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师琰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09-11-28 9:41:02
选择字号:
英国气候研究中心被指操纵数据支持气候变暖论
 
正当全球192个国家的代表即将出发前往哥本哈根的海滨,商议如何削减被认为是导致气候变暖罪魁祸首的碳排放时,一条轰动性的“丑闻”突然在网上爆炸——那些证明地球气候正在变暖的数据,难道是被假造出来的?
 
从11月20日起,从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气候研究中心(Climatic Research Unit,缩写CRU)的服务器里被盗走的数以千计电子邮件和数据文件被陆续张贴在网上。其中的一些邮件显示,这个世界著名的权威气候研究机构的科学家们,可能涉嫌伪造和操纵数据,以便支持碳排放愈演愈烈的结论。
 
CRU的负责人菲尔·琼斯教授(Phil Jones)坚决否认存在数据造假行为。不过,他11月24日白天还在为自己和他的同事辩护,当晚就在巨大舆论压力下被迫宣布辞职。
 
“编造假数据是不可能的,但确实存在选择性地采用数据的问题。”11月25日,记者来到风暴的中心——位于英国诺维奇市的东安格利亚大学时,一位不愿具名的接近CRU的研究人员告诉记者,他指的是倾向采用那些对全球变暖结论有利的研究数据,而讳言对此结论不利的数据。
 
目前有关此事的正式的独立调查尚未展开,但来自互联网的民间“审判”却已开始,这场“电邮风波”难以阻挡地继续发酵,不排除会给即将到来的哥本哈根谈判制造意想不到的变数。
 
采用“更完美的数据”
 
CRU是对气候变化研究的全球领先机构,在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第四次评估报告工作中扮演重要角色。这份报告被认为是同类报告中最权威的,并被作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制定重要参考依据。
 
而现在,无论真相如何,CRU已经陷入极度尴尬,虽然还没有证据暗示气候变化不是真实的,但电子邮件似乎显示出研究人员试图操纵原始数据,讨论逃避同行的资料要求,并防止有人发表不同意见。
 
记者查阅一份遭曝光的邮件显示,CRU在2007年发表的IPCC第四次评估报告中,有意识地不采用1976年至2005年大气温度测量值作为30年气候趋势基准,而是继续使用1961年至1990年为基准,原因是考虑到后者可以“更完美地”证明“overinflate”(不断扩大的)变暖的趋势。
 
还有一封被曝光的CRU主任琼斯教授发给几位气候学家的电子邮件,谈到了利用一种“手法”来掩盖气温“下降”。琼斯还建议他的同事删除那些与IPCC第四次评估报告有关的电邮。这被怀疑者们解读为科学家企图掩盖看上去不利于全球变暖说法的温度数据。
 
另一封来自美国气候学家的邮件里提到,科学家无法解释最近几年全球气候变暖减缓,这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部分被曝光的电邮似乎还显示,这些科学家在打压不同意见。CRU的另一位核心专家在他的邮件里说,他会联络BBC的环境记者Richard Black,质问对方为何有另一个该媒体的记者被允许发表含糊的气候怀疑论文章。
 
在另一封邮件中,一位CRU的科学家辱骂怀疑气候变暖的同行,威胁要把后者“打得满地找牙”。
 
有分析人士则在英国本地媒体上揣测,这些CRU的研究人员与美国同行之间的电子邮件往来,证明他们在操作一个巨大的阴谋,以夸大全球变暖的科学依据,并隐瞒与之相反的研究结果。
 
“打得你们满地找牙!”
 
由于有关的失窃文件最初被发现张贴在一家俄罗斯网站上,有人怀疑是俄罗斯黑客闯入了CRU的系统,盗走了敏感邮件。
 
“如果是黑客,那可能来自气候变暖怀疑论者阵营的。”前述接近CRU的研究人员对记者说,不过他个人根据一些蛛丝马迹推断,事件可能并非缘于黑客攻击,而是研究中心内部人泄漏。这可能牵涉到中心内部的一些人事矛盾。
 
起先,邮件失窃并没有引起媒体太多的关注,CRU的人一开始说,所谓电子邮件是一个骗局;随着邮件被气候怀疑论者贴上“作假”证据的标签四处张贴,舆论开始哗然,事态迅速扩大化。
 
CRU在23日发表声明承认,他们的系统遭到入侵,大量文件被复制。但由于涉及邮件信息量庞大,尚不能确认所有这些非法泄露的材料都是真实的。
 
由于被张贴邮件里有相当一部分属于琼斯教授,这位教授立刻被推上风口浪尖。
 
“我对由此造成的任何破坏和混乱感到遗憾。”琼斯在23日发表声明说。那时,他听上去还算情绪镇定。
 
这份声明特别就几个邮件内容做出澄清性解释,称批评者们对那些遭到攻击的邮件进行了“断章取义”的解释,并指出某些不当言辞属于“密切的同事之间经常使用的俗语”,比如“手段”,或者情绪不好时的一时冲动,不可当真。
 
但事情并没有朝着他所期望的方向走向平息。CRU被迫在不到24小时内发出第二份声明,声称其对于全球气温的研究结果与其它一些独立的科学家群体研究结果完全吻合,气候正受到人类活动的强烈影响已成为压倒性的科学共识。
 
CRU还辩驳说,世界正在变暖是建立在各种数据来源的基础上:不仅是气温纪录,还包括海平面上升,冰川退缩,北极洋冰减少等其它指标。
 
在24日接受英国记者协会采访时,琼斯坚称从未操纵或删除数据或电子邮件,所谓造假证据全是“胡说八道”,并称他不会辞职。
 
“我的电子邮件是私人的,这有关学术自由,”他在第二份声明中为自己辩护说,“我只是一个尝试做研究的小小的科学家。”
 
东安格利亚大学副校长戴维斯教授(Trevor Davies)说,即使没有CRU的数据,科学界也会得出同样结论,重要的是,所有国家应该采取措施通过大幅降低温室气体排放量减缓气候变暖,以减少气候变化最危险的影响;而这次的“无理取闹”可能就是出于转移对各国政府采取合理的紧急行动辩论的性质的目的。
 
怀疑论者们的节日
 
尽管CRU不承认有任何操纵行为,但一些看到这封邮件的人认为,这似乎确有操纵数据之嫌。
 
“他们不是科学家,他们只是全球变革的推动者,”一位看过那些邮件的人不无讽刺地评价说,“他们丢失数据、篡改数据、选择符合他们理论的惟一数据……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欺骗。”
 
美国气候科学家Judith Curry教授指出,即使黑客曝光这些电子邮件最终被证明是无事生非,但对气候研究界公信力的损害可能是巨大的。因为邮件显示气候数据缺乏透明度,也存在阻碍同行审查和评估其程序的问题。
 
英国主流媒体对该事件的报道都显得相当低调和简约,BBC甚至曾一度取消有关该事件的网络评论功能。
 
重新恢复评论后,一些网民留言称该批文件中包含的信息“难以置信”,其中设法使数据符合其预先定义的做法“可耻”,还有一些留言指责BBC没能将“电邮门”作为重大事件报道而是过于轻描淡写。
 
现在最兴奋的自然是气候变化怀疑派。
 
在造成全球变暖的争论中,气候变化怀疑论者一直是极少数派,此前也备受媒体冷落,但他们坚称:“总有一天全球变暖论将被揭露为一场骗局。”
 
在哥本哈根峰会进入倒计时之际,这些人正加紧各种舆论活动。他们上周刚刚在布鲁塞尔的欧洲议会召开了“全球变暖怀疑者大会”。会上,加拿大经济学教授罗斯·麦克特里克(Ross McKitrick)因为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绘制的全球温度变化图提出质疑而备受怀疑者们的追捧。
 
现在,CRU的“电邮门”似乎为他们提供了最具杀伤力的炮弹,也带动了新的怀疑论者的加入。
 
气候政策怀疑论者Nigel Lawson、伦敦政经学院格兰瑟姆气候变化与环境研究所政策主任Bob Ward都呼吁对此事件进行彻底的独立调查。
 
但两人出发点不同,Bob Ward的目的是解决气候变暖说面临的这场信任危机。
 
“这些信息的选择性披露与传播,制造了行为不当的印象,现在澄清事实的惟一途径,就是进行严谨的调查。”他说。
 
英国政府一直是解决国际间气候问题最积极的推动者之一,现在正面临将如何化解发生在自家门口这宗公案的难题。
 
更多阅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找到了!胡椒那么辣的原因 科学家解析非洲猪瘟病毒颗粒精细三维结构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