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丹红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0-2-11 8:59:01
选择字号:
华裔女科学家黄诗厚将正式出任AAAS新会长
热忱和自由是促进全球科学技术进步的关键
 
2010年2月22日,当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年会在旧金山闭幕时,华裔病毒学家、加州理工学院生物学联合资深教授黄诗厚女士将出任AAAS新任会长。最近,她在接受《科学》杂志采访时表示,“热忱和自由是促进全球科学技术进步的关键”,并将支持女性和少数民族追求科学事业以及促进国际科学合作,作为继续AAAS事业的两个优先领域。

2月22日,华裔科学家黄诗厚将正式出任美国科学促进会会长。
(图片提供:《科学》)
 

[科学时报 王丹红报道]在岁末辞旧迎新之际,黄诗厚开始浏览大众新闻报道,查看2009年度和过去10年中最有影响人物的排名,她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位科学家或工程师的名字,但她失望了。
 
作为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的新一任会长,黄诗厚在接受《科学》杂志采访时表示,尽管有许多科学家是优秀的候选人,但他们缺乏公众的认可是摆在美国科学促进会面前的一个严峻挑战。因此,科学家和科学教师必须做更多的事情,向公众和学生们传达理想主义、创造力和热忱,它们是驱使许多重大突破的原动力。
 
AAAS创建于1848年,是世界最大的非营利综合性科学组织,下设21个专业分会,涉及数学、物理、化学、天文、地理、生物等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现有260余个分支机构和1000万名会员,其年会是科学界的重要聚会。美国科学促进会也是《科学》杂志的主办者和出版者,《科学》杂志是世界发行量最大的同行评议综合性科学杂志。
 
1997年到2001年,黄诗厚成为AAAS董事会成员;2009年1月,她在美国芝加哥召开的AAAS年会上当选为AAAS下一届会长。2010年2月22日,当AAAS年会在旧金山闭幕时,她将接替诺贝尔奖获得者彼特·阿格雷,正式出任会长职务,后者将出任为期一年的AAAS董事会主席。
 
7岁时,她决定要成为一名医生
 
黄诗厚出生在中国江西省南昌市,父亲是早期留美学生,她在年幼时随家庭来到美国。7岁时,她就决定要成为一名治病救人的医生,“在教会女子学校,我遇见了一些非常好的老师,他们理解我对事物的好奇心,并给我工具以寻找答案,以满足我的好奇心”。
 
然而,在进入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学习后,她发现自己不适合做医生,并认为通过研究来发现疾病的原因,进而寻找治疗它们的方法似乎是更为激动人心的事业。当时正在兴起的医学博士和哲学博士双学位项目为她提供了一个新的机会,当她第一次在实验室从事严肃的研究时,她明白自己找到了值得从事的事业。
 
黄诗厚于1966年在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在做研究生时,她发现并定义了缺损干扰病毒,这种病毒能帮助植物、动物和人控制病毒性疾病。她的工作提出了缺损干扰病毒颗粒用于疾病预防的可能性。她在索尔克生物研究学院和麻省理工学院跟随大卫·巴尔的摩做博士后,从事水泡口腔炎病毒的研究,这一研究帮助巴尔的摩发现了逆转录病毒,并于1975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黄诗厚与长自己1岁的巴尔的摩于1968年结为夫妇。巴尔的摩曾于2007年出任AAAS会长。
 
黄诗厚在研究、教育和外交领域担任过有重要影响的职位。她曾在哈佛医学院做了20年的教授;1979年至1990年,她指导了波士顿儿童医院传染病实验室的工作;1991年,她被任命为纽约大学理学院院长;1997年,她成为加州理工学院外部关系高级评议员;现在,她是加州理工学院生物系联合资深教授。
 
在2003年12月发表于《自然—中国之声》的文章中,黄诗厚写道:“长期从事学术并不适合我。我确信我会继续出成果,但我也意识到,我为我的实验室争取到的经费由一位有新鲜思想的年轻研究人员来使用会更好。对我来说,从事研究管理可以满足我协调不同科学领域、传播不只是一个学科的前沿思想的愿望。我对自己能够帮助的下一代科学家所取得的成功感到欣慰。我所从事的咨询工作的数量也在增加,这些咨询工作来自大学、外国政府和投资团体等。”
 
她曾担任过美国微生物学会主席,在2004年至2009年间,她服务于加州科学技术顾问委员会;她也为中国和新加坡政府机构提供科学政策的咨询,在新加坡的植物园中,有一种兰花以她的名字命名。
 
热情 理想 自由
 
在接受《科学》杂志采访时,黄诗厚讲述了当初做出第一个发现时的激动和震撼如何激发她以研究为职业的经历,但在今天,她认为即使是最优秀的学生也缺乏这种热情。
 
“当我们第一次给人们谈科学时,我们并没有集中到这些特质上。”她说,“当年轻人找到我并希望我给他们建议时,我发现他们非常集中于这样一些问题,‘我怎样才能位居前列?’‘我怎样才能得到我想要的职位?’不知为什么,他们已经忘记了……过一种有热情的生活的乐趣。”她说:“我所遇到的每一位成功的科学家对他们所做的事情真正充满了热情。”
 
在黄诗厚的眼中,热情和理想是解决当今世界面临的健康、能源和环境等各种问题的关键;它们能帮助公众理解科学、支持对研究和开发的投资;它们能帮助呼唤更多的学生特别是女性和少数民族进入科学和工程学领域。总而言之,它们能帮助人们理解这样一个观点:自由的文化是科学进步的核心。
 
从对数据的政治操纵到减少实验室的文字工作等,黄诗厚将AAAS和《科学》杂志视为促进科学事业发展的有力阵地。她为AAAS事业的发展列出了两个优先领域:支持女性和少数民族从事科学事业、推进国际科学合作。她说,国际科学合作能传播以自由质疑和精英主义为根基的科学文化。“在追求科学发现的过程中,提问时不受约束的好奇心和自由能成为建设更自由和更少政府官僚体制社会的敏锐动力”。
 
她指出,在美国,科学界必须帮助女性和少数民族打破领导职位的玻璃天花板。“他们持续聘请女性教授,却没有促进其比例的提高。”她说,“对于真正有能力贡献于社会的人们,这是一个真正的悲剧。”
 
《科学时报》 (2010-2-11 A4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有趣!“拉索”和超高能光子细节大揭秘 “慧眼”卫星带来的意外与惊喜
菰米首个染色体水平基因组组装完成 新型高效铜催化剂助力二氧化碳变废为宝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