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秦志伟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5-16
选择字号:
收成亏了 保险来赔
价格指数保险为农民保“价”护“行”

 落地保淡蔬菜   安信保险公司供图

■本报记者 秦志伟

今年年初,上海世鑫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田金弟又为合作社的蔬菜购买了价格指数保险,这已经是他第三年投保该保险产品。他发现,与承保自然风险为主的传统农业保险相比,价格指数保险更关注农产品因市场价格变动而带来的风险,这是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需要的。

田金弟购买价格指数保险还要追溯到2011年。当年上海市农委和安信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全国率先推出了蔬菜价格指数保险,将农业保险的承保范围从生产风险扩展到市场风险,受到了涉农经营主体的广泛关注和好评。随后,其他保险公司纷纷研究和试点农产品价格指数保险。

毋庸置疑,农产品价格指数保险有助于促进农业生产、稳定农产品市场价格、保障农民和市民利益。但该保险产品属于“要赔都赔,要不赔都不赔”,因此,“价格保险风险聚集效应突出,保险收费高”。安信保险公司战略发展部副总经理胡德雄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其在发展中特别需要解决保费补贴资金筹措与保险巨灾风险防控问题。

菜农增产不增收矛盾突出

田金弟所说的传统农业保险主要是对自然灾害导致的农作物减产进行赔付,即仅对生产风险进行保障,而对农业生产经营的另一种重要风险——市场风险则基本没有保障。

事实上,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市场风险对农业生产的影响越来越大,且农产品市场价格波动不仅影响农业生产经营者的收入水平,同时也直接影响市民的消费福利水平。而农产品价格指数保险正是对市场风险进行管理的一种工具。

蔬菜是上海、北京、广东等大中城市不可或缺的农产品之一。近年来,上海市农委不断加大蔬菜生产基础设施、配套设施的投入,蔬菜生产的栽培技术、管理水平、科技含量等逐年提高,加上蔬菜生产的保险面不断扩大,其生产环节抵御自然灾害风险的能力显著增强。

但面对大市场、大流通的格局,菜农增产不增收的矛盾日益突出。“特别是风调雨顺的年份,由于产量高、长势好,又扎堆上市,导致蔬菜市场供应量十分充裕,其结果势必带来价格的下挫。”胡德雄说。

因此,增产之后并未给菜农带来喜悦,相反,能收回成本已成了他们最大的奢望。实际上,在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今天,“菜贱伤农”的现象时有发生。

为探索都市农业规避“自然”与“市场”两大风险的新路子,安信保险公司借鉴美国同类产品的主要做法,研究开发了蔬菜价格指数保险。

记者了解到,自2005年起,安信保险公司与上海市农委就开始联合探讨蔬菜价格保险的可行性、具体操作和风险控制措施等工作。2006年,上海市在部分区县进行蔬菜价格保险试点,保障范围涉及花菜、卷心菜、青菜、茭白等颇具市郊区域特色的大宗蔬菜品种。

2008年,受冰冻雨雪天气影响,上海市蔬菜短缺。灾后上海市农委组织郊区广大菜农播种绿叶菜近四万亩,并及时出台政策,对四万亩菜地实施普惠制价格保险。据介绍,由于集中上市,导致菜价大幅下跌,安信保险公司蔬菜价格保险的赔付率超过200%。

“蔬菜价格保险作为国内首创,没有任何经验和做法可以借鉴。”胡德雄表示,为建立一个蔬菜价格保险的稳定发展模式,他们先后尝试过多种不同的模式。

截至目前,安信保险公司已设立蔬菜成本价格保险、蔬菜批发价格保险和“保淡”绿叶菜成本价保险三个险种。“通过不同模式的尝试,为蔬菜价格指数保险开展积累经验。”胡德雄告诉记者。

“即使亏了也一样开心”

世鑫蔬菜合作社拥有700亩的上海市蔬菜标准园,其中钢制大棚覆盖面积200亩。合作社生产的番茄、芦笋等品种获得绿色食品认证,青菜、大白菜、黄瓜、茭白等品种获得无公害农产品认证。田金弟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合作社是当地第一个试水蔬菜价格指数保险的。

田金弟非常认可蔬菜价格指数保险。据他介绍,2017年度合作社缴纳蔬菜价格指数保险六期总保费244729.40元,其中自缴48945.88元,赔款总计388225.45元。自从有了这个保险,“即使亏了也一样开心。”田金弟告诉记者。

2月6日,田金弟又向安信保险公司递交了“保淡绿叶菜综合成本价格保险投保单”,并交付7617.40元的保险费。

据介绍,“保淡绿叶菜综合成本价格保险”分为“冬淡”绿叶菜成本价保险和“夏淡”绿叶菜成本价保险。目前田金弟投保的是后者。

胡德雄向记者介绍了“夏淡”绿叶菜成本价保险,当保险绿叶菜在保险期间内,根据上海市物价局公布的定点标准化农贸市场对应夏淡品种一级菜早上(七点半到九点)零售价的平均价,若低于前三年同期零售价的平均价,视为保险事故发生。而保险事故发生时,保险公司对低于约定成本价的金额部分,按本保险的约定负责赔偿。

蔬菜价格指数保险自开办以来,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以“保淡”绿叶菜成本价保险为例,自开办此模式以来,保费收入1.84亿元,累计赔款1.44亿元,赔付率为78%。

此外,自2014年以来,上海市在松江、奉贤等区开展了生猪价格指数保险。该险种的运作情况表明,生猪价格指数保险可有力地维持生猪养殖者的养猪积极性和保障生猪养殖企业不因市场价格波动影响再生产能力,在逐步建立成熟的生猪市场前提下,探索出一个有别于政府补贴等化解市场价格波动的风险解决手段。

需要政府合理引导和规划

安信保险公司在实践中发现,目前我国蔬菜产业化率相对偏低,经济较为发达的上海、浙江等蔬菜产业化率约50%,而其他省区更低,甚至部分省区不足10%。

“稳定市场供应、平稳蔬菜市场价格的核心是均衡种植、均衡上市,这就需要政府合理的规划和引导。”胡德雄建议,应该选取产业化率较高的地区开展蔬菜价格保险试点。

据了解,在现行的农业保险政策框架下,指数类保险不在中央财政补贴范围之内,而蔬菜价格保险风险较高,费率也较高,完全依靠农户自缴有难度,保险公司希望蔬菜价格保险的政策能够实现制度化和常态化,纳入现行的中央农业保险补贴政策,作为整个农业保险补贴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

实际上,政策性农业保险大多实行商业化运作。但蔬菜价格保险风险高,且属于非传统业务,保险公司股东积极性不高,保险公司、股东和农民三者利益不易协调。而对蔬菜价格保险,保险公司也无法从再保市场购买再保险。

胡德雄介绍,费率过高,政府和农民的负担过重;而费率过低,保险公司难以承受。“小保小亏、大保大亏”的矛盾不易化解,政府如能对这项保险配置一个托底政策,以上问题则可基本解决。

事实上,农产品价格指数保险具有其自身的系统性风险,一旦保险事故发生,将是大规模的赔付,保险公司对巨灾风险抵抗力不高,需要财政资金给予支持,但目前该险种尚无完备的巨灾保障体系。

比如,生猪价格指数保险有着鲜明的政策属性,需要政府在其中发挥积极的作用。

胡德雄以美国为例介绍,政府在生猪价格保险中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一方面,政府向生猪养殖户提供一定的保费补贴,同时向保险公司进行费用补贴;另一方面,政府为保险公司提供再保险,帮助其分散无法应对的巨灾损失。

目前,上海市松江区、奉贤区投保农户保费补贴主要来自区级财政补贴,而各区财政的状况不一,支持力度有限。“建议将该险种纳入市级财政支持项目,减轻农户缴费压力,提高财政资金利用率,充分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作用。”胡德雄说。

《中国科学报》 (2018-05-16 第7版 产经)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社会隔离改变大脑 美任命神经学家掌舵能源部科学办公室
紧急联系信息帮助研究人员拓展家谱 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男神”给你讲银河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