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芸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09-9-3 10:00:16
选择字号:
《数学恩仇录》:数学“江湖”的恩怨情仇
 
[科学时报 李芸报道] “有人群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是非恩怨”,武侠大师古龙这句名言可以作为《数学恩仇录》一书最精彩的注脚。在本应纯净的数学界,我们看到了同行相争、师生反目、兄弟阋墙、父子成仇这些肥皂剧一般的情节,而且出场的主角都是牛顿、笛卡尔、费马这样的大牌人物。
 

    《数学恩仇录:数学家的十大论战》,[美]哈尔·赫尔曼著,范伟译,复旦大学出版社2009年4月出版,定价:28.00元

数学中的刀光剑影
 
《数学恩仇录:数学家的十大论战》(Great Feuds in Mathematics)出自美国自由科普作家哈尔·赫尔曼之手。著述颇丰的他近些年以大争论为主题撰写了系列图书,最早写过Great Feuds in Science(中文书名《真实地带》),接着又涉足医学、技术等领域的争论。当出版公司建议赫尔曼再写一本关于数学史上大争端的书时,他差点回绝了,因为赫尔曼认为,“比起政治和宗教,甚至自然科学,数学很少有人类情感的参与”,数学不太可能有争端。然而当他查找一些资料后,渐渐发现“数学家和政治家、牧师们一样,也是人,都容易犯嫉妒、偏见、野心、骄傲、手足相残、急于求成的毛病。显然,数学界里发生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以至于后来赫尔曼都觉得很麻烦,因为要从太多的论争中选取一些重要和有意思的事件。
 
赫尔曼选择16世纪中叶作为起点,在《数学恩仇录》中首先登场的是赫尔塔利亚和卡尔达诺,这两位意大利数学家谁才是求解三次和四次代数方程式的原创者?又究竟卡尔达诺曾经对赫尔塔利亚作出什么样的承诺,自此一再遭受“背信弃义”的严重指控?当赫尔塔利亚利用卡尔达诺的儿子做告密者,将卡尔达诺交给了西班牙宗教裁判所,他们之间的阴谋和对抗才宣告结束。接下来几个世纪的故事一个比一个精彩,在解析几何和光学的问题上,笛卡尔和费马争论不休;在微积分的首创权上,牛顿和莱布尼兹之间产生了激烈的争端;在微积分问题上,伯努利兄弟针锋相对;在数学的逻辑基础问题上,庞加莱和罗素战斗不休。在20世纪一场令人瞩目的数学冲突中,希尔伯特和布劳威尔卷了进来,爱因斯坦却采取中立的立场,形容他们之间的论战是青蛙和老鼠的战争。
 
很多人喜爱武侠小说,沉浸在江湖的波澜和刀光剑影中,体验着情感的跌宕起伏、世事的变幻无常,其实数学史上的历史真实事件,其精彩与残酷不亚于甚至是更甚于虚构的武侠小说。“通览全书,仿佛看到天才们在智力的巅峰上,以笔为剑,捉对厮杀,直到双方凄凉离世,一生一世也较量不出胜负。其情其景惊心动魄,多么壮观多么悲凉,着实让人动容。”在跋中汪宇这样写到。
 
数学是得利的渔翁
 
《数学恩仇录》一书的书名足以让读者产生无限的联想,相信不少读者选择这本书也是奔着八卦、猎奇的心理来的,《数学恩仇录》算是一本严肃的著作吗?该书责编、复旦大学出版社编辑梁玲说:“书中描述的十大论战,不是从猎奇的角度选取的,实际上,这十大论战所涉都是数学史上最基础、最关键、最根本的问题,是紧绕数学根基的动摇和新数学的建立而展开的。数学丧失了确定性后,如何夯实数学基础,如何建立‘基础而统一的’数学理论,可以视作本书的主线。很多人知道的沃利斯与霍布斯的‘化圆为方’之争,对垒了四分之一个世纪,詈骂不逊于泼妇,热闹得很,但由于没有太高的‘数学含量’,该书并未收录。在作者看来,无论是正方还是反方,无论是出于纯粹的数学目的还是挟带个人私怨,数学家们的所作所为实际上都是在捍卫数学、拯救数学,也是在拯救科学、拯救人类文明。”
 
《数学恩仇录》所选取的十大论战其实是十个深富哲理与人情世故的有趣故事,虽然当中有诸多难解的数学公式、深奥的解题方法或艰涩的专有名词,没有专业背景的读者未必都懂,但并不影响故事情节高潮迭起的巧妙铺陈,因为书中更多的是人性好恶的探索、学术伦理与价值观的冲突、激情过后的深刻省思等等,趣味中带着泪水,科学中又蕴含人文哲理。
 
因而《数学恩仇录》是一本“由猎奇入,从正史出”的数学史著作,这本书也是在从另一个角度向我们展示巨大的争端是如何推动数学的伟大进步的。正如第一章赫尔塔利亚和卡尔达诺的论争,对这两位数学家而言,或有“既生瑜,何生亮”的遗憾情结,但就整个数学界的发展来说,也未必全然是负面的,赫尔曼在这章的最后写下了这句话:“当赫尔塔利亚和卡尔达诺两人鹬蚌相争时,毫无疑问地,数学是那个得利的渔翁。”
 
并非纯粹的数学
 
读罢《数学恩仇录》,读者尤其是那些对数学、数学家怀有莫名崇敬的年轻学子的某些观念必定会有颠覆性的冲击——纯粹的数学和数学家并不存在。首先,数学并非纯粹的。数学史上的争论,多为意气之争,但意气之外,也让我们看到了数学知识本身的不确定性,尽管数学的确是所有科学中最接近确定性的一门学问。其次,数学家们也并非纯粹的。数学家也是人,也有感情,也有好恶,而且他们都摆脱不了人性的弱点——自私、贪婪、偏执、虚荣、嫉妒等等。这些人性弱点,渗透于科学研究之中,某些时候甚至直接影响他们的学术研究成果。
 
数学家在人们眼里一直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群体:他们聪明绝顶,却不食人间烟火,成天想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东西。其实,数学家的脑瓜儿再神,但是他们也是人;即使有点古怪,那也是人的生活方式。梁玲说:“赫尔曼从数学家为维护自身学术利益或名誉等角度,阐述了他们作为人的一面,但这丝毫没有贬低、歪曲数学大师卓绝的智慧和贡献(即使提到了他们的一点瑕疵),而是能够更加准确地呈现数学家的工作与个性。”
 
梁玲认为,引进《数学恩仇录》除了让读者了解科学中的人性因素外,还希望这本书能引起读者的一些哲学思考:“今天的社会,对科学技术的崇拜形成一股潮流,这本身没有错,但崇拜过度,就容易偏颇。比如当前社会上各种‘科星’的塑造。塑造的结果是权威的出现,再肆意发展的恶果是压制不同声音、唯我独尊、搞小圈子,进而抑制创新,僵化机制,不利于科学的进一步发展。而对于科学圈内人而言,通过本书,应该认识到正常的学术之争与个人恩怨的意气之争,需要辨析清楚。不要把个人的意气过多掺进科学研究的过程,科学需要论争,需要正常的、公开化的和民主化的争论。这有助于学术的规范和健康发展。”
 
《科学时报》 (2009-9-3 B2 科学 文化)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查看所有评论
SSI ļʱ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