特区教育改革提供经验,让特区大学改革走出政策“特区”,可以为他人复制。
 
南科大改革要可供他人复制,就不能让南科大一个人在战斗。内地和其他特区高校就不能当观战派,而要成为南科大改革的帮手,在理念和智慧上给予声援。内地和其他特区的教育主管部门,也要像深圳特区对待南科大一样,给高校改革和与市场接轨松绑。南科大改革不止是南科大的事,而是与内地和其他特区教育改革息息相关,教育改革新的春天才会到来。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