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沈春蕾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1-11
选择字号:
北京理工大学技术转移中心
完整创新链是怎么形成的

柔卫甲柔性防爆装置 

■本报记者 沈春蕾

2018年3月,一款神秘装备出现在北京各大火车站,护卫着两会代表和广大旅客的安全,这就是由北京理工大学爆炸科学与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副教授黄广炎团队研制的最新反恐防爆“神器”——以柔克爆的“柔卫甲柔性防爆装置”。

早在2016年,黄广炎团队就开始着手基于柔性复合防爆技术的原理样机研制,团队最初的设想是将技术专利打包出售。“多年技术转移工作的经验告诉我们,这是一个很好的项目,卖掉可惜了。”近日,北京理工大学技术转移中心副主任陈柏强向《中国科学报》讲述该中心技术转移的案例,第一个就是黄广炎团队。

后来,在技术转移中心的帮助下,黄广炎团队选择以科技成果作价入股的方式,与合作方共同组建湖南艾尔防务技术有限公司,在湖南省长沙市高新区麓谷进行成果的转化和产业化。

“北理工从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探索技术转移模式,从最初的技术转让,到如今的技术许可,我们形成了一条包含原始创新、演示验证、装备研制、生产推广的完整创新链,这也是融入北理工骨髓的创新基因造就的。” 北京理工大学技术转移中心主任戴斌如是说。

从国防成果转化说起

北京理工大学是新中国第一所国防院校,学校拥有深厚扎实的国防学科和工科学科,多年来始终注重应用技术转移和科技成果产业化。

戴斌拥有30年的科技成果转化实践经验,他回忆道:“早年在计划经济体系内,国家就要求科研成果应被大量应用。”从那时起,北京理工大学就开始注重创新研发与应用“骨血相随”。

20世纪90年代末,北京理工大学开始率先探索国防科技成果转化,实现军工产学研合作。“最早我们采取的是技术入门费加产值提成模式,确实调动了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初步形成了产学研协同创新的模式。”戴斌说,此举不仅促进了我国国防装备技术水平的提高、军工企业的发展,还对北理工相关学科的发展实现反哺。

这些年来,北京理工大学在科技成果转化领域先行先试举措已经走在了全国高校的前列。戴斌指出:“早年国家还没有明确的政策,但北理工的基因里就有服务国家国防科技发展的意识。我们不仅仅关注论文,还注重将技术变成国防装备,正是这样的基因促使北理工上下对科技成果转化加以重视。”

进入21世纪后,北京理工大学又开始探索军民两用技术的成果转化。其中,既有成功的案例,也有失败的案例。学校在总结失败教训时发现,最核心的问题在于体制机制欠缺。

思考体制机制问题

2007年,北京理工大学开始系统思考成果转化的相关体制机制问题。“营造氛围,建立机制,我们一直在推动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体制创新工作。”戴斌说。

学科性公司模式是早年北京理工大学探索科技成果转化机制创新的重点。

“通过学校科技成果作价入股、股权奖励和教师现金入股相结合的方式,鼓励和支持教师在岗创业和团队创业。”如果用一句话概括学科性公司模式,戴斌认为,“学科性公司模式的核心,本质上就是利益共享、风险共担。”

而这一探索则直接得益于中关村自主创新示范区“1+6”先行先试政策的支持。对北京理工大学来说,最大的好消息莫过于2010年,财政部、科技部发布了《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企业股权和分红激励实施办法》,北京理工大学成立的第一家学科性公司——理工雷科成为中关村股权激励的首批试点企业。

戴斌认为:“中关村的试点和随后的一系列政策,不仅对创业初期的理工雷科来说是一场及时雨,也给科研人员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完成股权激励的理工雷科发展很快进入“超车道”,成立4年多的时间里,累计实现销售收入3.5亿多元,投入研发经费近5000万元,转化形成了北斗卫星导航基带芯片、终端机、机场跑道异物监测雷达等7项新产品,人员从30余人增加到近400人。2015年,理工雷科通过股权并购的方式实现了上市。

戴斌告诉记者,学科性公司的发展壮大又进一步反哺了所在学科的发展。2018年北理工和理工雷科联合承担了一个8000多万元的自然科学基金重大仪器专项,这就是科技创新与成果转化协同发展的成果。

责权利一致很关键

戴斌回顾道,北京理工大学最早在探索学科性公司模式时,遇到了审批、税收等具体操作流程中的问题,而随着2015年10月《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正式实施,一系列问题迎刃而解。新的法律还明确指出,高等院校应当加强对科技成果转化的管理、组织和协调,加强技术转移机构建设。

在此背景下,2016年初,北京理工大学组建专门的技术转移中心,并设立了技术转移公司,通过市场化机制建设一支专门的服务团队,帮助教师团队实施科技成果转化。“以前学校转化工作分散在不同的部门,转的多少跟自己关系也不大,现在不仅有了专门的技术转移机构,还将转化业绩纳入学院和教师的绩效考核体系。”戴斌说。

中心成立以来,进一步探索技术转移新模式。本文开篇黄广炎团队能够通过技术作价入股来实现成果转化,就得益于技术转移中心新模式的探索。此后,“学校科技成果入股+股权奖励+教师现金入股”的学科性公司模式也被沿用和完善。例如,技术转移中心成立后新组建的北京理工导航控制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入选了“中关村十大优秀科技成果转化项目”。

“学科性公司是北理工探索的一种教师在岗创业的成果转化模式,北理工累计组建了近20家学科性公司。”陈柏强告诉《中国科学报》,近期,北京理工大学技术转移中心正在筹备召开全校学科性公司大会,准备进一步总结经验,不断优化学校科技成果转化机制。

陈柏强向记者介绍的每个技术转移案例基本对应着一种转移模式。比如,北京理工大学教授王博团队研制的金属有机骨架化合物,已于2017年底通过普通许可方式,在合作企业转化形成分子智能防护口罩和空气净化器等系列产品,并在市场热销。

戴斌表示:“我们鼓励结合不同案例的实际情况,通过多种方式实施科技成果转化。科技成果转化关键在于责权利一致的机制,具体的实施方式只是手段。”

《中国科学报》 (2019-01-11 第5版 转移转化)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揭示土星木星内部惊人差异 “旅行者1号”再立新功
改良木薯 养活世界 “垃圾DNA”不“垃圾”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