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吕宗恕 来源:南方周末 发布时间:2011-7-4 17:48:40
选择字号:
水利部前部长汪恕诚眼中的水电是非
直言斥责“大西线”、“海水西调”为“胡说八道”
 
调水不要“人定胜天”
 
南方周末:南水北调的供水时期延迟,最近北京的供水危机达到了临界点,有人质疑调水的思路?
 
汪恕诚:北京本身水资源就很短缺,加上城市发展速度很快,人口急剧增长,城市大规模扩张,水资源承载能力不足,缺水成为必然。密云水库虽仍保持有10亿立方米的水,但实际上现在北京的供水几乎全靠地下水,导致地下水位严重下降,说“水危机”是好事,能激发公众的节水意识。
 
中国这种举国体制的优势就是能集中力量办大事,来保证首都的供水安全。比如南水北调,原计划南水北调中线工程2010年调长江水到北京,后调整为2013年通水。考虑到投资问题、应急问题,我当水利部部长的时候,提出了将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从北往南修:先把河北段修好,应急时可以从河北的四个水库调水;再往南修到黄河,如果再缺水就可以从黄河调水;然后贯通到丹江口水库,完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现在看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从北往南修是做对了。
 
南方周末:有消息说,南水北调的中线源头的丹江口水库已经水量不足了。汪恕诚:调水规划是按照水文资料做的,长期看问题不大。丹江口调水以后,按照规划通过引江济汉等四项工程来弥补对汉江下游的影响,工程已经开工了。应该说我们是比较注意保护调水水源地的生态问题的。
 
南方周末:即便不是延期,公众还是担心最后送到北京的水的水质不好。
 
汪恕诚:我估计问题不大。现在不断有报道也没有坏处,这是不断提醒政府要注意水质。刚上东线时,沿途污染比较严重,由于实施南水北调工程,迫使沿线各级政府加快治污、提前治污,这是好事。
 
南方周末:你支持南水北调,却反对当年的大西线调水工程,为什么?
 
汪恕诚:大西线是指从西藏雅鲁藏布江调水方案。最早提出大西线的几个人都不是搞水利的,他们自己称谓是业余水利专家。
 
我到香港大学讲学的时候,有记者问我对大西线的看法,我非常明确地说了三句话:不需要、不可行、不科学。现在我同样这样说。不要认为改造江河、改造自然就是说明人的本事有多大,就恢复戈壁滩而言,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将沙漠都改造成良田。尽管黄河水量只有580亿方水,可青海、甘肃、宁夏前些年用水指标都没用完,为什么没用完,水在黄河河道里边,水位低没法用,即使修了泵站,一方水每提高100m大体需要一度电,即使按每度电0.14元的优惠电价计算,农业也用不起。
 
拿大西线来说,雅鲁藏布江水量集中在大拐弯的地方,海拔低,如果要往黄河调水就得建造几百万千瓦的泵站。另外,黄河现在每年580亿立方米水,每到汛期还要防洪抢险,如果从雅鲁藏布江调来3000亿方水,对黄河将意味着什么,黄河上现在修的所有工程,包括两岸堤防将全部被冲毁。还有,他们提出把水存放在青海湖里,可青海湖是咸水湖,淡水资源进咸水湖就全部成了废水。经过专家计算,青海湖的盐分需要600年才能淡化完,如果淡化过程中的盐水从黄河里边走,岂不造成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生态大灾难了?这水量和生态影响两大矛盾都没有办法解决,更别谈工程量等具体经济技术问题了。
 
不要“人定胜天”,还是要“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最欣慰的,最遗憾的
 
南方周末:今年年初,很多省份出现了大面积的电荒,原因是什么?
 
汪恕诚:现在所谓的电荒,根本都是假象。实际上是因为火电上网电价不能随煤炭价格上涨而同步调整,使火电全行业亏损,发电企业根本就没有发电的积极性。现在,少说也有5%的火电发电能力放空。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道理简单,煤炭价格进入市场了,电力还在计划经济,国家控制电价,煤炭每年涨价,电力不涨价,自然就亏损了。
 
我也理解发改委的困难,为了抑制通货膨胀,每年都会确定一个通胀率指标,要求电力不能涨价,否则就超过指标了。我们现在用行政手段、宏观调控手段在控制物价的做法是欠妥的。这个问题已经存在十几年了,我当电力部副部长时就有。
 
南方周末:这是不是意味着这个几十年的老问题,今后还是难以解决?
 
汪恕诚:电力改革要求“厂网分开、竞价上网”,现在厂网分开了,但没有竞价上网,计划调度打破了,市场调度没实行。还是要深化改革,要坚定不移地走市场经济的道路。
 
南方周末:最近中南部省份又发生暴雨山洪,很多地区遭受灾害,如何才能彻底走出逢雨必涝、逢洪必灾的循环?
 
汪恕诚:首先要有宏观认识,发生这种自然灾害有其必然性。人和自然要和谐共处。在城市建设时要做好规划,避开危险区。近年发生的几起地质灾害大事故,去现场看就知道什么原因。古代盖房子还请风水先生来看看,可我们好多县城就盖在行洪通道上,这样非出事不可。所以,城市建设和农村建设的选点至关重要,别去侵占河道,别建在地质不稳定的区域。对于已经建好的重点地区,要做好山洪预警系统,及时发现问题,及时采取措施,第一时间带领群众撤离,保证生命安全。
 
从辩证法上说,给洪水以出路,人才有出路。对灾难,该规避的就要规避,别去抗争。以前台风来了,我们共产党员带着老百姓去守海塘,这些年不再这么干了,带着老百姓撤离,即便台风把房子吹倒了,咱们还可以重建。
 
南方周末:你和水电水利打交道一辈子,最欣慰的事情是什么,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
 
汪恕诚:探索从传统水利向现代水利、可持续发展水利转变的治水新思路逐渐被大家所接受,并在实践中取得很好的成效,这是最重要的,也是我最感到欣慰的。但适应这种新思路的新体制的确立却困难重重,水利水电事业任重道远,让年轻人去干吧!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上一页 1 2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基因工具有望揭开海洋微生物之谜 新研究让你“听”到新冠病毒
追踪废水辨识新冠病毒 大豆开花和高产背后的微观世界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