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陆洋 黄辛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1-10-20 8:21:24
选择字号:
陈吉余院士:这是我对社会的责任

 
10月16日,华东师范大学迎来了60周岁的生日。有一位老人,自1952年——华东师大创立的第二年,就来到了这里,一待就是将近60年。他见证了华东师大的成长,华东师大也成为了他实现梦想的地方。这位老人就是我国河口海岸学科的奠基人,华东师范大学河口海岸研究所的创始人——陈吉余院士。
 
□本报实习生 陆洋 记者 黄辛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记者在陈吉余院士的办公室里见到了他,他端坐在书桌前,虽已满头白发,目光依旧清亮有神。
 
最初的华东师大很牛
 
1952年,华东师范大学刚刚创办一年,是新中国第一所社会主义师范大学。那一年,随着全国院系调整,31岁的陈吉余由浙江大学地理系进入华东师大地理系教书。陈吉余回忆说:“当时,我和一个同事将浙大地理系的图书设备都搬到了华东师大。”
 
当问及最初的华东师大如何时,陈先生说,当时学校还不大,只有丽娃河的东面是行政和教学楼,西面的空地正在建设中。那时地理系也不大,办公室只是一座平房。
 
“虽然条件艰苦,但那时的华东师大很牛,调整时师资力量和复旦大学差不多。”陈吉余回忆说,由于1952年的全国院系调整,除了浙大的地理系外,还有许多优秀高校的学科并入华东师大,所以当时学校的学科背景是很强的。同时,学校本身的教学氛围也很好,教师们对教学非常认真,一心为办好学校,也时常聚在一起探讨如何上好课,因此教学水平基本和复旦大学相当。
 
陈吉余自豪地说:“在上世纪50年代,华东师大的全国高校排名在第8~10位。1959年学校也被中共中央确立为16所重点高校之一。这都是很厉害的。”
 
育人六十载 桃李满天下
 
1958年,毛主席提出了“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方针,为此华东师大开展了“华东师范大学面向中学和面向生产的大辩论”,陈吉余是教育面向生产的积极倡导者。
 
陈吉余说:“教育是为了生产建设服务。大学作为一个人才会聚的地方,教育应该面向实践,为国家多解决点儿实际问题。”
 
60年中,他也始终坚持用“任务带学科,实践出真知”的教学方法。他教学生们如何认识自然,他说:“光知道书本知识不够,还要会在实践中运用。”
 
地理系教学课程安排了野外实习。在上世纪60年代初,他还带着年轻教师在一段海岸地带进行实习,每天晚上,他要求学生谈谈一天的见闻和收获。最后,再由他自己来讲。陈先生说:“我看到的大多是需要解决什么问题,以及如何解决。这样他们跟着我一路学习、一路实践后,到了一个新的海域就懂得如何解决现场问题了。”
 
当问及现在的学生和陈先生那个时代学生的区别时,陈先生说:“所处的时代不同,我年轻的时候国家正处在风雨飘摇、战火纷飞的年代,从小就产生了一个信念:国家要强盛和复兴,需要靠每一个人。社会责任感很强。现在的社会难免有些浮躁,一些‘向钱看’的思想也渐渐腐蚀到学生和老师,因此需要加强学生的品德教育。”
 
关于华东师范大学的未来,陈先生认为:“‘文革’之前的华东师大质朴的学风还是值得继承和发扬的。在科研方面,可以百花齐放,但是一定要有标志性的学科特色。”
 
搞研究就是为了解决国家实际问题
 
“我对陈先生60余年的地学成就,非常敬佩,感触最深的有三点。其中一点就是:陈先生积极服务社会发展,用于建言献策,善于与政府沟通,将理论研究成果转化为实际应用。”华东师范大学校长俞立中在《心系河口海岸——恭贺陈吉余院士九十华诞文集》书中这样写道。
 
“搞研究就是为了解决国家实际问题。” 陈吉余说,现在我国考核一个科研人员就是靠论文,论文写得再好,若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又有什么用呢?
 
陈先生在60年的科研历程中,始终身体力行,解决了许多工程建设中的实际问题。其中,最具有影响的就是“浦东机场的外移和九段沙引鸟”的建议和“长江河口建设青草沙江心水库”的建议,前者为国家节省了3.6亿元投资和大量土地,开创了大型工程建设和生态环境协调发展的先例;后者为上海市解决水源开辟了新途径。今年青草沙水库通水了,若没有它,上海的老百姓早在今年5月就得喝海水了。
 
如今,91岁的陈先生依旧放不下我国河口海岸的发展。他说:“长江的水资源丰富,大家都在抢水,那么谁来协调?现在缺乏统一的管理。无序用水对河口水资源带来了很多不确定的因素。”
 
陈先生在今年年初率先提出了长江口亚三角洲的概念。这一概念若付诸实践,有可能极大地丰富上海未来发展的战略空间,为上海缓解土地资源、港口资源等方面的战略性困难,提供了一条极富创意的解决途径。
 
陈先生拿出地图,向记者展示了长江口亚三角洲的美好前景。他说,前几年在长江河口南港—北槽深水航道,建成了两条向河口外伸各近50公里的导堤,这一强大的人工干预行动,极大地改变了长江河口原有的动力结构。依托这两条长江口深水航道,在口外深水域建一个人工岛,把横沙东滩广阔的滩涂吹填起来,与原有的横沙、长兴岛一起,有可能形成一个约500平方公里的河口串珠状岛群,这就是长江口亚三角洲,将来可以在这里建深水大港,建新的开发区。
 
陈先生兴奋地说道:“这是多么美好的前景,这样未来上海就有发展空间了。”
 
2000年,进入耄耋之年的陈先生,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每年完成一件事。回首这11年,陈先生说:“我没有违背自己的诺言。我对实际问题有想法,有科学思想,还是会去推敲、去研究,这是我对社会的责任。”
 
《科学时报》 (2011-10-20 B1 大学)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研究让你“听”到新冠病毒 追踪废水辨识新冠病毒
大豆开花和高产背后的微观世界 全球首个高质量山苍子基因组图谱成功组装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