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Malcolm Povey 邹小波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0-3-16 9:32:17
选择字号:
Povey 邹小波:科学应受益于整个人类
 
科学怎样才能受益于整个人类呢?Malcolm Povey教授提出与现在流行的科学“市场化”理念完全不同的观点,认为科学是增加科学理解和丰富人们生活的关键。
 
科学的发展背离科学家意愿
 
没有科学,我们的社会是无法进步的,现代资本主义也不会形成。现如今,英国能成为一个繁荣的国家,正是由于科学在资产阶级革命里所发挥的重要作用,它让新兴产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正如马克思所说:“科学是生产力之一”,它帮助我们满足人类基本需求——食物、住所、衣服,对于当今人类的生存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但是,科学和资本主义从来不是亲密的合作伙伴。资本主义希望科学满足人类需求,同时不断增加资本积累。因为科学需要时间和大公司的资金,所以各大公司和研究机构都聘用了世界上大部分最好的科学家,享受科学技术垄断带来的收益。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对核能研究的巨大投资,它只有在军事化的全球竞争的背景下才能被理解,这种竞争最终的恐怖武器是原子弹。未来六年计划的欧盟科研预算中40%用于核能发展;另一方面,用于肥胖、糖尿病和艾滋病等社会公益事业上的研究经费却少之又少,而且欧盟预算中用于可再生能源研究的经费仅相当于用于核发展研究经费的十分之一。
 
与文艺复兴时期相比,现代“科学家”是资本主义的产物,要是约瑟夫·普利斯特里和牛顿生活在今天,恐怕几乎不能认出穿着白色实验服的自己。巨大的曼哈顿计划(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了发展核武器而创建)的成功,改变了科学的发展道路,在此之后,大型实验室不断被创建,比如在日内瓦的CERN和贝尔实验室。冷战和新一轮的军事竞争,导致了各国的空间竞争,促进了对先进通信技术需求,拓宽了科学技术的疆界。
 
但是,所有这一切是有代价的。过分地强调利润和财富,就会背离科学家的意愿,破坏学术的严谨,而这些都是支撑科学的基础。新的科学发现往往是在不经意和偶然发生中得到的,但这些发现需要一个有准备的科学头脑,才能了解它们的意义。因此,像培育科学家那样教育学生将直接影响到新技术的向前发展。
 
英国“应试教育”恶化高校科学教育
 
现在,物理学和化学院系发现它们处于经济的相对劣势地位。一方面,它们在经济上与那些投资远小于它们的院系竞争;另一方面,这些院系的学生支付学费来学习跟他们的就业关联较少的基础科学。因此,工科和理科的毕业生人数大幅度下降,女生尤其明显。学生人数的下降和实验室费用的上升使各院系运作成本更加昂贵,让优秀的科学教育资源前景更加堪忧。
 
无论你怎么看,现在高校里的科学教育都非常糟糕——能够提供高质量科学教育的教师人数在下降,大学生申请科学课程的人数在下降,相关的院系在相继关闭,学校选修理科科目的学生人数在下降,需要耗费时间和资源的实验室研究和科学投资每年都在削减。
 
国家课程和SATS(标准成绩考试)的设置,以及所有其他在校教育的现状,严重地损害了现在的科学教育。
 
SATS即标准成绩考试(Standard Attainment Tests),是由英国上一个保守党政府启动的旨在评估学生对基础学科掌握情况的考试,检测科目包括3R(阅读、写作、算术)和科学。按规定,所有7岁、11岁以及14岁的英国学生(分别是学段一、学段二与学段三最后年级的学生)都将参加SATS考试。考试成绩将与一个既定的国家要求对照,最高等级为第五级。国家对11岁儿童的要求是达到第四级。
 
SATS的试题包括阅读理解、笔答题、算术以及对实验进行解释等,答卷由学校系统之外的考试机构评分。英国政府把提高学生学习成绩,特别是英语与数学成绩,作为其全国目标的一部分,并通过设定具体的考试成绩达标来检测这项事业的进展情况。
 
国家课程(National curriculum)是英国1988年通过《1988年教育改革法》确立的1994年英国政府发表了以迪厄林爵士(Sir R.Dearing)为首的委员会提交的报告,对“国家课程”及其考试进行了调整改革。这次改革一方面裁减了“国家课程”的内容、削减全国统一考试的科目和时间,另一方面却加强了信息技术教育,第一次把信息技术确立为一门学科。
 
国家课程和SATS(标准成绩考试)的设置会在成绩差的学生中产生一个恶性循环,使一些成绩差的学生的自尊心降低,进而使他们的意志更弱、努力更少、考试分数更低。
 
此外,学生看到教育的目标是通过考试,而不是理解他们学到的知识,最终他们只根据考试成绩来判断自己和他人。这样的后果是人为地在成绩差的学生和成绩优秀的学生之间挖了一条鸿沟。
 
这项测试让人想到狄更斯在《艰难时世》中描写的格雷因先生,他主张事实、事实、事实,反复引用事实直到断章取义。一项关于当前国家课程的研究表明,上述主张源于前保守党政府培训议程,而不是一个以鼓励学生新想法,提升哲学修养以及思想的自由发展为目的的教育议程。然而这种议程在科学教学中的地位是很重要的,一个正确的科学观不仅需要细想观念上的自信,而且对随之而来的经过实验和讨论的测试也要充满信心。SATS多项选择题严格要求只有一个正确的“答案范围”,这几乎不能形成以思想自由为目的的方法。
 
根据最近广泛宣传的剑桥评估报告表明,在小学里,这个测试议程尤其有害,而且有大量证据表明如果学生在9岁时还没有对科学产生兴趣,那么之后他们就不太可能有这方面的兴趣了。
 
利润体系扭曲科学的核心价值
 
科学要繁荣发展就必须要有意识形态的转变。科学研究不应该以潜在的盈利能力为基础来评估。相反,我们应该鼓励全面地追求知识。大型工业企业和跨国公司已被批准可以聘用最好的科学家,无论他们是在哪个国家接受教育并投身于他们的事业。这是以牺牲其他形式的科学研究为代价的,而这些科学研究最终将使整个人类受益。
 
在英国,高等教育已经成为市场上的要求。学术争论跟金融审议相比往往处于第二位。当我们需要授予学生这些技能时,这种经济压力却导致了“实验”科学教学数量的大幅度减少。
 
所有大学都需要诸如化学、物理和数学这样的基础科学科目。这些学科是当今社会文化的一个必要组成部分,应该得到比它们本身更广泛的理解。科学应该打破所谓 “精英”的支撑,向大众普及。每个人都能了解和接触科学,甚至儿童在观察周围事物,以及普通科学讨论都要严肃对待,即使他们不能带来如何成果。科学家们应该多与媒体和公众进行接触,让更多的人了解科学。
 
如果政府能够给科学研究提供适当的资助,那将会带来很多益处。尽管抽出大量的资金给整个科学,但关键领域如果被淘汰出局,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英国的天文学和物理学曾经因为一个公告受到最大的打击,那就是著名的Jodrell Bank射电望远镜要停止研发,同时减掉大学物理系总经费的10%。尽管因为面对公众压力,资金方面有了一些追加,但是在未来3年内,科学和技术设施委员会(STFC)提供的研究基金中,天文学和粒子物理学方面的研究基金仍然面临8000万英镑的短缺。
 
英国现在的科学基金项目是通过全成本核算(FEC)来进行的,其负责人说:“为了能把研究放在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基础研究上,我们必须要在短时间内制定出一些经济制度。”不幸的是,这是一个魔鬼协议。这表示,只有看到能在英国的一些大公司中产生潜在的利润,政府才会提供资金来支撑这项科学研究。也就是说,Jodrell Bank实验室,物理和天文学为了生存也必须要赢得他们的支持。然而,要从射电望远镜、物理和天文学的研究工作中得到利润是不可能的,从事这些科学研究的人就处于失业的危险境地了。
 
政府对市场的迷恋正在进一步威胁着科学。以同样的方式,一些增加的、本应用于公众卫生医疗的经费被以健康私有化为目的的官僚机构挪用。为此,政府现在正在培育一批中间人,他们的工作就是为了协调科学、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关系。
 
科学就像是艺术一样是一项自由的人类活动,利润体系正在扭曲、疏远甚至日益威胁着科学的核心价值。
 
(Malcolm Povey系英国利兹大学食品学院教授,国际著名超声物理学家。邹小波系江苏大学食品与生物工程学院副教授)
 
《科学时报》 (2010-3-16 B4 视点)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半数诺贝尔科学奖尽归五大领域 遗失岩芯揭示巨石阵起源
中科院海洋所命名5个深海生物新物种 研究描绘2018年夏天北极海冰消融掠影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