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黄丽娜 来源:羊城晚报 发布时间:2010-9-19 15:41:30
选择字号:
方舟子:停止打假?我没有时间表
交往者公认我的为人很随和
 
就8月29日方舟子因打假在北京遇袭一事,9月12日羊城晚报发表鄢烈山专访《鄢烈山:方舟子应避免红卫兵式“语言暴力”》。因此,方舟子接受羊城晚报专访,作出回应——
 
鄢烈山避重就轻误导读者
 
羊城晚报:9月12日,《羊城晚报》人文周刊广角版发表了鄢烈山访谈文章,您看后在微博里发了这样一段话:“鄢烈山《关于方舟子答羊城晚报记者问》貌似温文尔雅、通情达理,不过,他怎么不说说当年他是如何骂我是‘自我感觉太好的妄人’、‘唯我独革的红卫兵’、‘自以为正义而逮住小偷就往死里打的暴民’、‘美国的面包改不了骨子里的暴戾’。”
 
方舟子:鄢烈山除了发表过相对温和的《警惕方舟子,理解方舟子》,还发表过言词激烈得多的《对方舟子回应的几句说明》,上引那些骂我的话都是出自该文。鄢烈山对此隐瞒不提,避重就轻,误导读者以为我仅仅是因为《警惕方舟子,理解方舟子》一文就对他如何如何,非常虚伪和险恶。
 
羊城晚报:对于鄢烈山在访谈中提出的“观念层面,可以信口开河‘放炮’,而针对具体的人和事则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提法,您是怎么看的?
 
方舟子:在观念层面上也不可以信口开河随便放炮。我看不惯鄢烈山等“时评家”,就在于他们经常信口开河。
 
羊城晚报:鄢烈山认为,您“在中国的贡献是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您自己是怎么看待这个评价的?
 
方舟子:没有哪个人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
 
羊城晚报:您是否认为在表述一些观点时,语言会过于犀利,存在“文学青年的笔法特别是文化恋母情结和重拍经典的危险鲁迅笔法”或是“红卫兵式的‘语言暴力’”?
 
方舟子:犀利只是文章风格,有人喜欢有人讨厌,都很正常,为何非要强求别人都像他一样写文章?只要说的是有根有据、恰如其分的,再犀利也没有问题。说我是“鲁迅笔法”那是对我的过分褒奖。说我是“红卫兵式的语言暴力”则是对我的污蔑。像鄢烈山那样对我乱骂,给我扣上“妄人”、“红卫兵”、“暴民”等等帽子,才是“红卫兵式的语言暴力”。鄢烈山显然不习惯给自己照照镜子。
 
交往者公认我的为人很随和
 
羊城晚报:王国华认为您“不讲情面,四面树敌,八面威风。管你什么合作者还是多大的腕儿,只要在语言或者行为上稍微触犯了我,立刻翻脸”;鄢烈山认为您“很要强但有时过于自负”。您怎么评价您的性格特点?是特别容易“一点就炸”吗?
 
方舟子:王国华我从不认识,我只知道此人为了维护“全息生物学”这个在生物学界公认的伪科学而不停地朝我泼污水,算是有公仇。鄢烈山我只是在多人聚会上有两面之缘。他们从没有与我有任何日常交往,根本就对我的为人一无所知,怎么都摆出一副对我的性格了如指掌的样子?这不正说明“过于自负”的恰恰是他们吗?如果说我是“一点就炸”,王国华、鄢烈山却是无缘无故对我乱喷,没点就炸,这又是什么性格特点?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与这种人交朋友,他们那么关心我的性格干什么?我有什么样的性格关他们什么事?想自作多情当我的心理医生?有些时评家奇怪得很,对造假者非常宽容,从未见他们批过造假,甚至在为造假者辩护,却对打假者百般挑剔。他们这是为了维护造假,还是为了显得自己比打假者高明?
 
羊城晚报:您在打假时特别执著,以至有人说您“偏执”,您私下的为人和您在打假或形诸文字时,有没有不同?
 
方舟子:只要与我有所交往的人,都公认我的为人很随和。但是在学术问题和科学问题上,却不应该随和,而应该较真,这就让有些人看不惯了,要说我“偏执”。其实是这些人没有受过很好的学术训练,不懂得如何做研究。

1 2 下一页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地膜覆盖增产多少?最新数据出炉 新细胞黏附分析技术可同时监测多种细胞
“大卫星群”可能是天文观测“杀手” 科学家发现两颗超级地球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