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计红梅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8/15 10:00:10
选择字号:
科技创投: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

 

“过去十多年,移动互联网模式受到较多关注,而今年几乎所有的主题都聚焦在了‘科技’。”8月10日~12日,第16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在杭州举行,联想之星总经理、主管合伙人王明耀在谈及参会感受时说。

王明耀几乎每年都会来参加中国投资年会。过去,因为联想之星主要专注于科技方向的早期投资,所以在移动互联网“一统天下”的时代,他所讲的主题就显得“偏冷门”。而在今年的年会上,数百家创投机构的高管都将目光投向了半导体、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生物医药等科技赛道,早期投资反而成为了热门。

今年上半年,受宏观因素影响,募资难、投资内卷、马太效应、上市破发等成为创投领域频频被提及的关键词。如何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成为投资机构不得不思考的问题。而在很多投资人眼中,做科技赛道的创业投资,就是在不确定性中找到的一个相对确定的主题。

“脱虚向实”下硬科技拥有巨大机会

“不缺钱,但是募资难。”东方富海董事长、创始合伙人陈玮如此总结今年上半年的募资情况。

由于新冠疫情、俄乌战争等多因素叠加,今年上半年创投市场无论是募资量还是投资量都有一个较大幅度的下滑。例如,募资7724.55亿元,同比下降10.3%;新募资金2701只,同比下降7.2%。其中,新设基金又体现出引导基金多、国资多的特点。今年一季度,新设引导基金规模达1300亿元,有限合伙人(LP)出资机构中71.4%为国资LP。

在投资方向上,投中信息CEO杨晓磊认为,过去一年,中国和美国一级市场的资金流向出现很大差异。“美国基本都在投Web3、区块链、元宇宙,而中国则是在投芯片、核心制造和高端制造。”在他看来,中国市场在政策引导下慢慢脱虚向实,这是造成差异的主要原因。而且,相比其他领域的投资,科技投资是回报最高、增幅最大的。

他援引投中数据表示,对比2008年前后来看,科技领域的项目受到资本不断追捧,平均回报增幅最高,达26%。同时,科技类项目回报数的上四分位和下四分位值也显著高于其他领域。

他以芯片产业为例,“目前中国芯片行业进口额度是4000亿美元,到2025年这一数字至少要下降到1600亿美元”,这意味着国产芯片的发展拥有巨大的市场空间,芯片赛道会诞生数百个独角兽企业。

分析其后的宏观背景,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认为,这一轮的经济调整实际上10年前就已开始,调整的结果是创新成为经济增长的动力,脱虚向实成为大趋势,过度金融化得到有效抑制。同时,以华熙生物等为代表的行业隐形冠军不断涌现,我国人工智能、新能源、电动汽车等领域居于国际前列。

“我国市场目前正处在‘市场周期的低点’和‘技术革命的起点’。”中金资本总裁单俊葆认为,往前看,结合中国特色,中国私募股权基金风格将进一步分化,向服务与赋能型基金转型。

“满大街都是项目,但好项目少”

行业整体遇冷,但对头部机构而言,投资的节奏并未放缓。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排名前15%的机构管理了市场85%的钱。“未来会二八分化甚至一九分化。”陈玮说。

“满大街都是高科技”“满大街都是IPO”。现在,陈玮他们每天仍会接到不少商业计划书,一个月要看300多个项目。在他看来,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好的创业环境,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创业。近五年来,中国的创业水平得到了显著提升。

“满大街都是项目,但好项目少。”陈玮透露,一旦好项目被看上,就贵得要命。今年一季度,新增注册企业数量4.8万家,同比增长71%;新增投资案例数量4167起,同比下降31.9%。相比2019年,私募股权基金(PE)机构单笔投资均值增加14%;风险投资(VC)机构单笔投资均值增加27%。

“热门赛道,如半导体、新能源汽车、人工智能、生物医药,以及一些解决‘卡脖子’问题的行业企业,稍微像样的就非常贵。”陈玮告诉记者,这些赛道里好企业的估值普遍上涨50%以上,行业“内卷”得厉害,所以选择性价比和投资时点在当下显得格外重要。

“投资阶段上,要投硬科技、投早期、投长期;从长期看,要基于三个关键词,布局五大重点行业。”单俊葆认为,“卡脖子”“国产替代”相关技术和市场将成为未来投资热点,基于“前沿”“绿色”“数字”三个长期关键词的创新药、半导体、碳中和、企业服务和新消费则是需要重点关注的五大行业。

与之相比,聚焦早期投资的联想之星的投资策略则是“投新投精”。王明耀告诉记者,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联想之星不断抓住新浪潮的机会,如智能硬件、机器人、自动驾驶等。不过,其前提是对科技赛道有非常准确的认知,能够捕捉到细分领域的头部企业。

足以成功的“长板”和导致失败的“短板”

当下,科学家创业越来越受到资本市场的追捧,创业者中科学家、名校出身的人也越来越多。尤其是科创板催生知识变现、科技变现,使得越来越多优秀的科学家得以崭露头角。

不过,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机器人研究所名誉所长、中关村智友天使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研究院院长王田苗看来,现实中,科学家或学者创业仍然较少,“毕竟硬科技创业周期长、风险大”。

智源研究院理事长、美国国家工程院外籍院士、源码资本投资合伙人张宏江也认为,目前全身心投入创业的科学家并不太多,“大家不愿意冒这个风险”。

他希望,“未来能有更多的人‘放手一搏’,因为创业成功本就是小概率事件,不‘all in’(孤注一掷),成功率就会更低。”

而从资本的角度,在王田苗看来,目前支持科学家创业的市场水温挺高,甚至还有一些泡沫。主要原因在于国家正从材料、芯片、软件、传感器和高端装备等多个环节发力,政策层面和融资渠道也都在力推自主可控、科技创新。

“当前的硬科技创业处于一个价值高地,有眼光的投资人一定会重投以硬科技为代表的科技高地。”张宏江说。不过他也提醒科技创业者,要对自身技术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我们做科研的人,往往会高看自己的技术,认为技术能够改变世界。确实,技术会改变世界,但你的技术也要通过产品和服务去创造商业价值,至少从投资人的角度看是这样。”

在张宏江看来,虽然“all in”创业是最好的方式,但是“前店后厂”的方式也不错,即教授可以花大量时间待在学校,带领他的学生和团队持续进行技术创新,同时找一个懂商业、市场、产品的人在一线做CEO,真正把技术推到市场上去。“我觉得这样的方式也会受到投资人的青睐。”

“作为科学家、教授、研发人员,在做科研时,一个长板就能让你成功,但在做企业时,一个短板就会让你失败,所以应当反复思考技术在应用方面的前景。”张宏江强调。

年会上“科学家创业新时代——技术的骄傲与商业的现实”对话现场   顾承勋摄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百兆瓦先进压缩空气储能电站并网发电 在离太阳更近的地方
全球最大液流“电力银行”10月上线 我国成功实施问天实验舱转位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