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储召生 来源:中国教育报 发布时间:2011-1-6 16:18:49
选择字号:
浙大教师管理改革尘埃落定 校长杨卫首次直面质疑
“与世界一流差距最大的是教师队伍”
 
■过去为了争取科研项目,往往是鼓励最好的教师只搞科研不用上课,这是不对的。要让本科生四年见不到知名教授的事情成为历史。
 
■为了研究业绩,有的教师可能把一篇论文拆成几篇,分开发表;有的教师不愿进行长线研究,喜欢搞“短平快”的项目。实际上,对于那些具有研究惯性的教授来说,业绩考核反而影响了其科研自主性。
 
■中国的情况不是晋升职称太难了。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在国外做助理教授的,到国内应聘教授;在国外做博士后的,到国内应聘副教授。
 
你看过哈佛大学教授迈克尔·桑德尔的《正义》课吗?你听过耶鲁大学教授雪莱·卡根的《死亡》课吗?刚刚过去的2010年,网上“淘课”正成为90后大学生的流行学习方式。与此同时,不少大学生也在感慨:中国的大学能否多一些这样的课程?
 
对此体会更深的可能是浙江大学校长杨卫。2010年,浙江大学实行了以教师岗位分类管理为主要内容的人事制度改革,其目的就是要缩小与世界一流大学的差距。并且,杨卫认为,经过近10年的“985工程”建设,中国顶尖大学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某些方面甚至已经达到或接近世界一流大学的水平。但在师资的整体水平上,中国大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对于外界有关浙大人事改革的诸多评论,浙大校方和杨卫校长极少做出回应。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显现出浙大的改革决心和信心。日前在京开会的间隙,杨卫校长接受了中国教育报记者的专访。
 
人事改革的想法由来已久
 
记者:有人说,您做了许多大学校长想做却不敢做的事。为什么选在这样一个时间点,是为了落实教育规划纲要和回答“钱之问”吗?
 
杨卫:2008年中央决定浙大作为落实科学发展观的试点单位,浙大当时确定要做8件实事,教师人事制度改革是其中之一。所有的改革中,人事制度改革是最为敏感的,学校有关部门进行了大量的调研,最后确定了教师岗位分类管理的改革方案。当然,2010年这项改革措施的出台,恰逢《教育规划纲要》颁布和“985工程”三期建设启动。我们的人事制度改革方向和国家有关政策导向是一致的,也得到了相关部门的支持。
 
记者:类似的岗位分类管理,在国外一流大学中有吗?
 
杨卫:对比浙大提出的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目标,我们发现浙大差距最大的是在教师队伍建设方面。其中就涉及教师的岗位设置问题。比如英国牛津和剑桥,其师资结构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学术性岗位,即academic;第二类是研发类岗位,即R&D;第三类是行政管理的职员岗位。美国的情况大致类似。对于不同的岗位,他们有不同的评价标准。
 
目前国内大学的教师考评体系,往往是用一把尺子衡量所有的教师,没有很好地体现“人尽其才”的理念。甚至出现了擅长做基础研究的,不得不以应用研究来追求所谓的业绩。这也是我们这次改革想解决的主要问题。
 
记者:2002年,时任浙江大学校长潘云鹤曾提出,浙大25%的教师承担了55%的工作量,另有10%的教师只承担了0.2%的工作量,必须解决业绩较低的人员“流出”问题。浙大此前不也进行了教师人事改革吗?
 
杨卫:1998年浙大实施了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四校合并,经过10余年的改革创新,专任教师人数由四校合并之初的4488人,减少到2010年6月的3416人,教师队伍的素质和结构得到了大幅度的优化。但我们也应该看到,这种改革创新是通过类似于“末位淘汰”的方式实现的,我们的学术领军人物数量远远不够,解决国家重大任务和从事重大科学发现的能力依然欠缺。
 
记者: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您对浙大的改革效果有多大的把握?
 
杨卫:我想可以用另一个视角看。中科院早些时候推出了类似的改革,让一部分人进入了“创新系列”。当时反对的声音很大,但他们做下去了。现在回过头看,整个科研队伍比较精干,相当于做了一次普遍的筛选。当然,大学主要承担人才培养任务,和科学院的情况不太一样。在教师分类管理方面,有些高校在小范围内也进行过。
 
让“名师不上讲堂”成为历史
 
记者:浙大此次改革把教师岗位分为5类,其中教学科研并重岗、教学为主岗、研究为主岗3类的区别在哪里?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区分?
 
杨卫:浙江大学作为研究型大学,按理说教师应该是教学科研并重的。目前我们是约2/3的教师进入教学科研并重岗,要求这些教师在完成高水平科研工作的同时,必须完成规定数量的课程教学任务。所谓的高水平科研,不再是简单地看科研经费多少和发表论文数量,而是要以标志性成果和学术影响力为尺度。同时,这类教师一定要上课,否则就拿不到约占教学科研岗的岗酬一半的教学津贴了。
 
根据国内的实际情况,我们又设了另外两类岗位:一类是专搞教学的,比如外语、体育、思政等公共课教师;另一类是专搞研究的,主要是针对一些高水平的引进科研人才和以参与重大科研项目为主的教师。这两类岗位都是少数,各占教师岗位总数的5%左右。
 
这三类我们都归为学术型岗位。过去为了争取科研项目,往往是鼓励最好的教师只搞科研不用上课。对于以人才培养为主要任务的大学来说,这是不对的。现在我们的改革导向,就是要让本科生4年见不到知名教授的事情成为历史。
 
记者:浙大此次的教师岗位分类管理中,非学术型岗位如社会服务类岗位,可能是最受社会争议的,有些媒体称之为“教授下课”。是科研、教学都不行的人,才到这些岗位去吗?
 
杨卫: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是目前公认的高等教育的三大功能。特别是当前我国正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加快发展的阶段,面临着产业升级、体制转轨和社会转型,需要研究和解决的问题很多,迫切需要高校与社会互动,在服务社会方面作出更大贡献。把教师岗位分成学术型和应用研究型岗位,不是要把教师分为三六九等,而是要为教师提供不同的发展平台和通道。
 
对于第四类教师岗位,我们还没有一个特别合适的名称,目前称之为“社会服务与技术推广岗”,国外也有叫做知识转化(knowledge transfer),能够把新知识转移到新领域,比如做培训、咨询、转化的,还包括研究开发的。我们为这一类教师设置了一系列平台。比如工科教师可以到工业研究院,农科有农业推广中心,文科可以做继续教育和社会咨询,医科也有和临床相结合的。另外还有教育培训、MBA、MPA等。第五类岗位,我们称之为“团队教学或科研岗”。主要是参与很大的科研项目,包括各类的创新团队。这两大类教师所占的比例大概是30%。
 
浙大地处长三角经济发达的地区,不少教师愿意从事一些市场有需求但属于应用性质的研究开发工作。过去我们的教师岗位设置是混合型的。现在做这样的分类管理,是为了鼓励一批人能够潜心从事重大科学问题研究,让教学科研人员能够把培养学生作为自己最核心的工作。同时,让一部分人能够专心从事社会服务,为社会创造价值。
 
记者:有人问,为什么改革只拿教师岗位“开刀”,不针对行政人员进行改革?
 
杨卫:对照浙大10年前提出的在建校120周年(2017年)前后跻身世界一流大学的目标,我们最大差距在教师队伍建设。特别是在高端人才方面,无论是院士的人数,还是中青年优秀学者的人数,浙大在全国并不具有领先地位。这是这次改革的主要着力点。
 
另外,浙大整个行政人员的数量和国外比是偏少的。在国外,学校的教员(faculty)和职员(staff)至少是1∶1的。行政人员现在主要的问题是“想当官”,学校一方面要求他们要增强服务意识,另一方面我们也适当增加了行政人员的薪酬。以前所有的改革都是给教师工资增加得比较多,行政人员基本不动,这样就不可能有很出色的行政人员。实际上是薪酬越少,行政人员越想当官。

1 2 下一页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窥探海洋微生物的世界 中山大学超构表面图像显示研究获重要进展
失重或让宇航员血液倒流 中国科学家首次提出铁蛋白药物载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