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显峰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10-10-26 14:25:14
选择字号:
评论:南方科大为何遭遇行政化羁绊
 
现在看来,朱清时先生和深圳市有关领导都有些不谙“世道”。
 
深圳市几年前大张旗鼓全球招募校长,要在南中国建一所去行政化的大学,一时被很多人寄予厚望。从中国科大校长任上退休的朱清时先生,怀揣未竟之梦想接过聘书,谁都以为这事一定很顺当。因为有这么一位资深的大学校长,而且是在得改革风气之先的深圳,更有地方政府的全力支持,这事办不好才叫奇怪。
 
最近《人民日报》报道称,这个筹建了三年的南方科技大学仍未获批,这让外界一片哗然。学校已破土动工,朱清时先生早早便以校长身份四处招募贤良,深圳市甚至要出台专门法律保护南方科大的独立性,公众情绪也已调动,谁知将要坠地的竟然是个连“准生证”都还没拿到的“黑孩子”。
 
或许是因为报道此事的媒体非同一般,很快就有消息传出:近日教育部专门召开会议,批准南科大筹备建设。这个消息来得很突然,也颇耐人寻味。
 
不过,我对后一条消息没有什么太强烈的感觉,这样的事情在中国比比皆是,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因为前一条“坏消息”所搭乘的媒介,注定是要来的。我只是在想,既然可以这么迅速解决的事情,为什么会拖三年之久?《人民日报》的那篇报道没有详说。但报道中大概说,根据规定,高等学校的设置必须从大专开始,然后是学院、大学,要按部就班地发展,然后再申请博士点,十年、二十年才能成为研究型大学。这是规定,也就是官方给出的一所大学的“科学发展路线图”,南方科大的目标路径远远超出了“标准答案”,自然不会那么轻易地及格了。
 
这或许正是被朱先生和深圳市忽略了的现实。他们以为只要按照教育的规律办就够了,只要把香港科大的模式挪过一条河来就可以了,但却忘了,就算一条河的距离你也得过海关,更得安检。只看到香港科大短短十几年变成世界大学百强的传奇,却忽略了自己置身的土壤,这也只能怪朱先生和深圳市的领导不懂“国情”。
 
一所以“去行政化”为醒目标签的大学遭遇行政化羁绊,这几乎是意料之中的事。“去行政化”要得到行政认可,本身就是一个逻辑悖论。你试图立起“去行政化”的牌坊,埋葬的却是教育行政部门的种种权与利,它岂能让你轻松得逞?除非教育行政部门有“革命的自觉”。
 
记得今年全国两会的时候,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先生说:“当一个社会以行政级别来衡量所有人的社会地位时,单独取消高校的行政级别就是贬低教育。”一句话激起不少口水。
 
但是细想,他的“贬低教育”之说或许正是南方科大遭遇之精辟概括。在一个官本位的社会里,人、财、物等公共资源都垄断在行政的手中,你自己要摘了官帽,跳出行政化的队伍,这意味着什么,还用说嘛。
 
南方科大就算拿到了“准生证”,也不过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它有长大的诚意,但在成长的道路上,仍然面临着“三聚氰胺”“过期疫苗”和“农药残留”的威胁,它的“去行政化”旗子能撑多久,显然不能只看它自己的体格和毅力。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薇甘菊:“疯狂”的植物杀手 科学家研制出“活砖头”
银杏凭什么能活千年? 2019年中国、世界十大科技进展新闻揭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