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汪晓军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5-27
选择字号:
煤改气不能“一刀切”

 

■汪晓军

目前,不少地方政府要求,所有的工业园及工厂的锅炉必须“一刀切”煤改气,原因是烧煤不仅有煤在运输过程中的粉尘污染,在燃烧过程中还存在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粉尘的污染。若煤改为天然气,则减少了粉尘与二氧化硫污染。但氮氧化物的污染,理论上讲仍然存在。燃气的清洁程度比燃煤要好,但仍觉得燃气与燃煤不应该搞“一刀切”。

前段时间,我参加广东靠近海边一个县级市的纺织工业园的项目评审,纺织印染是那个小城市的传统产业。随着环保要求的提高,结束家庭作坊和小企业“散乱差”现状,禁止小企业的偷排行为,要求所有的纺织印染企业不论大小,都应该迁入纺织工业园。工业园将集中供水、供蒸汽,也收集各企业所排放的生产废水,经工业园的废水处理厂处理达标后排放。

供水、废水处理工艺方案,这些技术评审进展还是相当顺利,但在供汽方案上出现了争执。我知道,以目前煤的价格,一吨蒸汽的售价通常在200多元,不少公司和厂家都愿意投资建燃煤的锅炉提供蒸汽,且随着清洁燃烧及燃煤尾气处理技术的提高,燃煤锅炉的尾气也可以达到比较高的排放标准。若采用天然气做燃料,则蒸汽的价格将增加一倍以上。对于许多纺织印染企业,利润并不丰厚。一旦蒸汽的价格增长一倍多,由于市场竞争,迁入工业园的企业有可能无利可图。在这个评审会上,同时邀请了天然气供应商和当地纺织协会列席了会议。

作为专家组组长,我认真听取了双方的意见,天然气供应商拿到当地的燃气供应资格,并建立天然气存贮中心,前期已投入较多的资金,且作为民营企业,响应当地政府的号召,以投资来解决政府关心的民生与环保问题。而作为纺织协会的企业代表,则从另一个角度阐述这个问题:现在市场竞争太激烈了,燃煤的蒸汽一吨只要200元多一点,只是这里核算燃气锅炉提供蒸汽价格的一半都不到。而印染行业也是用汽大户,当投资者发现利润比较薄甚至有可能亏本时,肯定不在这里投资了。

我反对煤改气“一刀切”的做法。对于京津唐地区,由于地理因素而导致空气扩散能力变差,周边地区的大气污染容量也相对比较低,再加上北京是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故采用更环保、清洁的天然气燃料来代替燃煤是可以理解的。

但对于靠近海边的县级市的工业园,不顾经济规律,也一定要求采用煤改气?一方面我国是产煤大国,煤完全可以依靠国内的资源,而目前的天然气绝大部分需要进口。更重要的是,使用天然气,成本要比使用煤高一倍,甚至一倍以上。随着劳动力价格的上涨,企业的负担日益加重,国家为了促进企业的发展,采取了普遍的减税措施。若将原来的燃煤锅炉改为燃气,则将大大增加企业的负担,对于用水用气大户的纺织印染企业,这增加的额外负担或已达到它们能忍受的临界值。虽然燃气比燃煤相对而言清洁卫生一点,但使用脱硫除尘技术,也可以达到较高的排放标准。对于烟气中的氮氧化物,燃气与燃煤是一样的,要达到高要求的排放标准,都需要采用脱硝处理。对于地理位置靠近海边的中小城市,当地没有重工业,相对而言环境容量还是相当大的。对于燃煤,也可以要求锅炉必须安装先进的废气处理设施,达到较高的排放标准,真没有必要 “一刀切”地搞煤改气。

最后,在评审会上,我表示,应一分为二地看待这个问题:用天然气比用煤更清洁一些,这一点可以肯定,但用煤,采用脱硫、脱硝与除尘新技术,也可以达到较高的排放标准,且其蒸汽的售价只有用天然气的一半,这更有利于工业园将来的招商引资。

总而言之,不考虑经济因素的环保难以持久,而为了所谓的环保,不考虑安全因素,更是难以为继。

http://blog.sciencenet.cn/u/Taylorwang

《中国科学报》 (2019-05-27 第8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觐见“黑洞之王” 这只小兽耳朵有大“玄机”
新型头盔 更好防护 研究揭示细菌如何提高稻飞虱生殖力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