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10-3-18 16:42:19
选择字号:
遏制学术不端,靠法律“亮剑”?

 
今年两会,学术腐败再次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的焦点。学术腐败为何屡禁不止?怎样的猛药才能攻克这一顽疾?针对当前学术剽窃、造假等各种学术不端行为蔓延之势,学术界在呼吁研究人员加强道德自律之时,也期待从制度、法律层面上从严惩治,净化学术环境。
 
——现象——
 
学术造假事件不绝于耳
 
过去几年里,进入中国科学院院士、南开大学教授张伟平委员视野的学术腐败还真不少:上海交大“汉芯事件”,浙江大学李连达院士抄袭风波,武汉理工大学校长被指论文抄袭……
 
张伟平院士认为,这种潜移默化的风气,比癌症更可怕。他举例说,前不久,浙江杭州有人花了笔钱,得了“国际最高奖项”,传为笑谈。花钱买个小荣誉,有的人不会意识到这是违规。但这种事情做多了,就容易上升为学术不端。
 
两会上,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科学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高抒教授发出警告:随着经费的急剧增长,科研领域的欺诈现象也愈演愈烈,如果不能及时遏制,腐蚀的将是整个学术界。
 
高抒注意到,一些人用质量低劣的、甚至是伪造的数据,炮制假冒伪劣的文章,骗取学术声誉,进而骗取经费。让高抒痛心的是,“一些欺诈者最初都是正派的科技工作者,在监督系统近乎失效的状态下开始逐步蜕变。”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与会委员也表示,就在自己身边,经常有年轻的同事交心谈心:在实验室、在野外艰苦工作,所得的成果虽然是干货,但是与造假欺诈的“成果”相比,在数量上难以匹敌,别人随手一改的成果,可以拿去发SCI论文,评教授、博导,年年拿上百万元、上千万元的课题,“造假欺诈的诱惑太大了,都不知道哪天会失去定力”。
 
人情项目不论水平
 
听起来有些难以置信,一名科学家如果想申请“攻关”某项国家级课题,首先要做的很可能是拎着礼物,踏上进京的道路,先去“公关”。
 
过去,人们常将地方官员到中央部委争取项目和资金称为“跑部钱进”。如今,这个办法同样适用于学术界。用中国科学院院士、南开大学教授、全国政协委员张伟平的话来说,这是一种习以为常的科技界潜规则。
 
一位“海归”科学家在个人博客上总结:回国后的经历表明,不走后门正常申请经费,会屡遭闷棍。而搞拉帮结派有后台的,尽管科学记录并不很好,却也不难得到支持。
 
全国政协委员丁伟岳院士是一位著名数学家,时常受邀参与一些科研项目的评审。有时,在他还不知道自己入选评审组的时候,就已有申请者托人带话给他,希望得到照顾。在今年的全国政协会议上,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教授邢新会委员专门反映了人情项目的问题:“近年来,在大大小小的科研项目评审中,动辄找人,更有甚者科研单位领导牵头集体找人、重关系轻水平、‘政治挂帅’的不健康风气有不断上升的趋势,这严重影响着科研项目评审的公平性,抑制了科研创新及科研人员的积极性。”
 
科学家和“老板”不相上下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技大学原校长朱清时委员很怀念自己年轻的时候,没有名气,没有钱,有的就是踏踏实实地做学问。
 
今天,让他感觉不舒服的是,最近这二三十年,这个价值观颠倒了。现在搞科研的人,钱已经变成目的,研究问题的内涵是什么已无关紧要。
 
“科研经费不再是为科研服务的东西,而是变成目标本身。”朱清时委员说。他说,在过去的一二十年,中国加强了对学术界的量化考核,而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经费指标。钱越多表示成果越大,衡量成就大小“不是看你做出什么,而是看你拿了多少钱”。很多单位也把科研经费多少当作评价标准。朱清时委员说,哪个单位接受评估,总是要强调自己有多么雄厚的科研经费。在个人职称评审中,科研经费多少也成为一个衡量标准。为了获得经费,人们不得不花很多精力在评审过程和人际关系上运作。
 
朱清时委员惋惜地说,他认识的一些优秀的中青年学者,回国后都变成了“老板”。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开会、申请经费、应付评审,反而没有时间做最应该做的科研。
 
“他们没有时间没有斗志,搅到与钱有关的各种事情中。可悲就在这里,他们忘了自己是做什么的。”朱清时委员说,“搞科研就应该牢牢记住,把研究做得最好,把内涵做到最佳,需要多少钱就是多少钱。钱太多了有时会起负面作用。”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丁伟岳院士痛心地说:“我们国家的经济越来越好,钱越来越多,各种基金项目越来越多,大家向‘钱’看的情绪也越来越高。我觉得这是整个社会的风气问题。这对于科学研究的发展绝对不利,以后没有人愿意安安静静地做学问,一天到晚想去钻营,你还想世界一流?不入流了!”
 
——建议——
 
科学研究也要“去SCI”
 
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委员潘复生说:“杜绝学术腐败不是靠讲良心、守道德就能制约的,要建立完善的制度,需要一个比较科学的考核体制,一个正确的目标导向,这很关键。”
 
潘复生认为,出现学术腐败现象与科研单位现行的考核体系有关系。“现在科研单位的考核体系是重论文,论文发表数量和SCI(科学引文索引)引用情况是最被看重的指标。我认为要杜绝学术造假行为,首先要改变考核的目标导向,科研单位尤其是从事应用型研究的,要坚决打破论文至上和SCI崇拜,考核中首先要看这个单位、这个人有多少成果转化成了生产力。”
 
网友跟帖说:发展经济要“去GDP”,大学教育要“去行政化”,科学研究也要“去SCI”。急功近利的考核会毁掉科研人员从容的学术心态,盲目的SCI崇拜也会催生学术腐败!
 
改革科技评价奖励体制
 
在全国政协第十一届三次会议记者会上,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科学院院士徐冠华对学术腐败现象直言不讳。“科技界还存在学术浮躁和急功近利的现象。我国科技界积累本来就少,部分人缺少十年磨一剑的精神,不是踏踏实实地做工作,而是过分追求论文和专利数量,对科技发展产生了不良影响。”
 
对于这一问题,徐冠华认为只有破除利益格局障碍,实施科技评价和奖励体制改革,解决好科技活动的指挥棒问题,才能克服学术界的浮躁现象,营造有利于创新的宽松环境,取得原创性的突破。
 
尽快将规范学术诚信纳入立法程序
 
“科技领域的欺诈行为比社会上的诈骗行为更隐蔽,损害的是国家利益。科技工作者个人不具备与欺诈行为进行斗争的条件,必须要有外部力量介入。”高抒认为,科研工作者也是普通人,也面临各种生存压力,仅依靠职业道德上的自律,在现实面前往往不堪一击,关键还在于法治,“对欺诈行为要有严厉的惩罚制度,构成刑事犯罪的,应予严惩。”
 
针对近年来我国各种学术不端事件频频发生,抄袭剽窃等学术道德问题,全国人大代表闫希军建议,应尽快将规范学术诚信纳入立法程序。
 
闫希军认为,纵观规范学术不端行为的规章制度,基本上都是各部门内部的意见、办法或准则,法律效力太低,且过于分散,这些制度或意见一般只具有指导性作用,缺乏法律制度的强制约束力。
 
为此,闫希军建议全国人大或国务院有必要制定统一的规范学术研究、惩处学术不端行为的法律法规,使得加强诚信、规范学术不端有章可循、有法可依。法律法规应着重建立健全对不端行为的投诉举报机制,加大监督力度;建立并完善对不端行为的专门调查机构,明确其职责和权限;对不端行为的调查处理结果及时向社会公布,保证公众的知情权;制定更加具体完善的惩戒处罚的规范和措施。
 
闫希军还建议在我国刑法中设立独立的“学术欺诈罪”或类似罪名,规定以造假、剽窃等形式进行学术研究,产生足以损害他人、社会利益的严重后果时,应承担相应刑事责任。通过加大法律惩处力度,更好地规范学术诚信建设。
 
■ 声音
 
偏颇的学术评价体系导致“论文崇拜症”。大学生毕业要论文答辩,教授、医生等各行各业职工评职称要提交论文。这种机械的学术能力和职业能力考评体系,无疑是催生论文造假的原因之一。
——全国政协委员、河南中医学院基础医学院副院长司富春
 
目前很多高校在培养硕士生和博士生时,只关注发表的论文数量,而忽略了实践能力和创新能力的培养,从根本上误导了学生对为什么要学习这一问题的错误理解。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协副主席、中国工程院院士刘玠
 
官本位是学术腐败的重要原因之一。一些人当官以后,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明明不参与学术研究,却愿意署名或者“被署名”发表学术成果,学术腐败就诞生了。
——中国科学院院士、南开大学教授、全国政协委员张伟平
 
对于学术腐败,要把它看成是党和国家、社会腐败一部分来打击。对查有实据的学术腐败人物或事件必须像对待其他腐败行为一样,彻底清查,严肃处理。
——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历史地理研究所博士生导师葛剑雄
 
■专家回应
 
李飞:将会继续研究对“学术腐败”立法问题
 
3月10日上午,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李飞在回答科技日报记者提问时表示,关于学术腐败问题,现在有的人提出要进行立法。实际上,有关的教育法中提出,开展教育科学活动要遵守职业道德。如果涉及到侵犯他人的著作权的剽窃行为,盗用他人研究成果,侵犯他人名誉权等,从民事的角度可以进行处罚。当然,下一步针对出现的问题,如何更有针对性地在法律中进行规定,我们也要继续研究。
 
■它山之石
 
美国:设立科研不端行为工作组
 
早在20世纪80年代,美国政府就设立了“科研不端行为工作组”;1992年,美国成立“科研道德建设办公室”,它是最重要的防治学术不端行为的官方机构。此外,重要的科学机构和大学等也大多设有内部管理机构负责科研诚信建设和防治学术不端行为。美国对不诚实的学术行为惩治很坚决,学术不端行为一经认定,造假者在一定年限内将不得参与任何由美国政府资助的研究项目。此外,造假者的身份信息还将在网上公示。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银河系最大“气泡”亮相 天上没交警、卫星多,怎样避免出“车祸”
科学家在噬菌体抑菌机制领域取得进展 中科院南海海洋所发现“皇冠”分子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