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宗和 贺涛 来源:《科学新闻》 发布时间:2010-9-27 16:03:53
选择字号:
《科学新闻》封面报道:“打假”生态学

在北京警方9月21日宣布破获科普作家方舟子和《财经》杂志编辑方玄昌被打案之前,《科学新闻》已经决定要做一组探讨科学界“打假”和依托于科学界对一些社会公众领域的不端行为打假的报道。
 
当时,让我们操作这组选题的动机,并非是谁打了方舟子,甚至也不是“科学打假”这件事本身,而是要剖析“打假”在中国科学界发挥的作用,科学界人士对“打假”的态度,以及更加重要的一点,方舟子和新语丝这种民间“打假”行为,为何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
 
毫无疑问,科学界这种民间“打假”有很多问题,也不乏“误伤”,但是它之所以能在10年时间中长期存在并广受关注,其背后一定有着更为广泛的体制和社会性因素。在我们的采访中,很多专家指出,有关部门的不作为——或者对造假的指控不进行调查,或者对证实造假者惩罚甚轻——是让民间“打假”大行其道的主要原因。
 
以这次警方查实幕后指使歹徒袭击方舟子和方玄昌的华中科技大学教授肖传国而言,不论其“肖氏反射弧”疗法是否在科学上成立,对于如此广泛的争议,不论是华中科技大学校方,还是卫生行政管理部门,还是掌管科研基金的部门,都没有对此进行调查。在这种情况下,矛盾激化最终无法避免。
 
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各方对此能有一个更加公允和更加理性的态度。不能因为方舟子被打和查出了幕后黑手而将民间“打假”行为戴上一个光环。我们期望,这起最终演变成流血和警方抓人的事件,能让有关部门真正行动起来,避免悲剧的再次发生。
 
“二方”遇袭案背后
 
在由学术层面的打假引发的两起袭击中,身为学术圈一分子的肖传国开了一个先河:用暴力、用犯罪方式解决学术上的纠葛
 
宗和
 
9月21日,科普作家方舟子(实名方是民)和《财经》杂志环境科技版主管编辑方玄昌被袭案的主要嫌疑人,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泌尿外科主任肖传国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被北京警方抓获。此前,其他三名同案犯已经被警方控制。
 
“假如案子能破,此案将被看成是中国学术界一个标志性事件。”这是方玄昌在方舟子遇袭后作出的预后判断。在由学术层面的打假引发的两起袭击中,身为学术圈一分子的肖传国开了一个先河:用暴力、犯罪方式解决学术上的纠葛。
 
两起袭击案
 
6月24日晚22时50分许,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的方玄昌从位于朝阳门附近的泛利大厦《财经》办公楼下班,走到北京市海淀区增光路住所附近时,突然感到后背遭到攻击,他转过身去发现两个矮壮男子手挥钢筋向他猛击。
 
方玄昌边躲闪边喝问,而两名男子则一声不吭,无视当时街上近百名围观者,不断地用钢筋砸他。习武多年的方玄昌只得徒手反击,无奈两名袭击者灵活地保持着与他的距离。直到他最后跌跌撞撞地上了一辆出租车,两个打手才离开现场,此时他的衣服已被鲜血浸透,遇袭地点附近鲜血也流了一地。
 
随后在北京海军总医院,医生缝合了方玄昌头上长达五厘米深及颅骨的裂口。方玄昌坚定地认为:“他们的目的很清楚,当场打死我,或者让我无法及时赶到医院流血而死。”尽管一些朋友认为这次袭击不排除打错人的可能,方玄昌则坚称这是一起有预谋的袭击。“在当天我离开《财经》大楼时,一个神情慌张的人从外面赶过来,问我这是否是《财经》,这明显是确定我离开并给同伴通风报信!”
 
两个多月后的8月29日下午5点多,方舟子在接受完某电视台采访,刚离开采访地点时,两名男子分别从前后向他发动进攻,前面的人一手拿辣椒水喷剂,一手拿锤子,先用喷剂朝方舟子喷了一下,方舟子说他当时整个人有些发软,好在当前面人喷第二下的时候,他已经躲开跑掉了,结果喷在了手持钢管从方舟子身后赶来的男子脸上,把此男子喷蒙了。前面男子拿着锤子追方舟子,后面男子反应过来后亦跟着追,两人都追不上身材高挑的方舟子,持锤男子将锤子扔出,砸到方的腰部。
 
“整个事件发生得相当快,几乎来不及反应,还好我跑得快。”方舟子说。
 
据北京市公安局发布的信息称,8月29日,该市公安机关接到方是民报警,称其在石景山区鲁谷南路住所附近被人殴打。经专案组深入现场勘查、侦查实验及上千群众走访,最终锁定嫌疑人,并将方玄昌被打一案并案侦查。
 
肖方宿怨
 
经警方初步审查,该案系因肖传国认为方是民、方玄昌通过媒体、网络对其学术“打假”,从而导致其未能入选中国科学院院士,为报复二人,遂出资10万元给其远房亲戚戴建湘,由戴建湘组织龙光兴、许立春等人实施违法犯罪行为。
 
2005年9月14日,搜狐公司和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邀请方舟子在搜狐健康频道在线谈《生物医学的规范》,对于以肖传国命名的“肖氏反射弧”的学术地位提出质疑;9月21日,方舟子在搜狐新闻频道发表文章《脚踏两只船,中国院士越选越滥》中,指出肖传国不符合参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必须在中国全职工作的基本要求。并进一步指出肖传国在国际上毫无影响,而“肖氏反射弧”在国内医学界也没有得到认可。
 
肖传国认为,这些不符合实际情况的报道和污蔑,特别是对他的学术工作和所获国际认可的各项指控均完全背离事实,严重损害了他的名誉权。由此,肖传国向法院提起诉讼。
 
从2005年10月8日,肖传国向武汉江汉区法院正式递交诉状算起,直到2007年11月3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为止,基于大致相同的诉求,肖传国先后在武汉、美国、北京提起诉讼,状告方舟子侵权。
 
2005年12月,该年度增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名单公布,肖传国落选。
 
2006年7月25日,武汉江汉区法院一审宣判,方舟子败诉。不久,先后有600多人在《海内外知识分子关于肖传国诉方舟子案的公开信》上签名,抗议法院判决不公。信中称,方舟子撰写评论文章对院士候选人肖传国进行质疑,是正当的学术批评与舆论监督,完全符合中国科学院公布院士候选人名单以加强社会各界对院士增选工作的监督的目的,同时也是作为公民的正当权利。
 
2007年11月3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肖传国诉方舟子侵权的案子进行了终审判决。判决书从法律的角度说明了双方在肖传国本人的学术水平以及“肖氏反射弧”的国际影响方面存在较大争议。法院认为:“上述争议均属学术领域范围内的争议,应局限于学术领域依靠学术自治妥善解决,法院不应更没有能力对此做出法律评判。”
 
尽管这一连串的官司足以让肖传国和方舟子积怨颇深,但是,在方舟子看来,肖传国不是因为落选院士才实施报复。因为“我对其学术‘打假’导致他当不上中国科学院院士,发生于2005年,而方玄昌是在2009年才开始参与对其“肖氏反射弧”治疗情况的调查,当时的调查走访了‘肖氏手术’的受害者,发现该手术不仅无效,还有可能致残。部分受害者正在起诉实施‘肖氏手术’的医院,这才是肖氏疯狂报复的近因。”
 
方玄昌曾在本刊任执行总编辑,在他的主持下,《科学新闻》在2009年底至2010年初先后分5期刊登了8篇对肖传国行医及所谓“肖氏反射弧”的调查和评论报道。此后,《中国新闻周刊》和《南方周末》等媒体也跟进报道。
 
而肖传国开始实施雇凶报复计划始于今年年初,正是在方玄昌策划和主持的调查“肖氏手术”导致儿童致残的报道发表之后不久。
 

 
夺命还是教训?
 
根据警方初步审查结果,肖传国的雇凶动机是想教训一下方舟子和方玄昌。
 
而方舟子则向《科学新闻》表示,“应该是故意杀人未遂。”他说,“肖传国说只是想找人‘教训教训’我和方玄昌,那样的话几千元就够了,用不了10万元吧?10万元应该是买凶杀人的价钱吧。”
 
此外,由于双方多年的积怨,肖传国一直在网上扬言“不惜用最歹毒的方式报仇”。“最歹毒的方式就是把人灭掉。此外,肖传国应该了解,如果只是教训的话,起不到作用,只会让我更去打他的假。”方舟子说。
 
更重要的是,方舟子和他的律师彭剑正在帮助“肖氏手术”的受害者状告肖传国所在的医院。
 
“肖氏手术”源于肖传国最早提出的“肖氏反射弧”,其专业定义是:利用截瘫平面下的神经,手术建立体神经-内脏神经反射弧,从而形成一种新的经皮肤刺激诱发的排尿反射的设想。在过去的几年中,这一设想已经在多所医院成为一种临床收费手术,用以解决特殊病人的排尿问题。
 
在质疑者眼中,“肖氏反射弧”是从美国的动物试验直接到中国的临床试验,被解读为“从美国猫的身上直接搬到中国人的身上”。而肖传国则声称这是“有望获得诺贝尔奖”的手术。
 
《科学新闻》在其调查报道中,采访了大量患者和泌尿科及神经科的科研人员和医生。大部分被采访对象表示,“肖氏手术”及其所依赖的“肖氏反射弧”理论,在学理上有待推敲,而其治疗结果则有待从泌尿动力学等多方面进行进一步的检验。
 
彭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他代理了多位手术受害者对肖传国的起诉,原定于今年9月中旬进行的证据交换开庭推迟到10月12日。“到时真相就会大白于天下,肖传国就是怕骗局被揭穿,才想雇人置方舟子于死地。”
 
“这样就断了肖传国的财路了,你断我财路,我断你生路。”方舟子说。
 
9月22日,彭剑在其新浪微博中写道,“肖传国雇来的凶徒是向被害人的头部袭击;凶手欲以铁锤和钢管袭击方舟子;尤其是方玄昌被袭情节,即方玄昌头部动脉被打破的情况,明显说明行凶的目的是取人性命,而不是故意伤害。司法机关应当以‘故意杀人’的罪名立案,而不能听信在押犯罪嫌疑人为减轻自己的罪责而承认的‘故意伤害’的辩解。”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此前,有媒体报道,预计肖传国被给予的法律处罚不会高于三年。正是依据这一条款。
 
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由于犯罪嫌疑人的主观动机不同,即使造成的后果是一样的,但最终的判决会有很大差别。
 
在袭击中受伤较重的方玄昌认为,“肖传国不是简单的报复打人,而是要置我们于死地,至少是让我们失去行为能力,期望我和方舟子不能再开口,以影响他接下来面对的官司(患儿家属起诉)。”
 
方玄昌说他肯定要申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但“现在没有预期赔偿金额,我得请教律师”。
 
不过,现在更让方玄昌关心的是:“在刑事优先于民事判决之下,那些正在起诉肖传国的患儿家属,是否还能正常、或者更快地讨回公道、获得赔偿。”

1 2 下一页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地膜覆盖增产多少?最新数据出炉 新细胞黏附分析技术可同时监测多种细胞
“大卫星群”可能是天文观测“杀手” 科学家发现两颗超级地球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