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金涛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5-4
选择字号:
琵琶亭里忆诗翁

 

■金涛

【在中国古典诗歌以及各种文学作品中,用形象化的语言摹写抽象的飘逸的音乐,当推白居易的《琵琶行》,这是独一无二的千古绝唱。】

浩浩荡荡的长江滚滚东去,一座钢铁的大桥凌空飞越,在此远离九江老城的江边,新建了一处以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千古绝唱《琵琶行》为意境的园囿,这即是我返乡寻访的一处景色宜人的绝妙所在——琵琶亭。

九江,古之江州(又称浔阳、柴桑),虽是小城,历史淀积颇为丰厚。古往今来,许多名人在这里生活过,饮过长江水,沐浴过庐山云雾,畅饮过江州的糯米酒,在磨光的石板路上留下无数脚印。更加难得的是,在他们人生失意的日子,江州的茅舍草棚为他们遮挡了风雨,浔阳的父老乡亲给他们以难得的温暖和照应,也因如此,诗人难忘在江州避难的日子,书写了很多不朽的诗篇。这是江州的骄傲,更是极其宝贵的无形的文化遗产。其中自然少不了白居易的名字。

白居易,唐代宗大历七年(772年)出生。贞元十六年(800年)中进士,十九年春,授秘书省校书郎。元和元年(806年),罢校书郎,登“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授县尉。元和二年回朝任职,十一月授翰林学士,次年任左拾遗。五年,改京兆府户曹参军,仍充翰林学士,草拟诏书,参与国政。815年,宰相武元衡遇刺身亡,因率先上疏请急捕刺杀武元衡凶手,被认为是“越职言事”(妄议朝政),受到降级外放的处分,被贬江州(今九江)司马,时年43岁。

琵琶亭是一处依唐代风格建起的园囿,入门迎面,庭院正中,矗立一尊汉白玉白居易雕像。园中主体建筑,高踞于花岗岩平台上的,为一座高约20米古色古香的亭阁,双层重檐,檐下悬挂画家刘海粟题写的“琵琶亭”三个金字匾额。两旁有石阶可上,登亭台,北望长江滚滚东逝,南眺庐山云海渺茫。庭院两旁,建有左右对称碑廊,镶嵌历代诗人题咏碑刻。碑廊曲折,穿行绿荫之间,游人可在此歇足,一边欣赏碑林的书法诗文。另有几幢殿堂分散于园的两翼,建筑厚重简洁,有唐代遗风,现辟为陈列室。

我从亭台下来,穿过碑廊,走到树木繁茂的庭院,绕过一座假山,忽见庭院深深的幽静角落,竟然隐藏着一处极富诗意的所在。这里乃是园中画龙点睛之笔,假山叠石围起一个小小空间,竟是“琵琶行”的主题构筑的一组雕塑群。这组雕塑群只有一位主角,便是坐在船头、低首抚琵琶的女子,船头周围是密丛丛的荻草,似乎被江风吹得瑟瑟作响。作品刀法简洁凝重,细腻传神,颇具匠心。雕塑师在创作时留下很大的想象空间,让船体往前延伸,两面是镂空的船舱式样,似乎江州司马和他送行的客人正在此处聆听美妙的乐曲,然而空舱无人,只有千年后的游客在此盘桓了。

此时,仿佛时空转换,我回到了千年以前的唐朝,来到“枫叶荻花秋瑟瑟”的浔阳江头,这似梦非梦的幻境隐隐约约,看不太清楚,但是那琵琶的琤琮清晰可闻。

《琵琶行》这首七言长诗共六百一十六言,比起短小的五言七律,可以算得上一首气势磅礴的交响乐了。依我之浅见,全诗可分为四个乐章。第一乐章为序曲,随着舞台大幕徐徐拉开。灯光聚焦在故事发生地“浔阳江头”,依次将环境、时间、人物逐一介绍,最后从“忽闻水上琵琶声”,到“千呼万唤始出来”,由远而近,由声音的高低变换,把主角——“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女子推上前台。

序曲终了,第二乐章直奔主题,是整个交响乐的主旋律,由琵琶独奏演绎了精妙绝伦、人间难得一听的仙乐。这一乐章是纯音乐的诗化,是艺术多角度多层次的重塑,也是美的逐步升华,突出地体现了诗人对音乐超凡脱俗的领悟,由此交响乐掀起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高潮。

紧接着的第三乐章是抒情的慢板,营造的艺术氛围是舒缓的,略带一点忧郁。整个乐章表达了歌女的身世,然而叙述往事并非平铺直叙,而是波澜起伏,时而神采飞扬,时而掩面而泣,也间或慷慨激昂。“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这位当年红遍京城的歌妓谈起往日的风情,是何等地忘情,又是何等地炫耀!真乃如见其人,如闻其声。然而岁月蹉跎,时光无情,门前冷落,只剩下“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一场红颜春梦而已。

第四乐章也是尾声,轻轻的一声叹息,久久的心灵震撼,汇成了诗人对自身遭际的无限感慨,和对人生浮沉得失的思考。“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于是在此春江花朝秋月夜,众人举杯邀明月,又奏响一曲琵琶新曲,随风而去……

在这首交响乐的第二乐章,音乐的旋律代之以诗化的语言。众所周知,在各种艺术形式中,音乐是最抽象的,很难用语言加以诠释,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然而白居易却选择了以极富音乐感的诗歌来摹写音乐,以各种比喻来形容音乐的千变万化,以及旋律的飞转翻腾上下舒张,以抑扬顿挫的韵律切换,描画出音乐的美妙,从而抒发人物内心深处的丰富情感,和“相逢何必曾相识”的百感交集。在中国古典诗歌以及各种文学作品中,用形象化的语言摹写抽象的飘逸的音乐,当推白居易的《琵琶行》,这是独一无二的千古绝唱。由此,也可看出诗人对音乐的造诣之深和对旋律的感悟: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

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限于篇幅,恕我不作注释了。)

写到这里,不禁想起60多年前我在距此不远的九江二中念高中,正是尊敬的李淳兰老师教国文课,教我背诵《琵琶行》。此情此景,历历在目。想起远去的恩师,不由泪落青衫……

《中国科学报》 (2018-05-04 第7版 作品)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嫦娥五号将择机实施月面软着陆 研究人员开发出耐用电子皮肤
“奋斗者”号回来啦! 太阳CNO聚变循环产生中微子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