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哲 李惠普 来源:南方周末 发布时间:2011-6-3 13:13:03
选择字号: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谈与中国的抗艾合作


  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数据显示,截止到2010年8月,中国累计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总数为361599人,包括艾滋病病人127203例和死亡报告65104例。不过,UNAIDS估算,有20万-56万艾滋病毒携带者还未能进入官方统计。

  中国艾滋病传播途径和发达国家不同。在中国,异性传播占据艾滋病毒感染首位,占44.3%,其次是吸毒占32.2%,同性传播占14.7%,通过商业捐献和输入受到感染的血液和血制品的占7.08%。异性传播与血液感染这两个指标表明,中国在应对艾滋病方面仍然任重道远。而依据UNAIDS与中国政府联合作出的评估,中国在艾滋病的歧视、艾滋病患者及病毒携带者个人隐私的保护方面,也仍有很多工作要做。但遗憾的是,UNAIDS与中国也并不总是步调一致,比如“全球防治艾滋、结核病和疟疾基金”(The Global Fund to Fight AIDS,Tuberculosis and Malaria)近日就冻结了一笔原准备提供给中国的上亿美元的援助金,并指责中国政府在资金使用中存在管理不当、不透明。

  联合国大会艾滋病问题高级别会议将于2011年6月8日至10日在纽约召开。届时,各国代表将共同审核全球艾滋病应对的进度,并对其未来进程作出规划。会议召开前夕,南方周末就中国防艾现状、UNAIDS与中国合作等问题专访了联合国副秘书长、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米歇尔·西迪贝(Michel Sidibé)。

  南方周末:你如何看待,“全球基金”冻结了给予中国上亿美元用于艾滋病防治的援助资金一事?

  米歇尔·西迪贝(以下称“西迪贝”):我觉得这只是一个技术操作上的问题,很快就可以得到解决。我对中国政府这十年来为艾滋病所作出的努力深信不疑。中国政府在这十年间建立了亚洲发展最快、受众最多的艾滋病防范治疗体系,艾滋病死亡率也极大地降低——实际上是降低了64%。当然,吸毒者、男同性恋是高危人群。中国政府与民间组织在此问题上的交流也显著增多。

  南方周末:所以你对中国和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合作是满意的?

  西迪贝:当然满意。我看到中国的工作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效。当我们刚开始和中国政府合作时,中国还没有出台“四免一补”政策。这一政策的出台推动了艾滋防范工作的整体进程。中国人民从中受益很多。什么事都不是一天之内就能改变的,中国的艾滋病防范工作也需要时间。

  南方周末:那么艾滋病规划署和中国政府的合作中还出现过其他的问题或麻烦吗?

  西迪贝:你在任何工作中都会遇到困难。比如,为了推动了美国政府完善艾滋病毒感染者的相关法律,我们花了整整20年时间。和中国政府的协商也遇到了困难,但相比其他许多国家,和中国的合作还是令人满意的。即使有困难,包括在一些重要意见上有分歧,但重要的是,我们一直是在取得进展。我认为在政策推动方面,中国效率比美国还高。我们和中国合作,并非局限于中国、眼下,而是全球防艾的未来。

  南方周末:国际上有人指责中国的政府缺乏实际的基层工作。你怎么看?

  西迪贝:工作要一步一步地做。不过我们也在思考如何更好地发挥民间组织在提供具体服务方面的作用。中国接受治疗的人数这几年增长非常迅速,2002年的时候还是零,现在则超过8.6万人。更好地支持和推进民间组织的工作,这正是我们和中国政府在努力的方向。我们负责与中国磋商保证其向着积极的方向前进,而中国自己掌握具体实施的速度。

  南方周末:你希望中国在国际抗艾工作中发挥哪些作用?

  西迪贝:首先,我觉得中国应该充分利用和非洲的友好关系。有很多中国人在非洲工作,而非洲是艾滋病的“重灾区”:230万感染者,有上百万的人无法接受任何治疗,每年依然有不少新生儿携带艾滋病毒出生。所以我认为中国应该强化南南合作,在对非投资中将艾滋防范工作纳入考虑范围,因为艾滋病问题是该地区的首要问题。另外中国也能够为非洲提供新的技术方面的支持。

  南方周末:对于UNAIDS来说,中国面临艾滋防治的困难和挑战是什么?数据表明中国以及其他亚洲国家这几年艾滋病的情况都比较严峻。

  西迪贝:这是个很好的问题。首先,中国是一个非常大的国家。在艾滋工作服务提供环节,国家层面的决策需要在地方得到更好的落实。中国还需要更注意性工作者、吸毒者、男同性恋等高危人群的防范工作。去年32%的艾滋新感染病人是男同性恋者。

  南方周末:马上就要召开2011年联合国大会艾滋病问题高级别会议,主要想解决哪些问题?

  西迪贝:在过去的三十年里,3000万人被艾滋病杀死,现在全世界范围内HIV携带者还有3300万人。过去十年中,超过60个国家新感染艾滋病的患者人数下降——此前这样的艾滋病防范的“样板国家”只有乌干达、塞内加尔和泰国,而现在我们有了六十多个在减少艾滋病新感染人数的国家。我们期待艾滋病防治工作从危机管理过渡到“变革管理”,即从应对艾滋病为人类带来的危机,转向更加适应世界变化的管理方式。我们期望在2015年能实现没有任何一个儿童携带HIV病毒诞生,希望会议能有力地推动着我们向这个目标迈进。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想这次会议向人们传达以下信息:我们呼唤科技创新,因为科技的发展能提高人类治愈艾滋的机会并让更多有需要的人接受治疗。全球仍有1000万人在等待治疗,而最近新的研究发现,HIV感染者在感染初期接受一种治疗,可以将病毒传播风险降低96%,这是一个新的机会。(原题为:我们和中国合作,着眼于全球防艾的未来——访联合国副秘书长、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米歇尔·西迪贝)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气候变化下的植树造林方案
中科院电工所研制世界最高磁场超导磁体 科学家完成太阳风迄今最佳研究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