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邢世伟 来源:新京报 发布时间:2011-1-18 9:35:59
选择字号:
对话朱清时:批准筹建不等于批准招生
南科大不再等规章改变,只能自己探索招生之路
 
1月17日,记者从南方科技大学获悉,教育部已于去年12月正式发文,批准南科大筹建。
 
记者了解到,2010年9月27日,教育部曾组织高校设置委员会专题研究南科大的相关事宜,与会的专家及官员最终投票通过南科大筹建。
 
1月17日,朱清时校长向新京报记者证实,教育部已于去年年末正式下发批文批准南科大筹建,该文件的签发日期为2010年12月24日。
 
南科大是国家高等教育综合改革试验校,承载着探索中国培养创新人才模式的重任。根据学校的设计,学校以理工学科为主,兼有部分特色文、管学科,计划一步到位按照亚洲一流标准组建专业学部和研究中心,建成类似加州理工学院和洛克菲勒大学那样小规模高质量的研究型大学。
 
去年12月18日,南科大向社会公布自主招生方案,并举行招生说明会,第一批学生的面试也随后举行。
 
回应
 
“批准筹建不等于批准招生”
 
朱清时称,批准筹建最重要意义是南科大有了国家主管部门认可的名分。
 
对于这次教育部批筹,朱清时1月17日坦言,教育部批筹是南科大筹备期内的一个重要进展,但是这次只是批准筹建还没有批准招生。
 
朱清时说,批准筹建最重要的一个意义是南科大的建设有了政策法规依据,相当于南科大有了一个国家主管部门认可的名分。但是,南科大是一座承载着改革实验任务的高校,发展过程中可能有与国家现有规章摩擦碰撞之处,比如,国家1986年的规章规定高校筹建期内不能招生,需要到正式设立阶段才可以。但是,南科大不能再等这个规章改变,只能自己探索招生之路。
 
朱清时告诉记者,目前南科大仍然在按照原计划按部就班工作。第一批学生的招生正在进行,新校区的建设也有条不紊。今年四五月份,他计划去美国挑选适合南科大的教师,为南科大配备更好的教师资源。
 
朱清时告诉记者,南科大将秉承学术自由和学者自律的大学精神,以教授治校的方式建立现代大学人事制度。目前,南科大仍然在筹建校区运行,新校园正在建设过程中,预计2012年竣工。
 
访谈
 
“希望南科大为高校改革探出一条路”
 
新京报:2011年3月,第一批50名教改实验班的学生将正式开学,现在的课程设置具体方案制定出来了吗?
 
朱清时:南科大的教改实验班主要借鉴中科大少年班的经验,本科新生入学后,前两年由学校安排统一的理工科基础课教学,后两年由学生按自己的爱好和能力自选由各个研究所和中心开设的专业课,学分读满即可毕业,学校不像国内传统高校那样设置院系。现在负责各个学科教学的教授已经做出了详细方案。
 
新京报: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及南科大将建立几个亚洲一流的研究所,目前进展如何?
 
朱清时:南科大要办一座研究型大学。所谓研究型大学就是钱学森对温总理说的那种有浓厚研究气氛的大学。研究型大学一定要有自己的研究所。现在我们的研究所有5个团队正在和国内外的一流人才商谈,研究所都会在2012年建成的新校区,所有研究所会在3年内建成。
 
新京报:作为创校校长,你目前最棘手的事情是什么?
 
朱清时:最棘手的事情是招到合适人才很难,包括管理人才和教学科研人才。现在国内人才竞争很激烈,都用各种办法吸引人才。我们的时间不长,改革的内容又太多,容易给人一种不安全感,所以能够下决心来的人很少。另外,我们去行政化,没有官,好的行政管理人才不愿意来。科研人才方面,目前我们还没有授权博士站、研究生站,一些科研人才要带研究生,现在我们刚走出一步,进行自招自授,这个要得到社会的认可还需要一段时间。这些优秀的人才,除非理想主义者愿意冒险,四平八稳的人才一般不会来。
 
新京报:从人才的角度看,南科大有这么多的劣势,用什么牌来吸引人才呢?
 
朱清时:我想就是每一位从事教育工作的人最心底的声音——教育改革的理想。南科大现在在国内外已经有很好的声誉,一些一流人才出于为国家教改做贡献的考虑愿意回来。我计划上半年到美国去拜访若干个团队,促使他们早点回来。
 
新京报:学生在毕业后如果不能被社会接受,比如公务员、事业单位招考不承认南科大文凭怎么办?
 
朱清时:所有有志于就读南科大要面临的情况,他们已经充分了解,报考南科大完全出于自愿,双方要签有法律效率的协议书,所以学生应该已经把这些考虑好了。我们有一个基本的理念,只要我们的学生有很强的能力,走到社会上他们一定会被接受。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南科大,南科大有这么高的知名度,以后我们毕业的学生这么少,大家都会来抢,所以报考南科大对他们来说不会有风险。
 
新京报:目前南科大的财务情况怎么样?深圳批给南科大每年1000万元应急资金现在够不够用?
 
朱清时:对于办校来说,1000万元是远远不够的,这个钱只是零花钱,我们一个月就花完了。你想想我们要办校,买图书,买各种办公用品。1000万肯定是很不够的,我在中科大当校长的时候我们的机动经费是几个亿。
 
新京报:这个情况如何解决?
 
朱清时:市委书记王荣和我说,南科大要赶快成立理事会,由理事会统一领导,理事会通过南科大的预算后,市财政就一并划拨。现在理事会章程就在我桌子上,我们正在修改。我想南科大正常运作的话,1年需要有10个亿来正常运转,这是我当中科大校长的经验估计的。
 
“办校并不是靠轰动就会解决问题”
 
新京报:在南科大筹建之初,你曾高调面对媒体,筹建的2年内这种高调转为低调,原因是什么?
 
朱清时:每每高调面对媒体的时候都是遇到困境无法解决的时候,只有通过媒体向全社会说出我们的想法,我们的方案,我们要做的事,希望社会支持,希望上级支持。如果不这样做就没有出路了。比如现在我们遇到的障碍,如果不对媒体讲,学校就停滞了。
 
新京报:对于南科大来说,目前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朱清时:还是法制环境,要想改变需要重新以法律的角度去做。你想想,一个改革势必要和旧有的法规碰撞。
 
新京报:经过在中国高校改革的“试验田”的实际工作,你如何看待未来的高校改革?
 
朱清时:现在既有高校是不可能做伤筋动骨的改革的,每次改革都会触及一些人的利益。我希望南科大为中国高校改革探出一条路,为今后的改革提供借鉴。
 
新京报:你曾对媒体说,3年中,有很多时候处于“每天不知道怎么办”的状态,现在依然是这种状态吗?
 
朱清时:在这之前,招生不知道怎么办,这种自主招生实际上是非常险的一步棋,是背水一战。社会接受的怎么样,主管部门怎么看,老师敢不敢来,学生敢不敢来,这些都是问题。不过,当你认清这是中国教改必由之路,总要有人走出这一步,那么我们就义无反顾地走这一步,去尝试,也许以后每一步都很困难,或有各种各样的困难。改革就是这样,只有这样的改革才有意义,我们探路的责任才会做得好。
 
新京报:听说你在写《致报考南科大考生家长的一封信》那天晚上失眠了。
 
朱清时:对,写完那封信后我怎么也睡不着,最后吃安眠药才睡着。
 
新京报:当时在思考什么?还是处于一种焦虑的状态?
 
朱清时:当时我左想右想,就是如履薄冰。办校并不是靠轰动就会解决问题,冷静下来,每一个具体问题都需要解决。最后,我坚定了,就是豁出去了。这封信发出去后南科大已经开弓没有回头箭,无论发生什么,我们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新京报:这次南科大“背水一战”,突破了现行教育法规,你觉得未来修改法规的几率有多大?
 
朱清时:百分之一百会成功,因为这是大势所趋,教育的必由之路,但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南科大虽然小,但是我们的软实力强大,已经得到社会的共鸣。我觉得现在最困难的是,前面的所有东西都是未知的,我只能勇敢地往前走,遇到什么困难就化解什么困难,看看最后能不能走到目的地。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气候变化下的植树造林方案
中科院电工所研制世界最高磁场超导磁体 科学家完成太阳风迄今最佳研究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