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来源: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 发布时间:2009-8-13 10:11:31
选择字号:
在科学上推行全盘西化、围歼世界科学难点探索的行动纲领
----评《科学新闻》总编贾鹤鹏的社论:“实证、理性和同行评议”
 
《科学新闻》今年第9期推出了“地震预报真相”专刊。在总编辑贾鹤鹏的精心策划下,将不能预测地震的,说成:是“科学”态度;而对那些长期艰苦探索地震预测、取得多次成功预测地震的科学工作者,却说成:“群魔乱舞”的“伪科学鼓吹者”。对于这种颠到是非、充斥谬误的定性,善良的人们只能看做:不是神经错乱,就是对“以人为本”的背叛。这样的“不可知论”,终究会被人民所唾弃。贾鹤鹏还亲自点题,撰写“社论”,提出了“需要共同遵守的是一种科学的精神:实证、理性和同行评议”。并且作为系统的行动纲领而提出。在此,我们不妨剖析一下这种“科学精神”究竟是什么货色。
 
早在20世纪70年代,国内开展了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就己得出结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然而,在后来跟踪、引进的时代,“实践检验真理”己不再提及,科学是非的标准实际上已经成为“国外有没有搞”、“是不是符合现有理论”、“权威是不是认可”、“现代先进技术手段能否监测得到”等项标准〔1、2〕。或者说,按照贾总编“社论”中说的“理性、实证”,这里所说的“理性”、“实证”,当然都是“科学共同体”即“权威”认可的现有常规科学的“理性”和“实证”,而不会是指中国整体科学观指导下的多学科交叉的重大自主创新的实践。而且贾文中的“实证”,实质上就是哲学史上19世纪中期形成的“实证主义”。它以现象论的观点为出发点,认为科学认识只能达到可感觉的现象,而排斥自然界存在普遍联系的认识。用这样的“实证”替代“实践”,必然将科学实践排斥在检验标准之外。其结果是:即使实践检验再好,也是没有用的,仍然是“低级的”,甚至属于“伪科学”。本专刊的编排,正是这样做的。不仅是封面的主题,而且将凡是有预测地震能力的人及其方法,都放到中篇“告别民科思维”栏内,作为反面的“群魔乱舞”、“夹杂大量伪科学的东西”的“伪科学鼓吹者”。然而,正如马克思所说:“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的真理性,这并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这一实践检验标准,既适用于政治和方针政策的制订,同样适用于科学技术和经济领域。可是,我们在改革开放的跟踪、引进时代,却在科学技术领域忽视了“实践检验真理”的引导,有形无形地形成了“权威说了算”的局面〔3〕。一些“反伪科学”运动的代表人物甚至陷入了现代科学迷信和“科学发展到顶论”〔4〕的泥潭。
 
所谓“同行评议”,就是指评价体系依靠什么样的人来评议的问题。我们认为,对于常规科学理论框架下的项目,由现行公认的常规科学家的同行进行评议是基本合理、可行的。但对于非常规的理论、方法,尤其是挑战常规理论的创新项目的评审,已经不再适用〔3〕;并且“同行”评议往往成为压制重大自主创新的主要障碍。由此可见,《科学新闻》社论提出的“科学精神”:“实证、理性和同行评议”,实质上是在科技上进一步推行全盘西化、唯独没有中国特色的纲领。
 
特别重要的是,在2004年12月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会议上胡绵涛总书记号召“要坚持把推动自主创新摆在全部科技工作突出位置”, 指出“科技创新能力是一个国家科技事业发展的决定性因素,是国家竞争力的核心”。其后,理应对过去“跟踪、引进”时代形成的一套西化的科学基本理念(包括片面定义“科学”为“分科”、“分类”的误导)、检验真理标准及对自主创新项目究竟由谁进行评审、决策以及经费分配政策如何更加合理等科技管理体制的问题,进行深刻的再认识和及时彻底改革,已经成为当今时代发展的紧迫需要。作为总编辑的贾鹤鹏,非但没有去纠正过去科学宣传上的误区,反而亲自撰写社论,提出“实证、理性和同行评议”的西方还原论式的“科学精神”,将一些错误的科学理念和实际形成的全盘西化的科技体制,系统地提高到行动纲领的地步。在当前急需学习贯彻科学发展观、自主创新的今天,不去营造自由探索的创新环境,不去挖掘、宣传和推动真正的重大自主创新;却反而将一个国家级的科技舆论阵地,蜕变为方舟子‘新语丝’式的“反对伪科学”、扼制重大创新的舆论阵地。干出集中围剿作为世界科学难点的地震预测重大自主创新的勾当。
 
不是么?在这期专刊中,把确实依据“旱震关系”,在中期和年度上比较正确地预测了汶川地震的耿庆国研究员,疯刺为带引号的“国宝”,却不切实际地要求年度地震预测的精度不超过“150公里”,可是连中国地震局规定的短临地震预测的一级评奖标准规定为:7级以上地震的地域误差也仅为“≤200Km”。专刊中把李均之教授介绍中最好的临震前兆信号---次声波异常,闭口不谈,却把自以为“最容易挑毛病”的虎皮鹦鹉跳跃异常,进行专门报导。专刊的采访报导中,对任振球、李均之为主的“天地耦合方法”,实在找不出像样的“属于伪科学的理由”,只好加配一幅移花积木的故意作假的疯刺漫画。可是事实是:天地耦合预测临震的意见,从来都是在内部上报中国地震局或中央领导的,或者按照中国地震局规定涉及外国的地震可以与所在国地震学家内部讨论,而从未公开发布过。专刊还特意找个根本不懂“三星一线”引潮力共振触发的留洋化学博士夏新宇,采取捏造事实和科学迷信的手法进行莫须有的攻击。200多年前德国科学家提出的行星同太阳平均距遵循一定“可公度性”的“提丢斯-波得”定则,虽然至今尚未找到合理的理论解释,但科学界至今没有人说它是“伪科学”。可是到了中国,倡导地震预测的开拓人和先驱者翁文波院士发现在地球物理系统同样存在类似的可公度性,试用于地震预测,却被攻击为“没有物理专业语言”,“相互之间”“没有关联”的“堆积”。更有甚者,专刊还抬出“反伪”祖师爷何祚庥的狂言:“翁文波是那个特殊时代树立起来的典型,别人不敢说,我不怕”。难道当年周恩来总理亲临邢台地震悲惨现场,狠抓地震预报难关的方针、政策的正确制定,从根本上保护人民宝贵生命的努力,何祚庥竟“敢于说不”,倒成了“科学态度”。怪不得何祚庥在胡锦涛总书记首次号召自主创新,立即在全国性报纸上提出反“建议”:“中国需要重建学术生态环境”,妄图把矛头继续引向“反对伪科学”。何祚庥这样的“敢”,是否有点出格?专刊对翁文波院士肩负周总理嘱咐,“半路出家”,改“行”专攻自然界的“难中之难”,带领众多有志者(大多自费艰难探索),无私献身于地震预测的攻坚努力,反遭没有人性地“嗤之以鼻”。专刊利用一些拿不出有效预测地震方法、甚至根本没有研究过地震预测的人,尤其依靠那些既不懂地震预报又根本没有地震预测实践仅有一些科普知识的“科学警察”,凭空高谈阔论、指手划脚、置地震大量死人于不顾的不可知论者,进行故意诽谤和恶意中伤。甚至还想狂妄取缔中国地球物理学会接连两次评为先进集体的“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和报国务院备案的“中国地震预测咨询委员会”。总之,作为国家科学喉舌的堂堂总编辑大人,对于汶川地震死亡近10万同胞这样的大难,你们不去好好挖掘是否确有较好的前兆信息和临震手段,反而一股脑地大搞“经院哲学”、极力宣传地震不可预报的不可知论。难道说,今后再遇大地震大量死人,都是“活该”的吗?你们那里还有一点起码的“人道”和“人性”!
 
至于在编辑专论的采访、报导过程中,带着有色眼镜,或者领导意图?故意寻找地震预测的“把柄”和薄弱点,有意夸大不可知论的论据(如所谓地球的“不可入性”等);又将铁一般的事实---海城地震预报,歪曲成“官方并没有正式发布短期预报”;用个别人的话,否定唐山地震期间青龙县有效地组织防震减灾的宝贵经验。更加令人惊愕的是,专论竟然违背新闻报导的职业道德,明目张胆地违反被访人明确讲的“采访稿在定稿前必须经过本人过目” 的声明,故意不经被采访科学家的同意而肆意公开报导;采访中故意诱导谈地震预测的内部问题,有的被采访人谈到地震预测内部的一些情况,但声明这方面的内容不可公开报导。可是,专刊对此特别“感兴趣”,突出报导了这方面的问题。真是极尽从内部挑拨离间的能事。
 
与《科学新闻》专刊的评述相反,早在2000年1月14-17日召开的香山科学会议第133次学术讨论,就“特大自然灾害的新途径和新方法”,围绕大地震和特大暴雨的预测问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和讨论〔5〕。会上在总结时,会议执行主席叶叔华院士指出:“地震预测是可以突破的,而且可能首先在中国”。会议另一执行主席陈述彭院士指出:“无论对地震还是对特大暴雨的预测,我国是走在世界前列的。为什么不能理直气壮地按我们自己的路子走呢。我们己走到高度综合集成、向更高层次冲击的时侯”。认为“这方面的创新研究应当列入今后十年基础研究规划之中”。
 
胡锦涛总书记倡导的科学发展观,实质上是统率整个国家、在更高层次上振兴中华、推动国家全面大发展的最高纲领和战略方针。胡总书记在纪念四川汶川地震一周年大会上讲话,又进一步提出“以人为本、尊重自然”等项原则。说到底,贾鹤鹏推行全盘西化的行动纲领,把西方科学的基本理念和一套做法加以绝对化,反对科学本身也在发展,在世界性科学难点的地震预测问题上,不允许有中国特色的发现、发明和重大自主创新,从而与科学发展观的战略、方针、原则完全背道而驰。可见,贾鹤鹏宣扬科学上全盘西化的行动纲领,实在是属于时代性大方向错误的一股逆流。
 
总而言之,在这里,仅仅是你们在地震预测问题上的充分表现。如果在国家一系列的重大科技自主创新问题上,按照你们此种全盘西化的行动纲领,进一步鼓吹、贯彻,强制推行,而仍然仅仅满足于停留在跟着人家后面跑,否定中国特色的科学创新思想及其在当今科学发展中的主导地位,那么,造成我国科技事业以至国家经济建设的长期迟误、甚至大倒退,有可能终将成为必然。难道这种时代性的战略错误不该猛醒吗?
 
参考文献:
 
〔1〕 任振球,评判科学是非有误区。科技日报,2003年4月1日《专家论坛》。
 
〔2〕 任振球,原始创新评定谁说了算。科技日报,2004年11月12日《专家论坛》。
 
〔3〕 任振球,整体思维引领重大自主创新的若干深层次问题。科学对社会的影响,2007,(4)50-55。
 
〔4〕 任振球,略论“反对伪科学”运动的本质。待发表。
 
〔5〕 邵立勤,前言。特大自然灾害强测新途径和新方法---香山科学会议第133次学术讨论会文集。科学出版社,2002年,第1页。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查看所有评论
SSI ļʱ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基于粒子不可分辨性的量子相干生成 迈向量子互联网的非相邻节点隐形传态
纸一样薄的音箱问世!MIT博士的神奇发明 极小种群野生植物平当树实现人工高效繁育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