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庄贵阳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09-12-25 10:02:22
选择字号:
庄贵阳:哥本哈根会议,一盘没有下完的棋
 
备受瞩目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暨《京都议定书》第五次缔约方会议在延期一天之后,于2009年12月19日在哥本哈根终于落下了帷幕。作为世界有史以来规模空前的一次气候谈判,来自世界192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学术团体和企业界的近4万名代表,包括119位国家首脑出席了此次大会。然而,一次被形容为拯救地球的会议,却没能在哥本哈根上演令人惊喜的童话,只留下了一个不具备任何法律约束力的《哥本哈根协议》。
 
尽管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从正面对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作出积极评价,对会议所取得的进展感到满意,但国际社会普遍表示了失望情绪,尤其是那些怀着满腔热情奔赴哥本哈根在寒风中苦等数个小时难以进入会场的非政府谈判代表。国际社会对哥本哈根会议的预期是大会能够落实于2007年12月联合国气候会议通过的《巴厘行动计划》,在哥本哈根会议上达成一个气候协定,就2050年的长远目标有一个共同愿景;发达国家在2020年的温室气体排放水平相对于1990年下降25%~40%;发展中国家采取可测量、可报告和可核查的减缓行动。发达国家提供资金、技术帮助发展中国家适应气候变化,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减少毁林。
 
然而,正所谓“期望越高,失望越大”。《哥本哈根协议》除了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之外,其关键的内容只是提出需要根据科学要求,减少全球排放,将全球温度的升幅限制在2℃以下;提出到2012年提供用于立即行动的300亿美元的短期减排资金和到2020年每年1000亿美元的长期融资计划,以及设立支持技术转让和林业管理的机制;对于发达国家提供的减排和适应资金将进行衡量、报告和核查,对于发展中国家采取的减缓行动将在各自国内接受衡量、报告和核查。国际社会最失望的地方莫过于《哥本哈根协议》没能就发达国家2020年的减排目标给出相应的数字。目前面临的挑战是能否将今年达成一致的某些观点在明年的墨西哥气候大会上形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件。
 
其实,国际社会早已预见,通向哥本哈根会议的道路不会一帆风顺。在哥本哈根会议之前,工业化国家所提出的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中期目标,就遭到国际社会的深度质疑。这也为哥本哈根会议上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矛盾分歧打下伏笔。根据各工业化国家所作出的减排承诺,到2020年工业化国家整体相对于1990年排放水平将减排5%到17%。距离IPCC第四次评估报告要求到2020年在1990年水平至少减排25%~40%的目标有相当大的差距,不足以保证把全球温升控制在工业革命前2度以内的目标的实现。发达国家的承诺表现出以下几个特征:一、远期目标明确,中期目标模糊,意在要求发展中国家作出远期减排承诺;二、发达国家承诺的中期目标与其长远目标并不匹配,并不能满足其长远目标要求;三、发达国家的承诺不仅留有余地,而且以他国尤其是新兴经济体国家的减排承诺为条件;四、发达国家在资金技术上的承诺,或闭口不谈,或口惠而实不至。
 
在哥本哈根峰会上,各国在碳排放上能否达成协议、将达成怎样的协议,关系到各国乃至世界经济未来的发展轨迹。哥本哈根气候谈判的背后,实际上也是世界各国抢占低碳经济控制权的一场博弈。哥本哈根会议上,美国和欧盟继续坚持“有条件”的谈判立场。一直作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领军人物的欧盟态度转趋消极,缺少解决资金和技术转让问题的诚意。美国等伞形集团国家把部分“先进的发展中国家”也承担量化的减排义务设置为前提条件;发达国家试图抛弃《京都议定书》,变双轨谈判为一轨,抹杀“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中国、印度、巴西、南非和77国集团坚持《京都议定书》继续有效,要求发达国家承担第二承诺期减排指标,并应考虑落后国家、岛屿国和非洲国家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特殊需求。
 
回顾哥本哈根会议的进程,其间不时出现一些插曲。先是发达国家曝出“气候门”事件,质疑气候变化数据的可靠性,混淆视听,动摇人心;接着发达国家密谋的“丹麦密约”又被曝光,试探发展中国家底线,同时利用岛国忧心“水淹”的焦虑,离间发展中国家;会议期间,欧盟、日本大力鼓噪“中美对峙”、“美中共治”,企图推卸责任;会议临近最后,大会主席换人,康妮·赫泽高辞职,由丹麦首相拉斯姆森接替,又引发诸多猜测。实质上,这些插曲都是气候博弈的表现形式。
 
人们有理由对此次会议感到失望,但还不至于绝望。《哥本哈根协议》维护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及其《京都议定书》确立的“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同时就发达国家实行强制减排和发展中国家采取自主减缓行动作出了安排,并就全球长期目标、资金和技术支持、透明度等焦点问题达成广泛共识。至少在哥本哈根会议上,各国都亮出了底牌,也放弃了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和不合理预期,这使下一步谈判会更加务实。尽管公约缔约方会议由于各方利益交错,众口难调,决策效率不高,但其却是唯一能够公平维护各方利益的谈判机制。哥本哈根之后的谈判将更为艰难,关注点将集中在温升2度目标与减排幅度的关联,发达国家中期减排目标的量化明确,发展中国家“适当的减缓行动”的具体化、测量、报告和核查的技术细节与安排等。尤其是2010年1月31日之前,发达国家会提交什么样的中期量化减排目标,将重启哥本哈根会议那盘没有下完的棋。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
 
《科学时报》 (2009-12-25 A3 周末评论)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严重干旱为新亚述帝国迅速灭亡埋下隐患 火星探测任务首次公开亮相
有刺植物在中海拔比例最高 首枚虾类琥珀在“石探记博物科学馆”展出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