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陆琦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08-1-22 2:51:19
选择字号:
陆道培院士:脐血一旦污染就该废弃
 
脐血库全称为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国外的脐血公共库和自体库一般是分开的,大多没有公私合营的情况。脐血采集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程序,很多脐血都是在采集时受到污染的,使用受细菌污染的脐血将直接威胁到脐血使用者的生命。
 
脐血一旦污染就该废弃
 
近日有媒体报道,在上海脐血库自体保存的2000余份脐血中,有200余份遭污染而无保存价值的样本仍旧被存进了脐血库,并被收取了保存费。原本争先恐后掏钱自存脐血的家长们由此开始质疑存脐血到底有没有意义,脐血库还可不可信。
 
我国著名造血干细胞移植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陆道培在接受《科学时报》记者专访时强调说:“脐血一旦受污染就应该废弃,不应再入库保存。因为使用受细菌污染的脐血将直接威胁到脐血使用者的生命。”
 
陆道培介绍,脐血采集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程序,很多脐血都是在采集的时候受到污染的,因为胎盘和脐带经过产道的时候已经被细菌污染,所以在采血之前要对脐带进行消毒以确保采集的脐血无菌。现在,并不是所有医院都具备采集脐血的条件,因为有的医院产房里消毒条件较差。
 
脐血库全称为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是指以人体造血干细胞移植为目的,具有采集、处理、保存和提供造血干细胞的能力,并具有相当研究实力的特殊血站,也有人称之为“生命银行”。脐血库包括公共库和自体库。公共库接受公众脐血捐赠,免费保存,支持公用;自体库收费保存,仅为自用。由于国家财政投入有限,在经营带有公益性质的公共库同时,引入社会资金兼营的自体库已成为目前国内绝大多数脐血库选择的发展道路。用自体库的赢余扶持公共库的发展,付费自存脐血也就成了脐血库的赢利之源。
 
“为婴儿保存脐血到底有没有用?脐血库是不是披着公益外衣的商业骗局?要由卫生部组织专家来给出答案,媒体不适合武断地下结论。”陆道培说。
 
作为我国脐血公共库的发起人,陆道培认为脐血公共库是很有价值的。他介绍说,脐血实际上是胎儿娩出、脐带结扎并离断后残留在胎盘和脐带中的血液,含有丰富的造血干细胞,可以治疗很多疾病,如再生障碍性贫血、骨髓衰竭、白血病等。公共库一般要求保存80~90毫升,因为细胞越多,治疗价值越高。
 
对自体库目前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认为自体库没有价值,全国自体库存了那么多脐血也没人用上。对此,陆道培表示:“中国开展自体储存脐血的历史很短,因此目前还没有用自己的脐血来救自己的实例,而国外已有成功的案例。我作为医生,不反对自体库的存在。如果病人保存自己的脐血,那么我一定会首选病人自己的脐血来对其进行治疗。因为自体脐血的基因和配型完全相合,不会出现移植后的移植物抗宿主反应和排斥现象。”
 
据陆道培介绍,国外的脐血公共库和自体库一般是分开的,大多没有公私合营的情况。国外的公共库发展很快,日本有至少11个,韩国也有不少,都是由国家政府资助的。国外的自体库与公共库相比,数量更多,采集和储存都要收费,且只供脐血存储人的家庭使用。
 
陆道培说:“就我国现有的条件还不允许将公共库和自体库分开。在我国公共库允许附带建自体库,因为公共库的建立要经过严格的审查,符合较高的要求,具有较高的水平,因此,公共库附带的自体库就能具备较好的条件,质量上有一定的保证。如果商业性质的自体库独立,那么只要注册就可以建立,没有严格的审查,就更难监管。所以,公共库的价值是肯定的,自体库也不妨建立,在政府投入不足的情况下,公共库需要这部分资金来维持。”
 
陆道培指出:“如果脐血库保存受污染脐血的报道属实,那也只是个别现象,上海脐血库监管不到位,出了问题,不能代表其他脐血库都有问题。如果家庭经济富裕,完全可以存。”陆道培强调,为了使脐血库更安全、更值得信赖,需要对脐血库脐血的采集、运输、检测、保存的全过程进行全面、严格的监督检查,这是目前最重要、最关键的一项工作。虽然有关脐血的技术和质量规范现有的法规已足够明确,但是规定还要更加严格,执行也要更加严格,只有这样脐血库才有意义。
 
链接: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和《南方周末》记者联合调查了一起始于一年半之前的脐血库涉嫌污染事件,被誉为“生命银行”的脐血库一时间成了妈妈们眼中以科学探索为名、行商业渔利之实的骗局。
 
2006年1月,上海妈妈陆怡参与了脐带血自存业务;就在同年9月,陆怡意外接到一条匿名手机短信:您宝宝的脐血检验结果是厌氧菌阳性,保存是毫无价值的,你被欺骗了。她通过短信获悉,和她有同样遭遇的妈妈有200多名。于是,陆怡和其他数十位获悉短信的妈妈们开始寻求真相。
 
据参与调查的记者和妈妈们的查实,上海脐血库隶属于上海干细胞有限公司名下,该公司股份构成比例如下:上海聚康生物公司占70%股份,上海红十字会20%股份,上海血液中心10%股份。截止到2006年8月15日,上海脐血库自体保存数量2052份,其中200多份细菌检测不合格。但后来这些不合格样本又都进行了第二次甚至第三次复检,全部作为合格样本入库保存。
 
尽管妈妈们质疑不断,上海脐血库却自有其逻辑并且态度强硬。从最初的“员工报复说”,到后来的“二次排查标准说”,面对蜂拥而起的社会舆论质疑,血库又抛出了“有菌脐带血也可移植”的观点。上海市卫生局也紧急介入调查,于2007年5月给出了调查结论,称联合调查组采取双盲法监督检查,表明上海脐带血库从采集到检测、制备、运输、保存等环节是受控的。唯一认定的疏漏是,该库在个别初检阳性、复检阴性的脐血标本检验过程中违法出具检验报告的程序,并称已作行政处罚。
 
卫生局的一纸调查结论并不能终结妈妈们的疑惑。2007年11月,在递交诉状一年后,妈妈们再度聚集长宁法院要求立案,一位分管领导称,需与其他部门协调后才能决定,时间表未知。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