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峰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1-6-3 15:45:51
选择字号:
塑化剂成食品安全事件主角 北京水体已受PAEs严重污染
 
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酯(即塑化剂DEHP),这个拗口的化学名称,成为新的食品安全事件主角。
 
在工业用途上,DEHP是塑化剂最主要的一种,被普遍应用于医用血袋和胶管、驱虫剂、化妆品、香味品、润滑剂、润滑油和去污剂等数百种产品的生产中。
 
而台湾地区的昱伸香料有限公司却将这种塑化剂掺入乳化剂中,作为食品添加剂出售。一家国内食品乳化剂企业技术人员虽然无法向记者说清楚塑化剂和乳化剂之间的区别,但他诘问:“那是加入塑料中的东西,食品中怎么能有呢?”
 
从毒理学上,包括DEHP在内的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简称PAEs)又是环境激素的一种,可能对人体的生殖系统、免疫系统、消化系统带来危害,如损害男性生殖能力,促使女性性早熟,可能造成儿童性别错乱,长期大量摄取还可能会导致肝癌。
 
而研究人员测定发现,PAEs早已渗入北京的地面水体与空气之中,部分水体污染严重。这还仅是北京一市的测量结果。
 
北京水体已受PAEs严重污染
 
6月1日,卫生部将17种PAEs列入可能用于食品的非食用物质“黑名单”。上海天祥质量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机构已接到多家饮料企业自检样品,但送检企业要求将检测的项目集中于7种,而非全部被列入“黑名单”的PAEs物质。
 
上海天祥质量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并不排除有塑料容器中的PAEs渗入水体,但“渗入的PAEs量与故意作为食品添加剂加入的数量应该有很大差值”。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邓瑛介绍,据统计,2007年,PAEs全世界年产量已超过200万吨,其中我国的年产量突破100万吨。
 
有研究人员告诉记者,根据已有数据,自然界中的PAEs在全世界分布大致均衡,并无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巨大差异。
 
2010年6月,北京工业大学环境与能源工程学院钟嶷盛、陈莎等人发表了他们的一篇研究成果,他们采样了北京市11个公园湖水水样,“结果发现PAEs普遍比较高,说明北京公园水体受PAEs的污染比较严重”。
 
他们检测出的主要污染物即为DEHP和邻苯二甲酸二丁酯(简称DBP)。
 
我国《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规定,集中式生活饮用水地表水源中DEHP限值为8μg/L,DBP为3μg/L,地表水遵照此标准执行。
 
钟嶷盛等人的调查结果显示,朝阳公园、玉渊潭公园、莲花池公园、红领巾公园湖水DBP超标2倍,窑洼湖公园和颐和园超标3倍。人定湖和颐和园DEHP超标2倍,窑洼湖公园超标3倍。
 
这一研究成果发表在2010年6月的《中国环境监测》杂志上,对于PAEs超标原因,作者认为,自2004年起,北京市区湖泊补水由密云水库改为官厅水库,而官厅水库此前污染严重,一直达不到饮用水标准,再经过沿途的排污污染,到达市区湖泊的水基本是V类或劣V类水,并且公园普遍一年换水一次,流动性差,加上游人丢弃的食品包装盒、塑料袋、饮料瓶等,造成了北京公园水中PAEs污染严重的现象。
 
根据公开资料,早在1982年,就有学者对北京市大气、一些湖泊和水库进行了PAEs测定,结果显示“北京市的大气和水均已受到PAEs的污染。北京市地面水中APEs浓度比其它国家地面水中PAEs的浓度高10倍”。
 
根据公开文献,这次调查只是笼统介绍了水样采集自北京市区和郊区公园水、饮用水、水库水、增塑剂生产厂污水等18个地点。
 
陕西省环境监测中心站分析测试中心助理工程师马文鹏介绍,大多数的PAEs在水环境中都相对稳定,其降解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DBP的半水解期超过了20年,而DEHP则超过2000年。
 
这也就造成钟嶷盛等人的调查发现,北京公园湖泊底泥中的PAEs含量要远远大于水体中的含量。
 
而受到污染的水体远不止相对静止的公园湖水。已有研究成果显示,三峡库区DEHP最高浓度已达到5.421μg/L。而黄河部分河段中DEHP浓度高达109.93μg/L,超出我国《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的13倍。

1 2 下一页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