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潘希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1-7-7 9:24:47
选择字号:
李汝祺:摩尔根的第一位中国博士生
 
“我父亲是数苍蝇的。”李汝祺的孩子曾经这样回答别人关于父亲职业的问题。因为李汝祺自己就自谦地说:“其实我就是数苍蝇的。”
 
就是这位“数苍蝇的”,远渡重洋,成为遗传学创始人摩尔根的第一位中国博士生。同样,就是这位“数苍蝇的”,培养了一批中国遗传学界的研究骨干,奠定了中国遗传学事业的坚实基础。
 
在不久前北京大学档案馆校史馆推出的一次展览上,李汝祺先生的部分手稿、学术专著等文物展现了他刻苦求学、追求真理、献身教育的人生经历。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学者楷模
 
1919年,李汝祺怀着科学救国的信念远渡重洋来到美国普渡大学读书。在普渡大学,他全力以赴投入学习,发奋攻读,成绩名列前茅。据北京大学生物系原副主任林锦湖教授记载,曾有这么一段故事:
 
生物化学是一门主要必修课,有几百名学生上课。第一学期的总评结果,第一名是美国学生,李汝祺屈居第二,彼此心中不服气。于是在第二学期,他们暗自鼓足劲头拼命学习。最后期末总评,教授在课堂上宣布,李汝祺名列第一。当时全班二百多名学生统统站立鼓掌祝贺,许多中国留学生更是欢呼雀跃。
 
李汝祺说:“这不只是我的光荣,也是中国留学生的光荣,祖国的光荣。我强烈地意识到个人的学习知识和祖国的荣辱兴衰的密切关系。”
 
1923年大学毕业,李汝祺获得硕士学位,以及各种荣誉证书,被校方推荐加入美国大学荣誉学会(“金钥匙”学会)。
 
在摩尔根的实验室里,李汝祺从事果蝇发生遗传学的研究。为了观察果蝇发育过程的变化和及时取得实验材料,他经常不分昼夜连续工作。1926年他出色地完成了博士论文,成为摩尔根实验室第一个获得博士学位的中国学生。1927年美国《遗传》学报创刊号的首篇文章,就是李汝祺关于黑腹果蝇发生遗传学研究的博士论文——《果蝇染色体结构畸变在其发育上的效应》。此论文至今被国际遗传学界公认是发生遗传学的开拓性的经典著作。
 
林锦湖在追忆恩师时感言:“人们谈论科学家的成功,更多看到的是他们的天才和机遇。但是,早慧未必成大器,机遇偏爱有准备的头脑。”
 
著书立说,教书育人——书生本色
 
李汝祺是我国遗传学的奠基者。他第一个把细胞遗传学介绍到中国,并著书立说、教书育人,培养了一批后来成为我国遗传学界研究骨干的人才。
 
其中知名的两栖类脊椎动物分类学家刘承钊院士和著名遗传学家谈家桢院士,都曾在他的指导下完成硕士学位论文。此外,著名生物学家张作轩、金荫昌、林子明和李肇特都是他的学生。
 
李汝祺一生积累了极其丰富的教学和科研经验,著作甚多。
 
1981年,凝结李汝祺讲授细胞遗传学多年心血和经验的著作《细胞遗传学基本原理》出版,该书被当时的国家教委定为大学通用教材。1982年李汝祺不再执教后,又出版了《谈谈遗传学中的若干问题》等著作,他对生物学和遗传学的思考已升华到历史与哲学的高度。
 
1984年,在近90岁高龄时,李汝祺的著作《发生遗传学》(上、下册)出版。在着手这部近90万字的巨著时,他已是85岁的耄耋之年,并正值他终生相依相伴的夫人江先群先生病故。在这部著作中,他把遗传学、胚胎学和细胞学的基本规律融为一体,既精辟阐述了遗传学的基本原理,又介绍了分子遗传学的最近成就,反映了遗传学的发展趋势。这部著作被誉为我国的遗传学经典巨著,是他留给我国遗传学界的宝贵财富。
 
1985年,科学出版社从李汝祺1927~1966年在国内外杂志上发表的上百篇论文中精选出40篇汇集成《实验生物学论文选集》出版。此外还出版了《细胞学原理》、《卵子发生》、《受精》等多种专著。
 
教而不包,虚怀若谷——良师益友
 
李汝祺在大学讲台和实验室度过了60多个春秋。中国遗传学界的另一颗巨星,李汝祺的学生谈家桢评价他的恩师称:“李先生虚怀若谷,一生追求真理,他的做人标准是忠于人,勤于事。”
 
李汝祺认为,办好学校关键是教员。忠、诚、严是一个好教员的标准,也是他一生身体力行的教学原则。
 
忠,是忠诚于教育事业。“青出于蓝胜于蓝是客观规律,否则,这个教师在教学上就是一个失职和失败者。”在李汝祺看来,给学生讲课,是一个教师工作的中心任务。
 
诚,是对同事和学生要诚恳。李汝祺从不以师长自居,善于听取意见,改进教学。他说,自己永远是一个“教然后知不足的小学生,从未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严,是学风严谨,为人师表,勤奋工作,自强不息。李汝祺备课极为认真,在登上讲台之前,他至少要备三次课,尽管这些内容他已经讲过几十遍。
 
60多年的丰富教学生涯,使李汝祺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在教学上严肃、严格、严谨而生动,又十分风趣。他主张并形成“教而不包”的教学方式,放手发动学生尽早地独立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只是指导,不是引导。
 
1977年,为了追赶现代发生遗传学的国际水平,82岁高龄的李汝祺又上讲台,为青年教师上课。他满怀信心,老当益壮,为我国遗传学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发出最后的冲刺。
 
李汝祺特别寄希望于年轻一代,为栽培青年遗传学工作者,默默付出了艰辛劳动。1984年,近90岁高龄的他把自己多年积蓄的1万元捐赠给中国遗传学会,设立“李汝祺动物遗传学优秀论文”奖金,以鼓励遗传学界的后起之秀。
 
《科学时报》 (2011-07-07 A2 综合)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1-7-8 5:11:01 dongsz
忠于人,勤于事。
2011-7-7 22:20:55 chaiyuhui
老一辈科学家是我们的楷模
2011-7-7 18:46:57 stoneblue
怀念!
目前已有3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蜘蛛倒时差 重置生物钟 大熊猫“八喜”“映雪”将同时放归大自然
鼠海豚聚焦声纳束颠覆物理定律 冲浪高手和科学家打造完美波浪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