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白春礼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1-12-7 8:47:54
选择字号:
白春礼纪念钱学森:杰出的科学家 伟大的爱国者
 
中科院院长白春礼在钱学森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
 
各位领导,各位院士,各位来宾:
 
大家上午好!
 
今年12月11日,是享誉海内外的杰出科学家、我国航天事业的奠基人钱学森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日。今天我们在这里隆重集会,共同缅怀和回顾钱老对世界科学、中国科技和教育事业,以及中国科学院发展作出的卓越贡献,继承和弘扬他不断开拓、勇于创新的科学风范,无私奉献、无怨无悔的爱国精神,淡泊名利、提携后辈的高尚品质,对于引导激励广大科技和教育工作者更好地服务国家和人民,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钱老是一位杰出的科学家
 
在长达70多年的科学生涯中,钱老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杰出成就。在美国工作的20年,钱老在应用力学、喷气推进以及火箭与导弹研究方面成就卓著,成为世界知名的应用力学家、喷气推进和火箭理论开创者之一,并创立了物理力学和工程控制论。1955年回国后的20多年,钱老开创了我国火箭、导弹和航天事业。与此同时,他还创建了系统工程管理方法与技术。他以自己的超凡智慧,为我国科技发展提出了许多前瞻性和战略性的重要思想。1981年以后,钱老建立了系统科学及其体系,并开创了复杂巨系统科学与技术这一新的科学领域。晚年,他运用系统科学思想构建了新的现代科学技术体系,并在很多学科和领域提出了一系列重要创见。
 
钱老在力学领域做出了开创性的工作。20世纪三四十年代,钱老瞄准当时航空界面临的重大前沿难题,在空气动力学、固体动力学、稀薄气体力学等应用力学领域中,全方位地进行探索,取得了一系列开创性的成果,为实现高速飞行奠定了理论基础。
 
钱老是现代喷气推进和火箭理论开创者之一。上世纪30年代后期,钱老参加了加州理工学院火箭研究小组,是著名的喷气推进实验室(JPL)的创始人之一。从40年代到60年代初期,钱老在火箭与航天领域提出了火箭助推起飞装置、火箭旅客飞机概念、核火箭、行星际飞行理论等一系列重要的概念和理论。
 
钱老倡导技术科学思想。20世纪四五十年代,钱老指出技术科学是基础科学和工程技术之间的桥梁,认为技术科学对发展高技术、提升和改造传统工程技术、开辟新的技术科学领域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今天普遍采用的“分析—实验—数值实验或分析”三位一体的研究方法,钱老在半个世纪前就预见到了。
 
钱老开创了物理力学新学科。1953年,钱老发表题为《Physical mechanics, a new field in engineering science》的论文,正式提出把物理力学作为工程科学的组成部分和力学的一个分支,主张根据物质的微观规律确定其宏观属性。半个世纪以来,其核心思想和研究模式已经成为当今材料科学和力学学科的世界潮流。
 
钱老开创了我国系统科学学科。在20世纪50年代,钱老开创了工程控制论。归国后,在领导我国航天事业的过程中,逐步形成了他的系统工程理论,并推广到许多领域。系统思维和系统科学思想贯穿于他的整个科学生涯。
 
钱老作为一位杰出的战略科学家,在新中国科学技术事业奠基创业之初,就以非凡的远见卓识,描绘出其发展蓝图。他促成了国家发展导弹的战略决策,主持制定导弹和航天发展规划,担任国务院科学规划委员会综合组组长,擘画新中国科技发展蓝图。钱老还是我国国防科技的主要领导者,在“两弹一星”的决策和研制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领导作用。
 
钱老作为我国航天事业的奠基人,长期担任我国火箭导弹和航天器的技术领导职务,开创了中国导弹事业,引领中国走出了一条独立自主的自行研制之路。他呕心沥血成就两弹结合试验,确立了我国拥有核武器的大国地位。谋划卫星发展“三部曲”,协调解决首颗卫星运载火箭问题。创建独具中国特色的航天系统工程管理体系,保障了我国航天事业的健康和快速发展。钱老以自己渊博的学识和高尚的品格,悉心培育了一大批优秀的航天科技人才,为中国航天事业的强劲发展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二、钱老对中国科学院的发展作出重要贡献
 
1955年10月钱老回国,党中央在征求他的意见之后,安排他到中国科学院工作。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钱老到院不久,周恩来总理在知识分子问题会议上代表党中央提出“用极大的力量来加强中国科学院,使它成为领导全国提高科学水平、培养新生力量的火车头”,并向全国人民发出了“向现代科学进军”的战斗号召。钱老的归来适逢其时,正值我国科技事业一个新的起点,也是中国科学院建院以来事业大发展的一个新开端。他被我院聘为力学研究所所长、特级研究员。1957年又被增聘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并担任数学物理学化学部常务委员。郭沫若、张劲夫等院领导还经常就全院发展的大计征询他的意见。从此,钱老对中国科学院的发展、对中国科学院在我国科技事业中发挥“火车头”的带动作用,都起到了关键作用。
 
1956年初,钱老参加了中国科学院发展规划的制订。他以战略科学家的远见卓识,力主将自动化、半导体、无线电、计算技术和导弹(当时还叫“飞弹”)与火箭等列入全院重点发展的学科和项目。在担任国务院科学规划委员会综合组组长后,他力排众议,将这些项目列入国家科学规划的“四大紧急措施”(导弹和火箭与原子弹当时都被列为保密的“紧急措施”)。在中央的支持下,这四项工作由中国科学院组织实施,筹建了相应的专门研究机构,为我国有关学科领域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为“两弹一星”的成功研制创造了必要的条件。
 
大家都知道,钱老回国后就创建了力学研究所,并长期担任所长。他以“技术科学”思想为办所方针,领导力学研究所以应用力学为主,立足国际力学研究前沿,面向国家重大需求开展科研。在领导力学研究所的实践中,他充分发挥了学术带头人的作用,对力学学科的发展、为“两弹一星”的研制都作出了卓越贡献。钱老担任国防部五院院长后,安排力学研究所紧密配合国家发展航天科技的目标,对力学研究所的定位和分工都作了合理安排。1958年,他主持制订了中国科学院火箭探空计划。1961年,他亲自主持力学研究所和国防部五院协商确定了五项协作任务,为我国中远程导弹的研制起到了先导作用。1958年人造地球卫星项目(“581”项目)提出后,钱老是项目组的组长。1964年底,他积极支持卫星项目重新上马,上马后又担任了该项目的主要业务领导工作。1968年,他提出了卫星发展的“三部曲”,描绘了我国空间技术发展的宏伟蓝图,后来都一一实现了。
 
回国前夕,钱老完成了专著《工程控制论》。归国后,在领导我国航天事业的过程中,他进一步提出了系统工程理论。1956年,钱老在力学研究所筹建了运筹学研究室,1960年该室并入数学研究所。1962年,钱老提议在数学研究所成立一个研究室专门从事控制理论研究。1979年,在这两个研究室的基础上,中国科学院成立了系统科学研究所。次年,在钱老的倡议和关怀下,又成立了挂靠在系统科学研究所的中国系统工程学会。钱老的学术指导和他的前瞻性研究对系统科学研究所的学科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
 
钱老是一位杰出的教育家,他对高级科技人才的培养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早在1956年,在他的倡导和支持下,中国科学院和清华大学联合开办了工程力学研究班和自动化进修班。1958年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创办,钱老是最早倡导者之一。他亲自创办了力学和力学工程系与化学物理系,并长期担任力学系主任。他本着“理工结合、加强基础”的思想,对系、专业设置以及课程设置等,都提出了宝贵的建议。他还在百忙之中亲自为本科生授课。他在力学研究所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都招收和指导过研究生。在他的指导和教育下,一批尖端科技人才脱颖而出,满足了国家科技发展的迫切需要。
 
钱老对中国科学院学部的发展也有重要的贡献。1957年担任数学物理学化学部常务委员后,他全面思考三大学科的发展战略,积极倡导发展计算数学、运筹学、稀土金属等新兴学科和领域。在“大跃进”之后的调整、整顿时期,他对中国科学院的体制建设提出了很好的建议。早在1963年,他就建议中国科学院设置规划局,从事政策调研、长远规划和联系学部等方面的工作。1984年至1992年,钱老担任中国科学院主席团五位执行主席之一,仍然一如既往地为中国科学院的发展建言献策。
 
在我院的科学家当中,有许多人是钱老的学生、后辈和同事。长期以来,钱老与他们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们中有的人得到过钱老的指导,有的人得到过钱老的提携,有的人得到过钱老的帮助。在钱老的晚年,他进行多学科、跨学科的科学探索时,与全院更多的科学家建立了学术联系,他和很多人通信,留下了大量的信件,指导和鼓励他们探索新兴学科,发展交叉学科。钱老的指导、鼓励和鞭策,是很多人科研生涯中最珍贵的经历。
 
钱老离开我们已经两年了,但他的科学业绩和科学精神与我们同在。可以告慰钱老的是,他在中国科学院创建的研究机构和倡导建立的新学科、新领域、新方向,仍在不断成长壮大;他严谨治学、不断开拓、勇于创新、精益求精、平易近人、提携后进的大家风范,将长留在中国科学院人的心中。
 
三、钱老是一位伟大的爱国者
 
在钱老的心里,国为重,家为轻。钱老满怀报国热忱,用毕生的努力建设自己的祖国。在美国的20年里,钱老一直保留着中国国籍。1948年,他为了准备回国,退出美国空军科学顾问团,辞去海军军械研究所顾问职务。1955年,他冲破重重阻挠,毅然回国,全身心投入到新中国科技事业的建设之中。离美之际,钱老对美国记者说:“我很高兴能回到自己的国家,我不打算再回美国,今后我将竭尽努力,和中国人民一道建设自己的国家,使我的同胞能过上有尊严的幸福生活。”回国后,他毅然放弃自己钟爱的理论研究,根据国家的需要,承担起我国国防事业的科技领导工作,以自己的远见卓识思考国防科技发展的重大问题,提出了许多富于创造性、前瞻性的重要学术思想和有重大价值的建议,解决了一系列关键技术难题,用他的一生实现报效祖国的诺言!钱老具有崇高的民族气节,对祖国和人民无限忠诚,始终把爱国、爱人民作为人生的最高境界,自觉把个人志向与民族振兴积极联系在一起,是爱国知识分子的杰出典范。
 
钱老说过:“荣誉不应只属于我,一切成就应归于党,归于人民。我只是恰逢其时,回到祖国,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让我们时刻铭记这句话,铭记这种精神,作为鞭策鼓励我们前行的动力。
 
今天,中国科学院主办“钱学森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会”,一是要缅怀钱老“服务国家、造福人民”的爱国情怀,把国家的利益和人民的重托放在首位,把个人的聪明才智和人生价值实现融入服务国家富强、人民幸福和科技进步之中,切实发扬中国科学院“以创新为民为宗旨、以科教兴国为己任”的科技价值观,担负起党和国家赋予我们的时代要求。
 
二是要学习钱老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以高度的使命感、责任感和紧迫感来推进“创新2020”的实施,面向国家战略需求,抢占科技发展的制高点,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
 
三是要深入思考钱老深邃的科学思想和不断创新的科学精神,善于总揽全局,从实践中发现问题、研究问题并解决问题,勇于提出新的问题、开辟新的领域。坚持科学民主、求真务实,着力营造出学术自由、百家争鸣、风清气正、开放和谐、诚信严谨的环境氛围。
 
四是要大力弘扬钱老提携后学,甘为人梯的高尚情操,全心全意培养、提携青年人才,不拘一格使用人才,为青年人才创造更好的舞台,加快培养一批堪当重任的青年才俊走上关键岗位,发挥更大的作用。
 
各位来宾和朋友,让我们继承和发扬钱老高尚的精神和品格,乘着“创新2020”的东风,开拓创新,踏实工作,为祖国科技事业的繁荣进步和国家的富裕强盛而努力奋斗!
 
谢谢大家!
 
《科学时报》 (2011-12-07 A2 综合)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太空“大堵车” 也得“贴罚单” 水氧化还原揭示地幔深部化学新世界
尼人基因让女性更“高产” 万能生物催化剂全长晶体结构获破解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