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09-11-22 10:45:15
选择字号:
薛涌:教育部长非要大学出身吗
中国的教育行政体系,应该开辟多种晋升的渠道
 
著名旅美学者,波士顿萨福克大学(Suffolk University)助理教授薛涌11月21日在其博客发表博文《教育部长非要从大学出身吗?》。文章指出:“从大学教授、系主任、院长、校长一直晋升为教育部长,这已经是官场的正途,属于天经地义的职业轨迹。但是,中国的教育最大的问题则在中小学,在义务教育,特别是在农村的义务教育。大学出身的部长,因为缺乏中小学的经验,对其中的问题和面临的挑战不熟悉。另外,因为长期在大学工作,接触的人和事全不出大学校园,对大学的利益比较同情,难免不对大学偏重。”因此,作者说:“作为长期呼唤中国教育改革的人,我自然对新部长袁贵仁寄予厚望,特别希望他为政时能够意识到大学经验的局限,多从自己当年中学教师的经历中挖掘资源。同时,我更希望日后的教育系统能够改变现有模式,多从草根社会选用人才。”以下为该博文全文。
 
不久前读熊丙奇先生的一篇文章,讲到在周济被免职、袁贵仁获任教育部部长的当天,央视报道了八大教育潜规则:一为“免试就近入学”异化为“争相择校”,二是择校费“被自愿”,三是奥数改头换面,四是升学率还在争第一,五是“重点班”改名“创新班”,六是补习班挂名“家长委员会”,七是“你的学生我来教”,八是全日制培训班集体易地补课。中国教育问题积弊之深,已经到了令人震惊的地步。所以,人们对新的教育部长寄予厚望、甚至过高的期望,也就不足为怪了。
 
不过,我们只要仔细检视一下这些积弊和教育部长们的背景,就会发现问题:这些积弊都是中小学校的问题,而无论是被免的还是新任的教育部长,则都是大学校长出身,即使在当大学校长以前,他们也都在大学工作。当然,新任部长袁贵仁有些不同之处。在接受正式的大学教育前,他于1969?1978年间充任过安徽省固镇县王庄中学、五七大学教师。也就是说,袁贵仁是有过在农村教中学经历的人。
 
众所周知,农村的义务教育问题,是教育部长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应该说,他的这段经验对于他未来制定和执行教育政策非常宝贵。
 
按照现行的惯例,等文革后长大、没有上山下乡经历的一代人到了担任部长等职位的时候,教育部长恐怕将是一色的大学背景,很难再有当中小学教师的经历了。
 
由此,我们看到了中国教育界的问题所在。从大学教授、系主任、院长、校长一直晋升为教育部长,这已经是官场的正途,属于天经地义的职业轨迹。但是,中国的教育最大的问题则在中小学,在义务教育,特别是在农村的义务教育。大学出身的部长,因为缺乏中小学的经验,对其中的问题和面临的挑战不熟悉。另外,因为长期在大学工作,接触的人和事全不出大学校园,对大学的利益比较同情,难免不对大学偏重。
 
前些年,中国的教育经费大量挥霍在大学上,导致大学城追风赶建,大学负债累累,教育质量反而没有提高。这些都是大学的利益群体过分地影响了教育决策所导致的后果。
 
而中小学的义务教育,在教育部高层中则缺乏自己的代言人,没有常规的渠道反映自己的利益。这也是中国义务教育长期破败的原因之一。
 
中国的教育要改革,首先要改革教育的管理制度和官僚体系。为什么教育部长都是大学校长出身?全国除了31所副部级高校外,其余普通大学的校长一般为正厅级。
 
再看看美国,小布什政府的教育部长Margaret Spellings和现任政府的教育部长Arne Duncan全没有在大学教过书、任过职,但在出任教育部长前,都在地方的公立学校体系中扮演过重要的作用。他们上任后为政的重点,也都在如何提高义务教育质量上。在美国,你很少能见到一流大学的校长突然被任命为教育部长的事情。
 
在中国目前的国情下,教育从大学到中小学都是国家直接管理。我们要改革,不妨先调整管理教育的国家行政体系的结构。中国的中小学校长地位一直比较低,在他们之上的地方义务教育管理机构的地位也不高,在公共生活中几乎不为人注意。
 
看看美国则大为不同:中小学校长年薪一般八九万美元,十几万的也屡见不鲜,明显高过一般的大学教授。在他们之上学区一级的教育行政官员,如学区总长等等,则如同当地的市长、检察长一样,属于重要的公共人物,经常出现在媒体上,成为新闻的焦点,可见其责任之重大。
 
比如首都华盛顿的哥伦比亚特区教育长(Chancellor)Michelle Rhee,因为大胆推动教育改革,作为39岁的韩裔女性已经成为全国教育界的明星。2008年总统大选时奥巴马和麦凯恩在辩论时对Michelle Rhee是否支持教育券有不同的解读,她最后不得不出来发表声明,澄清自己的立场。可见她的影响力有多大。
 
中国的教育行政体系,应该开辟多种晋升的渠道。既然义务教育是教育部的主要责任,那么从事义务教育的人就应该凭着在自己本行中的出色表现,最终能够一步一步地晋升到国家教育主管机构的最高地位,影响国家的重要决策。
 
作为长期呼唤中国教育改革的人,我自然对新部长袁贵仁寄予厚望,特别希望他为政时能够意识到大学经验的局限,多从自己当年中学教师的经历中挖掘资源。同时,我更希望日后的教育系统能够改变现有模式,多从草根社会选用人才。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成果有望为量子应用开辟新前景 韦布望远镜捕捉到迄今最远恒星细节
中国科大提出并实现新型量子随机数发生器 珍稀濒危植物墨脱百合首次回归野外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