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郭英剑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0-5-25 13:23:36
选择字号:
美大学生考试不合格教授受处分引发广泛争议

 
2010年3月,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教授宏柏戈因为要求严格,在学期的一次考试中,给了大部分学生不及格,遭到校方的停课处分。此事在美国教育界引起不小反响,引发了持续关注和热烈讨论。
 
事件回放
 
其实,事情的经过很简单。
 
2010年3月25日,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以下简称LSU)的生物学教授宏柏戈对她所教的“生物学入门”课程进行了本学期的第二次考试。而在这次考试结束不久,她就接到了停止她再上这门课的通知。
 
宏柏戈受到停课处分的原因在于,2月下旬,她对所教的非科学专业的学生进行了第一次考试。而在这次考试中,超过60%的学生不及格,而且没有一个学生得到A。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学生大面积不及格的情况呢?
 
宏柏戈教授在新学期开始的时候,几乎每堂课都有随堂考试,其目的有两个:第一,考察学生上课率;第二,考察学生是否阅读了相关文献。我们都知道,类似的随堂考试,更多的是一些填空题或是多项选择,而多项选择,一般的老师会给出4个答案,而宏柏戈教授则给出了10个答案让学生选择。这无疑增加了考试的难度。
 
针对学生大面积不及格的现象,LSU校方很快作出了反应:首先,宏柏戈教授停课;其次,给学生提高分数。我们知道,4月一般是美国很多大学春季学期的期中时间,而在一个学期的期中让一位教授停课,这对教授来说是非常严重的处分,也是美国大学不太常见的举措。
 
因此,此事在美国高校内外立刻引起广泛的关注和争议也在情理之中。争论不仅涉及到高校能否如此作为以及教授——特别是具有终身教职的教授的权益问题,也涉及到如何看待和对待当下学生分数膨胀的问题,还涉及到教师有无权力在自己的课堂上为学生设置标准的问题。
 
双方各执一词
 
4月14日, LSU基础科学学院的院长卡门对《高教内视》记者的电话采访没有回应,但他通过学校公共关系办公室发布了一则声明。声明说:“LSU非常严肃地对待学术自由,但与此同时,也非常严肃地对待学生的需求。”
 
声明还说:“受到质疑的是针对非科学专业学生所开设的一门初级生物学课程。在期中考试中,在宏柏戈博士的课上,有超过90%的学生不是不及格就是退选。此种极端的评分标准引发的是一种忧虑,而我们感到有必要采取某些措施,保障我们的学生接受的是严格的但也是公平的教育。宏柏戈教授并未因此受到任何惩罚;她的薪水未降,与她所签订的工作合同也未有任何的更改。”
 
然而,在宏柏戈及其支持者看来,LSU的做法完全违反了学术自由的原则,还打压了教师。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宏柏戈指出,卡门院长的声明有诸多的漏洞。
 
第一,她承认自己在本学期总共四次考试的第一次考试中,大部分学生都不及格,但她说,自己也提前告知了学生:尽管她评分标准很严,但对于那些在学期里面有进步的学生,她也会给出合理的分数。
 
第二,虽然选她课的有些学生可能到最终连D也拿不到,但期末时每个学生都会有一个及格的分数。她特别指出,她严格的评分标准已经在学生中产生了影响,学生的第二次成绩普遍比第一次高了许多,而且,在平时的随堂考试中,学生的成绩也有大幅度的提高。她说:学生从第一次考试中获得了有关信息,因此学习更加努力了。
 
第三,她说,既然LSU号称路易斯安那州的旗舰大学,那么,她就应该让学生坚持那些很高的标准才行。学生还是大一的新生,所上的课程也不过是大一水平的科学课程,他们总要有一个适应期。但这并不意味着教授应该降低自己的标准。
 
第四,她也了解到,有些学生在对她第一次给出分数后对她进行了投诉,但她认为:“如果我们只听任那些为自己找借口的学生,这对其他学生来说就不公平了”。
 
最后,她说,自己教这门基础课已经有15年之久了,以前也没有出现过任何的争执。而在此事件的前后,无人质疑过她所出题目是否不公,也没有人质疑过她是否给分不公。
 
来自学术界的声音
 
美国大学教授协会会长奈尔森说,他们的组织一直都坚信“教师有责任确定分数”,而LSU的案例“在几个方面都引发了人们的困惑”。首先,使用严格的评分制度,从而尽早给学生发出警示,这非常常见;而且,教师也向学生声明了,到学生最终拿成绩的时候,她并不会让很多学生不通过的。其次,如果管理者真是对此表示关注,那就应该在采取行动之前与教师进行全面的交流。再次,奈尔森指出,在期中的时候让一位教授停课,“这是一种非常严重的制裁,这就要求保护教师的所有权益”。他还说,该事件提出了一系列的问题,特别是违背教学自由的相关问题,需要学术界加以严肃对待。
 
美国大学教授协会LSU分会会长埃尔伍德直接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情绪。他说:“这种做法太危险了。”LSU杰出教授、地质学专家克拉克说:“你若还没有在这所大学获得终身教职,那么,你就得严肃地去考虑一个问题:学校的管理者能否容忍你给太多学生不及格。”
 
即便是像宏柏戈这样已经获得了终身教职的教授,同样也要冒着再也不能坚持自身标准的风险。克拉克说,他在讲授地质学的时候发现,有学生对他所讲的内容不感兴趣。而问题在于,“现在的学生可以随时向院长去投诉”教授,并要求撤换他们。
 
埃尔伍德代表他所在的组织证实说,在宏柏戈被停课之前,既没有人对她的评分标准表示过忧虑,也没有人质疑过她考试的诚信问题。而且他也说,宏柏戈教授的学生的第二次考试成绩的确比第一次要好得多。这就说明学生对教师要求他们多做功课的要求作出了回应。
 
分数膨胀已成高校痼疾?
 
《高教内视》在2010年3月5日就发表了《分数上扬》的文章。文章说,有研究数据表明,在最近的几十年内,美国本科生的分数已经呈现出明显上扬的趋势,而分数膨胀的现象,也已经被很多竞争力强的名校和私立名校多次提及过。
 
杜克大学前教授、“分数膨胀”网站的创办人罗斯塔泽一直都在对评分进行研究,其网站也发布该领域的研究成果。他们的研究指出,在近半个世纪中,全美学生的GPA都有所上扬,而任何一所学生平均的GPA,都与学生的素质和水平的高低密切相关,这一点,无论是在公立高校还是在私立高校都是如此。
 
研究表明,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每10年,全国高校学生的平均GPA上升0.1个百分点,其间,只有20世纪70年代持平或略有下降。20世纪50年代,美国高校学生的平均GPA为2.52,到了2006~2007学年,已经是3.11了。
 
尽管罗斯塔泽说,“要找出我们之所以如此打分的原因并不容易”,但他还是给出了分数上扬的几个缘由。第一,教师和管理者都想让别人在学生毕业的时候知道,自己的学生学习很出色,能够进入好的研究生院,或者找到称心的工作。第二,“教师评价体系”的推广,也是学生分数上扬的原因。罗斯塔泽说,尽管人们对教授们说:“您对学生的评分并不影响对您的评价。”但事实上,确实有影响,于是教师们各行其是。第三,学生的期望值对教师评分有影响。一般来说,越是竞争力强的高校,学生在高中的GPA就越高。特别是在私立高校,学生们都期待自己拿到的证书和成绩单都物有所值。
 
当然,也有人对罗斯塔泽的研究提出异议,但无可否认的是,现在大学生的分数上扬乃至膨胀,可能是高校教师都感同身受的。宏柏戈事件所涉及到的问题,确有其深刻的原因,并有其现实意义。
 
在经过调查之后,美国大学教授协会LSU分会向校方发了公函,提出他们的所作所为侵犯了宏柏戈教授的学术自由权力、正当的权益,要求他们对此作出正式的道歉。截至目前,校方并没有公开道歉。
 
对于事态的发展,我们还是拭目以待。
 
《科学时报》 (2010-5-25 B3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高质量数据集支撑青藏高原天气气候预测 57岁的全球第二大射电望远镜倒塌
太空爪上天 清道夫要来了 植物化学记忆影响后代存活机会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