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海峰 来源:《科学新闻》 发布时间:2011-11-1 17:49:20
选择字号:
刘海峰:悲喜大学排行榜
 
在高等教育研究领域中,发布大学排行榜,大概属于最能吸引眼球的举动之一。
 
笔者于十八年前开始关注大学排行榜。作为国家公派留学生,笔者于1993年到英国伦敦大学东方学院做高级访问学者半年,期间看到英国的《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发布的英国大学排行榜(现在手头还保留着1993年的那页排行榜的报纸)。像多数读者一样,笔者最大的兴趣也是牛津大学与剑桥大学在排行榜上各项指标的高低。
 
三年后厦门大学举行85周年校庆,笔者应邀作一场报告,题目就是《大学排行榜与高教评估理论——从牛津与剑桥之争谈起》,主要内容设定为:“一所大学如何提高在排行榜的位次?我们应该如何准备迎接迟早必将到来的大学评估?”后来因故报告没有作成。但自那之后不久,中国开始出现了综合性的大学排行榜。
 
大学排行榜最初是由新闻媒体炒作出来的,经过20多年的演变发展,现在已经变成对大学和社会公众具有强大影响力的事物,“大学排行榜时代”已经来临。大学之间的竞争通常是激烈而令当局者不舒服的,许多大学并不喜欢大学排行榜。当自己所属的大学排名比自己心目中的名次更低的时候,排行榜便成为一种令人刺眼的东西。不过,大学排行不会随着大学的意愿而转移。无论大学领导多么不喜欢排行榜,都无法取消它,它已是一种客观存在,而且有强大的社会需求。
 
过去,大学之间的比较和竞争都是笼统的、模糊的,大学之间的学术声望差别不明显。自从进入“大学排行榜时代”以后,大学之间的比较开始量化,细微到具体名次和数字,拉大了原来在人们心目中旗鼓相当的大学之间的差距。社会大众十分感兴趣,考生高度关注,大学的领导人也不得不重视。它让人爱恨交加,排名靠前的大学窃喜,排名不如意的大学暗恨,但大学领导一般都不好公开表态,如一句流行歌词所说的:“想说爱你不容易”。
 
目前,中国人编制的大学排行榜也越来越多。看到自己的大学被他人排来排去,甚至被个别排行榜编制者暗箱操作上下其手,不少大学领导总感觉不是滋味。具有高等教育研究实力的大学,领导往往或多或少想过应该由自己的大学来发布一个排行榜。然而,在大学排行榜已经群雄并起的情况下,要发布一个有影响力和公信力的大学排行榜谈何容易。
 
任何大学排行榜都是有局限的,没有十全十美的大学排行榜。差异很大的排行榜不断发布也有一个好处,至少可以让大家认识到这个道理:尽信榜则不如无榜。
 
与高等教育全球化和国际化的趋势相适应,现在世界大学排行榜也越来越多,这要归因于2003年上海交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开始发布“世界大学学术排行”,跟着英国的《泰晤士报高等教育》也于2004年12月开始发布“世界大学排行”。现在到发达国家比较著名的大学去访问,校方多半会向来访者介绍说该校在上海交大的排行榜中排名第几,在英国的世界大学排行榜上排名第几。上海交大的排行榜采用的评价指标存在不够完全的局限,但其数据都是可以查验的,受到更多人看重。
 
北京师范大学的王英杰先生认为:“上海交通大学的排行在国际上产生了始料未及的重大影响, 可能在中国当代高等教育研究的国际影响中没有哪一项研究可以与其比肩。”
 
多少中国的高等教育研究者想在国际上发出声音,结果影响都相当有限。而上海交通大学刘念才教授领导制作的“世界大学学术排行”本来的出发点,只是接受有关部门的委托,对中国大学与世界一流大学的差距进行比较,结果却歪打正着。这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意插柳柳成荫”。
 
(作者系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
 
相关专题:大学排行专题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淋巴细胞祖先“浮出水面” 娃娃可能喝下大量塑料微粒
农业更“绿”  环境更美 解开花朵演化之谜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