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雷宇 王渊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0-7-13 10:07:03
选择字号:
部分高校名师由青年教师代课 “重科研轻教学”痼疾待破
 
课表上标明的教授为啥上课总是不露面
 
对于年初跨校选修双学位的选择,华中科技大学学生周志兵而今多少有些失落。
 
学日语的周志兵对新闻学一直颇有兴趣,当地另一所高校这一专业声名赫赫,他毅然选择了跨校攻读双学位,每个周末辛辛苦苦在路上挤公交花的时间几乎跟上课时间差不多。
 
课表上,这门课的讲授者是一位在该学院排名前三的老教授,主持过教育部“十五”社科规划课题,著作等身,周志兵因此对这门课充满期待。
 
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位老教授第一次上课就声明,这门课主要由自己一位“非常优秀”的博士生代。果然,老教授只上了绪论和前三章,剩下13章就由年轻人照本宣科了。
 
有着和周志兵类似遭遇的不在少数。
 
近年来,不少重点高校纷纷提出“提高高等教育质量,打造中国最好的本科教育”,院士教授给本科生上课不断出现在各大院校的教学计划中。然而当一些学生冲着课表上排出的那些知名教授兴冲冲走进教室时,却发现课堂上频频出现的却是青年教师的身影。
 
中部地区某高校大三学生赵雪至今记得2009年暑假时,看到下学期课程表时的兴奋——这门《机械工程》由学院院长亲自授课,该学者在业内一直享有盛誉,可惜进校两年都无缘一见。假期里她把书还好好翻了一遍,第一次上课时,心里很是期待和想像:“他上课是怎么样的呢?”没想到走进来的却是大一就上过课的一位年轻女老师。
 
“谁来上,是一所高校教学质量的保证,打着牌子又不讲课,就别在课表上写自己的名字呀,这不是‘挂羊头卖狗肉’吗?”赵雪觉得有种受欺骗的感觉,“当时心情一下跌到了冰窖里”,直后悔选了这门课。
 
学生选择用脚投票
 
武汉一高校大三学生张华强对于一个月前的一次课堂情景记忆犹新。
 
学校请来一位退休的老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给本科生上专业基础课,可容纳300人的教室座无虚席,甚至连过道都坐满了学生,“课间休息,上前提问的学生把老先生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同样在当天,另外一门课上,70多人的课堂,稀稀落落坐着20多人,年轻的老师一看急了,声称要点名,才又有部分同学夹着考研书或者英语四六级习题赶回课堂。
 
“同样一门课,差别太大了。”张华强说,这个年轻老师上课时,往往很死板地照着书念,“课件也是网上下载的”,因此去了的人基本上都低头看自己的书,往往老师提问时,教室里一片沉默,彼此尴尬不已。
 
张华强说,老师上课怎么样,学生心里最有数,一些代课老师要么是博士生没教学经验,要么是自身任务也很重的年轻教师,给人代课心不在焉,甚至根本不备课。
 
3年下来,张华强和他的同学也都学乖了,走向教室还是自习室往往选择用脚来投票,“只要听说是代课的,很多同学在课间休息时就陆续离开了。”
 
然而,说起当前社会上对大学生能力不断下降的质疑,他有些愤愤不平,发出一连串疑问,“在学校里老师总说我们经常翘课,可是课堂一点不精彩,大师们都不来,怎么吸引人呢?走上社会总说我们大学生能力差,又有谁想过我们在大学从老师那里学到了什么呢?!”
 
用脚投票也是一种无奈。
 
张华强说,当初不是没想过向学校反映,但寝室里大家一合计,发现“冲动是魔鬼”的确是至理名言,因为能够让博士生或者年轻老师代课的都是学院大牌教授,根本得罪不起——自己如果成绩不错,考研往往会拜在其门下;如果想出国也少不了请他们写推荐信,最现实的是眼前的课程成绩,也全掌握在教授们手里,“不是没听说过穿小鞋的故事”。
 
“重科研轻教学”痼疾待破 顶替上课应属教学事故
 
“他们上课都不用讲义,讲课的内容也很吸引人。最绝的是,他们讲完最后一句话,下课铃声就响了。”中国科技大学前校长朱清时院士曾经这样描述自己大学时代老教授们上课的情景。
 
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李培根院士则回忆,自己在国外念书时,“教授上课是上课的时间,另外还有一个专门接待学生的时间,你可以去办公室跟他讨论。”
 
这样的情景是否只是一种追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介绍,几年前教育部专门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高等学校本科教学工作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高等学校要把教授、副教授为本科学生上课作为一项基本制度,教授、副教授每学年至少要为本科学生讲授一门课程,连续两年不讲授本科课程的,不再聘任其担任教授、副教授职务。
 
但不少研究型大学中依然存在一个共性问题——教师们重科研轻教学,不少教授和副教授长期不上本科生课堂。
 
一个重要的背景是,当前衡量教师水平的指标是看科研能力、承担的课题、发表论文的级别,争取到多少科研经费,在SCI上发表多少篇论文,而不是看上课、教学水平如何。名师需要到处跑项目,开评审会,上课的任务自然落在了年轻教师和博士生身上。
 
“这无疑是一个缺憾”,因为即便讲同样的基础性课程,一些青年教师可能只能干巴巴地念讲义,而资深教授则可以深入浅出地“讲故事”,让学生最快地融会贯通。
 
北方工业大学文学与传媒艺术研究中心主任谭旭东教授通过多年观察发现,“挂羊头卖狗肉”现象越是名牌大学越普遍,因为名师、教授可以利用名牌大学的资源,去出名,去挣钱。而把教学的工作放在第二位。非名牌大学的老师可能受外界诱惑少一些,教学更踏实。
 
在谭旭东教授看来,学生奔着名师去上课,“挂羊头卖狗肉”无疑欺骗了学生,影响了本科教学质量,更是自毁形象;“每个老师都有一本教学任务书,从教学管理角度,顶替上课应属‘教学事故’”。
 
华中科技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别敦荣教授对这一观点表示认同。
 
在他看来,教授因为研究工作、学术活动而图省事,找人顶替上课,这种行为并不可取。本科生思维更活跃,条条框框更少,教授在课堂上给他们讲新的研究成果、学术成果,本科生可以提出独到见解,会给教授的研究带来启发,教学相长,学问才富有创造性,“最关键的是制度约束细节化,明确教授指导教学和直接讲授的范围和数量。” (为保护当事人,文中学生均为化名)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欧太空望远镜开启系外行星研究新时代 儿童肾癌始于胚胎时期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