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田莉 来源:成都晚报 发布时间:2009-10-24 10:44:46
选择字号:
四川大学两名教授为奖项署名开博客“舌战”
 
新闻人物
 
曾枣庄,1937年生,1960年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毕业。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教授,现为四川师范大学文理学院教授,教育部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委员。
 
舒大刚,1959年生。1982年西华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1990年9月考入吉林大学研究生院,1993年毕业获历史学博士学位。同年分配到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工作。1996年晋升为研究员。于1995年5月起,担任古籍所行政职务,历任副所长、所长,连任历史文化学院副院长兼古籍所所长。
 
《全宋文》于2006年8月出版,共360册,字数逾1亿,涉及宋人作家9000多位,是由四川大学古籍研究所编纂,曾枣庄、刘琳主编并联合其他著名高校专家学者参与。而去年以舒大刚名义申报的《全宋文》获得四川省社科奖一等奖。
 
就为这个奖项署名问题,既是师生又是同事关系的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曾枣庄与舒大刚两位教授最近在新浪网上开设博客,以博文针锋相对进行唇枪舌战。昨日双方仍坚持自己的立场,而四川大学校方则认为此事仅是两位教授之间的私事。
 
博文论战
 
老师开博声讨:
 
学生侵权申报奖项
 
今年8月25日,曾枣庄在新浪开博的当天,就发出了“关于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儒藏网》‘科研人员’栏‘舒大刚’条内容严重失实的声明,声明称川大古籍所儒藏网‘科研人员’栏‘舒大刚’条所列舒大刚的科研成果严重失实”:“《苏轼研究史》是我主编的……全书十二章共805页,我写了六章共467页,超过全书的一半……舒大刚撰写第八章共70页,不足全书十分之一,不到我写的六分之一,怎么就成了舒大刚的个人‘专著’了?”
 
9月26日,曾枣庄又在新浪博客上发出了“ 四川大学古籍所所长、《儒藏》主编舒大刚侵占或变相侵占他人成果举例(一)、举证(二)”两篇博文。博文称,舒大刚侵占或变相侵占他人成果涉及在《全宋文》申报评奖“耍尽花招,删去二位主编姓名”,自封“主研人员”,原主编成为该书“其它项目合作者”,奖项申报署名和领奖人均变成了舒大刚。 “这次《全宋文》评奖之事(包括去年四川省社科评奖和今年教育部社科评奖),令我生气的不是四川大学古籍所所长、《儒藏》主编舒大刚只报‘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编’,删去‘曾枣庄、刘琳主编’……最令我生气的是他对我玩尽权术,可谓绞尽脑汁,用尽心机,堪称全武行。而我一直被他完全蒙在鼓里,直至川大社科处发布获奖消息,我才明白他完全以毫不经意的方式套我的话的用意,深感被他愚弄欺骗。”博客中的多篇博文,曾枣庄均针对舒大刚以自己的名义,拿着《全宋文》去申报奖项一事是对其进行著作侵权。
 
学生开博回复:
 
曾接到威胁电话
 
看到老师的博文,作为学生的舒大刚9月29日在新浪开博的当天发出博文:“请问曾枣庄先生: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敬复曾枣庄先生的责难之一、之二、之三”等,称“最近在四川大学将《全宋文》作为集体成果申报奖励时,我却被我的‘前辈’逼得走投无路了!现在不得已只有在此作此辩解。不亦悲乎!”舒大刚在博客中称,申报奖项是研究所集体的决定,获奖也是集体的荣誉,同时舒大刚也在博客中列举了自己对《全宋文》的贡献。
 
舒大刚在博文中提到,由于二十多年前自己曾是曾枣庄培训班上的学生,便一直对老师以礼相待、恭敬有加。但老师不但在博客上再度涉及《全宋文》“评奖内幕”,还连及人格侮辱、人身攻击。自己“还接到了曾枣庄儿子的威胁电话:‘我劝你不要再掺合《全宋文》报奖的事,要么以我父亲的名义报,要么不报……’回到成都后,我又从古籍所同仁中得知,他还打过同样的电话威胁古籍所。”舒大刚在博客中称此事可请纪检部门甚至司法机关介入,予以调查处理。
 
记者调查
 
舒大刚:为了回应批评才开设博客
 
“有可能会通过司法途径来解决,学校也会专门安排时间向媒体说明此事。”昨日舒大刚告诉记者,为了回复老师曾枣庄在博客上的批评,才开设博客的。对于受到人身攻击一事,则有可能通过司法途径来解决。舒大刚称由于一周前得到学校通知,未经学校允许不得私自接受记者采访,因此自己不便透露更多。
 
曾枣庄:这是比抄袭更严重的学风问题
 
“这已经是学风问题了。”昨日曾枣庄跟记者谈到此事时,仍有些气愤。曾枣庄称这是比抄袭更严重的学风问题,舒大刚的行为已经是侵占著作权、署名权了。发现此事后,他先是将与博文同样内容的文章写信寄给四川大学校方及川大学风办,但均无回应。为了让更多人知晓此事内幕,他只得专门请人为他开博,将这些文章发表在博客上。
 
曾枣庄称儿子确实向舒大刚发过电子邮件进行威胁,但这与《全宋文》署名申报奖项完全是两码事。而舒大刚在博客中称要走司法途径,曾枣庄表示:“我不会对此事扫尾,随便他怎么做。我现在就在等法院传票,我也不会请律师,我有足够的证据自己为自己辩护。”
 
学校方:这只是两教授的私事
 
昨日记者致电四川大学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否认学校要专门安排时间向媒体说明此事。该负责人还称,这是两位教授私人之间的事,与学校无关。而记者致电四川大学社科处,该处相关负责人则以忙于工作为由,推脱不谈此事。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查看所有评论
SSI ļʱ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3000+脑细胞基因组高清图谱来了 亚洲最深油气田建成百万吨产能
14家单位联合发布全球海洋变暖报告 青藏高原动力效应对亚洲干旱影响获揭示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