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铮 来源:《科学新闻》 发布时间:2011-7-14 12:38:17
选择字号:
《科学新闻》:攻击金龙鱼 被误导的“爱国”
 
利用民众对转基因的恐惧来攻击金龙鱼,同时又用金龙鱼的个案放大了民众对转基因的恐惧,最终却付出了无知的代价
 
近日,在网络上出现了一个“爱国义士”,他的名字叫郭成林,被捕前任北京赞伯营销咨询管理有限公司项目策略总监。他的“爱国”行为就是于2010年9月15日在天涯社区论坛及自己的博客上发布了一篇引起很大反响的帖子《金龙鱼,一条祸国殃民的鱼》(以下简称《金龙鱼》)。2010年11月30日,郭成林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被深圳市南山区批准逮捕。今年6月3日,此案开庭审理。此消息一出,在网上再次引发波澜,一些网友说,“郭成林是为民请命,为什么受到这样的‘不公正’待遇?”
 
那么,这一事件的真相如何呢?
 
指控:转基因食品有害
 
事实:已上市的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
 
在《金龙鱼》一文中,郭成林指责金龙鱼是“肮脏的产品”,成功是靠一条全球转基因大豆产业链,“转基因农产品在欧洲和日本是绝对禁止人民食用的,吃转基因食品的害处,只能在儿孙身体上才能实现!驴和马交配生产来的是骡子,而骡子丧失了生育能力!”
 
这一段文字堪称疾风暴雨,但并非事实。
 
首先,欧盟和日本都并没有“绝对禁止食用转基因农产品”。日本未批准转基因作物在本国的商业种植,但允许通过转基因作物生产的食品进口。负责食品安全的厚生劳动省(MHLW)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已经允许44种转基因作物用于食品生产,其中包括12种玉米、7种棉花(用于提炼棉籽油)、5种土豆、4种大豆和1种甜菜。而到2010年,欧盟有8个国家批准种植转基因作物,其中有7个国家种植可用做食物的转基因玉米。
 
那么,吃转基因食品的危害是否会在“儿孙”身上体现出来呢?
 
美国转基因食品在商业化之前要过三道关:美国农业部(USDA)负责审议作物对农业的风险;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负责审议这种食品对人类的风险;美国环保局(EPA)负责审议这种食品对人类健康和环境造成的风险。
 
美国伊阿华州立科技大学转基因农产品生物安全学院(BIGMAP)农艺学教授杰弗瑞·沃尔特(Jeffrey Wolt)说,只有通过实验,证明这种食品对人类健康的风险极小才能够被批准上市。在科学和透明的基础上,美国对转基因大豆进行了长期的大量试验,其中包括小鼠的多代繁殖试验。实险没有发现任何转基因大豆对人体有害的证据。
 
郭成林信誓旦旦地说“吃转基因食品的害处,只能在儿孙身体上才能实现”,依据何在呢?
 
关于骡子不育的“例证”更是荒谬绝伦。稍有自然常识的人都知道,马和驴产下的骡子之所以会不育,是因为马的染色体有64条,驴子的染色体有62条,结果骡子的染色体就有63条,因为是奇数,所以会在分裂成生殖细胞时发生紊乱。
 
仔细看《金龙鱼》一文,发现它利用民众对转基因的恐惧来攻击金龙鱼,同时又用金龙鱼的个案放大了民众对转基因的恐惧。
 
指控:转基因大豆产业链“肮脏”
 
事实:抗农达大豆生产优质安全
 
郭成林所描述的金龙鱼豆油,主要是使用美国种植最广泛的转基因大豆——孟山都“抗农达”大豆榨取的,大量的科学实验表明,处于转基因大豆产业链最底端的“抗农达”大豆,安全可靠。
 
“农达”是孟山都公司研制的一种除草剂,它的主要成份是草甘磷。农达对已知田间杂草都有着强大的杀伤力,而且对人类毒性很小,很容易分解,残留很少,是一种优良的除草剂。但问题是,农达对农作物也具有强大的杀伤作用,这就大大限制了它的使用。而“抗农达”的转基因大豆,是转入了一种对人体和动物无害的常见细菌“农杆菌”(Agrobacterium sp.)中的酶,让大豆能够抗除草剂农达,但不影响农达继续发挥除草作用。
 
在6月底北京召开的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和食品安全大会上,记者采访了美国伊利诺伊州大豆联合会会长比尔·维基斯(Bill Bwykes),他本人也是个种大豆的农民,已经种了55年大豆。他从1997年开始种植“农达”,之后,维基斯再也没有种过非转基因的大豆。
 
在使用农达之前,维基斯必须要在田间一边走路一边把杂草拔出来。还有一种方法是在种植大豆的田间留出约1米宽的“走道”,他们开着喷除草剂的机器穿过这些走道喷洒除草剂。他们试过好几种除草剂,效果都不理想。而种植抗农达大豆,配合农达除草剂的使用,让维基斯减少了大量劳动时间,并且增加了14%的产量。
 
使用转基因大豆的另一个好处是可以实现免耕。之前在播种大豆之前需要耕地,就是用翻起土壤的方法打乱杂草种子的生长,而现在不再需要耕地。免耕可以保持水分,这种技术每年可以保存相当于2英寸降水的水分,数字是非常惊人的。
 
在《金龙鱼》中有这样一句话:“东北原来的非转基因大豆基本上被摧毁了,现在的黑土地基本上全部沦陷,都种上了转基因大豆!我们每天喝的豆浆基本上都是转基因大豆制成的!”
 
这个判断既不准确,也不真实。转基因农业因为其先进性,确实对传统的大豆种植业造成冲击,而中国如果自己不发展先进的转基因大豆品种,只会让这种冲击加剧。但中国根本没有批准转基因大豆的商业化种植,怎么会在东北种的都是“转基因大豆”?
 
指控:转基因大豆只“倾销”中国
 
事实:美国人吃了15年无安全问题
 
那么,转基因大豆对人体健康是不是有害呢?下面我们看看最常的“抗农达”转基因大豆。在多家政府网站上,都可以看到详尽的“抗农达”大豆(在专业上被标明为event 40-3-2)的食品安全报告。
 
根据“美国环境风险评估中心”(http://cera-gmc.org/)网站的“转基因作物数据库”,EPSPS酶是在植物中普遍存在的酶,毒性极小,而转基因大豆产生的物质CP4 EPSPS酶对人体来说和EPSPS酶很相近,毒性也极小。毒理学实验表明,给小鼠投喂每千克体重572毫克的提纯CP4 EPSPS酶,这个剂量是人体从转基因大豆中可能摄入量的1300倍,未发现任何不良反应。因为CP4 EPSPS酶在人体中会很快分解,并不能通过血流进入人类消化道以外的部位,所以不太可能造成长期效果。沃尔特表示,小鼠的多代繁殖试验也证明了抗农达大豆对哺乳动物的繁殖没有影响。
 
抗农达大豆的另一个安全问题是农达的残留。农达是对人体相当安全的除草剂,能够在比较短的时间内降解。美国伊利诺伊州大豆联合会会长维基斯表示,农民通常在大豆结荚之前已经喷过农达,所以这种除草剂在大豆种子里残留很少。据美国环保局的数据,即使一个人终生只吃喷洒农达田中的大豆,而且残留量达到可能的最大值,也不会对人体造成任何不利影响。
 
FDA在给食品企业的标签指南中指出,如果营养成分没有差异,不需要在食品标签上标明来自转基因作物还是非转基因作物,食品公司可以自愿选择。在同一份指南上,FDA还提出,禁止刻意标注“非转基因食品”,原因是这样的标识会误导消费者。
 
美国每人每年要吃进22公斤大豆油,7公斤的大豆蛋白和其他大豆制品。而转基因大豆占美国食品市场大豆原料的93%。因为多数食品无转基因的标签,所以美国消费者吃进的转基因大豆产品的大多数肯定是转基因的。
 
不难理解,美国政府肯定不会用本国人民的食品安全开玩笑,作为一个极其重视家庭价值的国家,也肯定不允许“转基因食品的危害在儿孙身上体现”。
 
维基斯表示,他不但不排斥转基因食品,并且会吃自己种的转基因抗农达大豆。他的吃法叫“eda mame(枝豆)”,这个词来自日语,其实就相当于中国人吃的“煮毛豆”,就是把大豆煮熟了吃。转基因大豆既然可以当“毛豆”吃,那么它制成的任何食品、提炼出来的大豆油,当然也可以放心食用了。美国人吃转基因大豆已经有15年,中间有数千万婴儿出生,如果转基因大豆真的会“殃及子孙”,也早就应当能发现证据了。
 
“作为一个种大豆的农民,我当然想把这份产业继续做下去,肯定不会去做任何伤害自己农场,伤害消费者的事情。”维基斯说。
 
中国在2004年发布了抗农达转基因大豆的安全证书,说明含有转基因成分的大豆油是可以放心食用的。
 
结论:无知的代价
 
在攻击了“转基因成分”之后,郭成林高喊:“金龙鱼,卑鄙的大品牌,祸国殃民啊,中国的汉奸们在祸害国家和人民,戕害着国人的身体,摧毁着中国的大豆产业链!这就是这个外资品牌的卑劣!!你还买金龙鱼调和油吗?你还敢吃吗?”这是典型的诱导式、暴力式的语言,在未澄清事实之前,用夸张的语言让读者产生莫名的恐惧。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有以下事实则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被害人的商业信誉”。
 
在转基因农业方面,郭成林的文章中确实存在着大量的无知言论。郭成林是无知还是故意呢?控方出示的证据对郭成林很不利:“被告人郭成林2004年入职北京赞伯营销咨询管理有限公司,后任项目策略经理。2010年8月,赞伯公司与山东鲁花集团签订《营销策略咨询协议》,鲁花集团委托赞伯公司提供鲁花坚果油营销整合方案,支付赞伯公司服务费人民币180万元,赞伯公司指派郭成林负责此项目。”如果这个证据成立,郭成林很难洗清对自己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的指控。一旦判决有罪,郭成林将因为其以“转基因”作为攻击金龙鱼的弹药,而付出无知的代价。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捷龙一号火箭首飞送最大民营卫星入轨 SKA望远镜区域数据中心建设
中科院昆明植物所培育3个报春花新品种 小柯机器人:最新《自然》《科学》精选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