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芸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1-11-8 9:21:53
选择字号:
《魏寿昆传》讲述104岁的“君子”院士

《魏寿昆传》,吴石忠、姜曦编著,科学出版社2011年9月出版
 
本报记者 李芸
 
魏寿昆不好名,不好名的人即使得到了盛名,仍以平常之心,守道不渝,自强不息。有时在他人看来,他们依然平常,并无特别之处,然而“油然若将可越而终不及”,魏先生就是如此,真要赶上他们,却很难做得到。我想这是魏寿昆最让后辈学习和继承的品德。
 
——吴石忠
 
 
《魏寿昆传》的作者吴石忠私底下说起中国科学院院士魏寿昆,会称呼他“魏先生”,有时会说“一号院士”。问起“一号院士”这个别号,吴石忠赶紧向记者解释:“这只是我们冶金行业内特别是北京科技大学内部的叫法,我想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魏先生是行业内最年长的院士吧。”
 
魏寿昆今年104岁,是现今最年长的院士。其实,除去年长之外,魏寿昆不仅是我国冶金物理化学学科的奠基人,在冶金热力学方面成果显著,还是冶金领域的一代宗师,为我国培养了大量冶金人才,他见证了一个世纪以来中国钢铁工业发展之路,“一号”也名副其实。
 
桃李已成荫
 
作为学术界名流、教育界名宿,魏寿昆有多个头衔:政协委员、学会领导、高校教务长等。魏寿昆说他最喜欢的称谓却是“教师”。
 
“桃李满天下”,往往是对一位教师的夸赞与美誉,大多数情况下运用的是夸张手法,而对魏寿昆这名教师来说,满天下的桃李运用的手法仅仅是比喻。
 
魏寿昆为我国培养了四五代冶金科技人才,他们中不仅有十几位两院院士,更有数以百计的大型企业、科研院所、设计单位和行业部门的领军人物。在魏寿昆百年华诞时,他的学生献上贺词“试问天下名冶师,几人不出先生门”,情真意切。吴石忠有几个数据足以佐证:魏寿昆自1930年任北洋大学助教起,从教80余年,课堂授课46年,先后在北洋大学、西北联合大学、重庆大学、天津大学、北京钢铁学院等10所大学任教,共主讲过28门课程。
 
吴石忠告诉记者,魏寿昆讲授过的28门课程,其内容不仅涵盖了整个钢铁冶金的专业课与专业基础课,还包括工科学生的若干公共基础课。吴石忠说:“这么多课程,有的是因为国难时期一时聘不到合适的教授,有点是内容深奥、备课比较麻烦而无人接手。上世纪50年代在北京钢铁工业学院,苏联专家撤走之后,有门课程没人接。那门课是冶金炉中的流体力学部分,讲授者须具备很好的数学基础及冶金炉知识。在当时的北京钢铁学院兼具这两种知识的教授十分稀缺。当时任教处长的魏寿昆不仅责无旁贷地接课,而且讲课深受好评。”
 
“矿冶系魏寿昆主任,他在课堂教学,条理之清晰,逻辑之严密,科学论证、分析之透彻,深为师生折服与钦佩。”北洋大学校志里有这样的记载。在北洋大学时,魏寿昆已是名师,不少学生慕名前来求学。
 
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匡迪对魏寿昆一次讲座的回忆更能体现其讲课的特色。徐匡迪笑言,按中国传统的师执之道,自己应该称魏寿昆为太老师,但曾听过魏先生的一次学术讲座,半个世纪后,仍有两件事深印在他的记忆中:一是魏先生手执讲稿走上讲台,随手把它放在讲台上,再也未打开看过,随即便声音洪亮、条理清晰、逻辑分明地侃侃而述;二是为了照顾远处听众,他在黑板上写板书特别用力,字体也大,以致好几次折断了粉笔。
 
“以做好教师本职工作要求自己,以为祖国培育英才为己任”,魏寿昆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油然若将可越而终不及”
 
吴石忠1960年毕业于北京钢铁学院,与魏寿昆是同一专业,分属不同教研室。在为魏寿昆写传记之前,他并没有太多接触过魏寿昆,对魏的情感只有敬重。2000年吴石忠为魏寿昆写了一个1万多字的小传,这次又承担了《魏寿昆传》的大部分写作任务,便与其有了多次接触。
 
谈及对魏寿昆的感受,吴石忠说:“魏先生就是一位普通的长者。记得2008年第一次去他家访问,要见这样一位人物总难免有些紧张,但魏先生拄着拐杖,蹒跚地走来,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在后来的接触中我感觉他毫无架子,特别随和,总是替他人着想。他让我看到了中国人所继承的儒教传统。”
 
吴石忠在写作《魏寿昆传》时,常读唐代赵蕤《反经》中关于“君子”的那段话。
 
“所谓君子者,言必忠信而不忌,仁义在身也色不伐,思虑通明而辞不专,笃行信道,自强不息,油然若将可越而终不及者,此君子也。”
 
除去工程教育家的身份,魏寿昆还是一位冶金学家,先后进行过钢铁脱硫、钢液脱磷、活度理论、选择性氧化、固体电解质电池定氧和冶金热力学在我国特有矿产综合提取金属中的应用等研究。他的著作《冶金过程热力学》被赞为“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好的一部冶金热力学著作”。
 
吴石忠说:“魏寿昆不好名,不好名的人即使得到了盛名,仍以平常之心,守道不渝,自强不息。有时在他人看来,他们依然平常,并无特别之处,然而‘油然若将可越而终不及’,魏先生就是如此,真要赶上他们,却很难做得到。我想这是魏寿昆最让后辈学习和继承的品德。”
 
已过百岁的魏寿昆常常被问到长寿之道,他的回答却有很多“版本”,有时说“一是不生气,二是有事做”,有时又说“我不抽烟,不喝酒,睡得好”。
 
而实际上,或许魏寿昆并未为长寿刻意做些什么,也从未把长寿当做一个目标。
 
大德必得其寿,诚哉斯言!
 
《科学时报》 (2011-11-08 B4 读书周刊)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解析非洲猪瘟病毒颗粒精细三维结构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