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黄橙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09-7-28 13:50:43
选择字号:
青年科技工作者职业忠诚度下降 收入和压力是主因

    本次调查中,收入待遇差、职业发展前景不乐观和工作压力大成为科技工作者想更换职业和工作的主要原因。

    调查发现,75.2%的科技工作者自工作以来一直在本单位工作,仅23.8%换过工作,职业流动率低于2003年调查时的34.4%。

职业满意度和忠诚度,是在有关人力资源的研究中频频被提到的词。虽然简简单单几个字,却与一个职业最大的优势和潜藏的问题有着直接的联系。科技工作,这个在普通人眼中拥有很高的社会声望和很强职业吸引力的工作,其从业者的职业满意度和忠诚度又如何呢?
 
数据回放 青年科技工作者职业忠诚度应引起重视
 
7月10日,中国科协发布第二次全国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报告。调查显示,科技工作者队伍总体稳定,职业满意度和忠诚度较高。近半数(48.7%)科技工作者对自己的工作表示很满意或比较满意,不满意者不到一成。如果有机会重新选择的话,30.3%的科技工作者最愿意从事的仍是目前的职业,加上选择大学教师(10.5%)、工程师(7.6%)、医生(4.5%)和科学家(3.2%)等科技相关职业的人,选择科技工作作为理想职业的人仍在半数以上。在可能选择的其他职业中,选择企业家/企业管理人员(15.3%)和官员/公务员(14.3%)的比例最高。调查发现,75.2%的科技工作者自工作以来一直在本单位工作,仅23.8%换过工作,职业流动率低于2003年调查时的34.4%。从流动意愿看,32%的科技工作者有职业流动意向。报告特别提出,青年科技工作者的职业忠诚度下降问题尤其值得重视。
 
一线声音 “不一定”会一直从事科研事业
 
年轻的科技工作者怎样看待自己从事的工作呢?他们会将其作为毕生的职业吗?
 
小安是中科院某研究所的一名即将毕业的博士生,进入目前的专业领域已超过十年。虽然从小就想做一名科学家,但在回答是否会一直从事科研事业这个问题时,却出人意料地说:“不一定。”“如果一项事业让你看不到希望,为什么要一直身陷其中呢?如果你总是看到论资排辈,看到正在扛起科研大旗的人只关心自己狭窄的领域,看到一个学科内不同研究方向的人之间缺乏真正的交流,你还会死心塌地地喜欢这个职业吗?”
 
而在武汉某航天企业工作的小徐则坦言工作比较具有挑战性,精神压力比较大,虽然工作的时间不长,但不止一次感觉到年轻人的想法常常被权威压抑。“身边的同事也有背着单位考公务员或者另谋高就的,对我来说,武汉这个城市也不是那么有吸引力。”
 
原因分析
 
 收入、发展前景和工作压力是最重要因素
 
中国科协调研宣传部是负责组织这次调查的部门,该部调查研究处处长张小梅介绍,科技工作者想更换职业和工作的原因主要是:目前工作收入待遇差(51.8%),职业发展前景不乐观(41.4%),工作压力大(33.5%)。其他次要原因依次是缺乏成就感(31.5%)、工作太辛苦(27.6%)、工作枯燥(22.7%)、住房问题(21.5%)、不能发挥专业特长(17.4%)、工作设施条件差(14.3%)、职称问题(8.9%)、家庭问题(7.7%)、单位人际关系紧张(6.2%)、工作不稳定(4.0%)等。根据调查显示,35岁以下科技工作者的平均收入(33654元)比35岁以上者(43638元)低近万元。
 
不同职业科技工作者想更换职业的原因存在差异
 
调查发现,农技推广人员想换工作或职业的原因是收入待遇差,这一因素明显高于其他群体。
 
工程技术人员想换工作或职业的原因主要考虑的是“职业发展前景”,在各职业类型中最高,同时因为“缺乏成就感”想流动的比例也较其他群体高。
 
卫生技术人员想换工作或职业的原因是“工作压力大”和“工作太辛苦”,在各职业类型中比例最高。
 
城市:现实职业认同度不高
 
2007年,中国科协选取了北京、上海、天津、重庆、西安、武汉、南京、广州、沈阳、青岛10个具有代表性的城市,开展了“十城市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我们从这个调查中看出,城市科技工作者在理想层面上的职业认同度较高,大多数人觉得科技工作能够实现自己的价值和理想。”中国科协调研宣传部副部长崔建平谈道,“但是,其中三成以上的人对科技工作者的职业道德持消极评价,六成人认为敬业精神不佳,近四成人认为自身一半以上能力不能发挥。”
 
“如果对个人的职业规划不满意,认同度不高,职业成就感下降,就很容易影响到职业忠诚度。”张小梅补充说。
 
农村:机会与评价的不公
 
与经济发达的大中城市相比,农村的科技工作者又怎样看待自己的工作?从2006年下半年起,中国科协开展了“全国县域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涉及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203个样本县的2万多名农业、卫生和工程技术人员。
 
“其中最困难的还是农业技术推广人员,下乡补贴、电脑和基本的交通工具往往都难以满足。在评价体系方面,对论文和外语的要求与实际工作有脱节的问题,所以和省、市农业部门的同行比起来,收入和职称方面都比较吃亏。”崔建平感慨地说。
 
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基层科技工作者表达了调动工作的愿望,但稀缺的机会也导致了实际流动率较低。 
 
现状反思
 
流动障碍客观存在
 
这些数据,从不同角度反映出了科技工作者在职业忠诚度方面存在的种种潜在问题。但是,调查报告特别提出,在整体社会流动性加大的背景下,科技工作者内部职业流动比例反而比2003年有所下降,说明科技工作相关职业保持了较高的吸引力。
 
“当然,这和流动阻力也有一定关系。近九成的人认为存在流动障碍,其中超过1/3认为受制于人事档案,约1/4担心流动之后的社会保障问题,另有近1/5担心单位领导不放。”崔建平说。
 
现有条件还不够好么?
 
条件待遇不够好,是造成职业忠诚度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在国家不断加大科技投入的今天,应该怎样看待科技工作者的条件环境待遇问题?
 
张小梅告诉记者,时任中国科协主席的周光召院士曾说,经过多年的努力,我国科研创新的硬环境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一些大学和研究所的仪器设备和基础设施已经接近或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科研经费也有大幅度提高。当前,需要特别重视建设创新的软环境和集聚优秀人才的团队。在1999年中国科协首届年会上,周光召主席以“历史的启迪和重大科学发现产生的条件”为题作大会报告,分析了重大科学发现的8个产生条件,得出了物质条件在重大科学发现和重大科学工程实现上都只是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的结论。在一次座谈会上,一位科学家谈到,他从美国做过学术报告回来,下了飞机第一件事就是蹬着板车去拉蜂窝煤,没有因为这样的事影响到工作。虽然不能简单地用过去的标准要求现在的科技工作者,但是老科学家的态度仍然不失为年轻一代的镜鉴。
 
需要开辟合理的提升途径
 
“不够完善的科技评价体系,过于频繁的评估,给科技工作者,尤其是高学历高职称的人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崔建平说,“如何评价科技工作者的工作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课题。即使讨论到提高待遇,也不是简单地加工资,而是要有一个合理的提升途径。”
 
相关背景
 
中国科协第二次全国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依托分布在全国的209个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点进行,发放问卷32100份,回收合格问卷30078份,覆盖了分布在科研院所、高等院校、企业、农村、医疗卫生机构的各类科技工作者群体。从从事职业看:科学研究人员占8.1%,工程技术人员占30.6%,卫生技术人员占19.2%,农技推广人员占5.2%,自然科学教学人员占21.2%,科技管理人员占11.3%,其他占4.3%;从所在单位类型来看,科研院所/研发机构占13.7%,高等院校占18.8%,中学和技校占6.9%,医疗卫生机构占19.1%,技术推广与服务组织占6.9%,大型企业占25.8%,中小企业占6.4%,其他占2.3%;从所在单位行业看,教育占24.3%,制造业占23.1%,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占20.2%,农、林、牧、渔业占10.4%,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地质勘查业占9.1%,其他合计占13%。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查看所有评论
SSI ļʱ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有刺植物在中海拔比例最高 性别规范影响农业整体绩效
首枚虾类琥珀在“石探记博物科学馆”展出 科学家首次实现活细胞RNA标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