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田勘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1-12
选择字号:
《芳华》中的爱情和爱情观

 

■张田勘

【这是一个文工团的女孩的潜意识,也是中外千百年来择偶标准的基本的体现。】

《芳华》上映至今,票房收入突破13亿。要理解芳华的主要叙事对象——文工团的女兵们(当然还有少数男兵),得从理解他们为何存在,并且为其定位定性。显然,军队的文工团就是战争和军队的拉拉队。说文工团是军队的拉拉队丝毫不存在贬低。正如NBA的拉拉队一样,没有绝妙的本领、出色的颜值、诱人的身段,是不可能加入拉拉队的。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拉拉队的选人就是选美,但是更复杂、更严格,要求更高。

作为拉拉队的文工团员,要求更为严格,需要政审,不知道今天的“90后”是否能理解,换句话说,就是要领导的子弟和自己人。所以,能进入文工团的女孩,不只是特别漂亮,而且要政治过关、家庭过关。至于那位父亲是右派的何小曼(电影中改名何小萍)通过了政审,似乎是其母亲带着她改嫁了一名南下老干部,才过了关,否则右派的子女别说进文工团,就是招工、上学(工农兵大学生)都不会有份。

除了那6分多钟的战争长镜头,《芳华》主要描写的就是这群拉拉队的生活,其实主要是他们的爱情和爱情观。

文工团员们的生活当然不只是平时的排练、唱歌、跳舞、游泳、洗澡、嬉闹、吃饭、睡觉,也还有他们必须完成的任务——演出,无论是下基层还是为高层表演,例如在军事演习和骑兵团中表演文艺节目,以履行其作为拉拉队的鼓舞士气的作用。

不过,电影和小说的好看也在于,即便是日常生活,也要体现矛盾和冲突。《芳华》的一个冲突主线就是爱情,而且是多角恋的爱情,这也是影片吸引人的另一个着力点。

这些恋情有刘锋、林丁丁、何小萍、吴干事的多角恋情,包括暗恋;还有陈灿、萧穗子与郝淑雯的三角情愫。与刘锋的情感相关的爱情是矛盾的主线。刘锋由于向林丁丁求爱和触摸了她,被林丁丁告发,因此而被认为“作风有问题”“流氓”下放到连队,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失去了触摸林丁丁的右手。战后,刘锋生存困难,难以找到工作,甚至遭到联防队员的故意刁难、罚款和殴打。

爱情观的展开是,在刘锋触摸和拥抱林丁丁后,林丁丁哭诉道:“刘锋他不行,刘锋他就是不行。”

这话有多重解读,但是,比较合情合理的解读是,“刘锋他不配!”这是一个文工团的女孩的潜意识,也是中外千百年来择偶标准的基本的体现。对方的家庭地位、本人的优秀和经济状况都是女孩看重的,不过,那个时候更为看重的是对方及家庭的地位和权势,至少应当是门当户对。所以,郝淑雯尽管当初并不中意于陈灿,但得知后者的父亲是高干(军区副司令)后,二人才走到了一起。

因此,即便在同一个圈子内,婚恋也要讲等级。但刘锋这样的农家子弟不过是因为表现好有了“活雷锋”的称号才进入拉拉队,这样的男人在女人看来,要让未来的家庭过上优渥的生活并不现实,也才遭到林丁丁的反对、反感和揭发。这样的爱情冲突才是生活的真实。

刘锋敢于爱和敢于表白比起他的种种“雷锋”行为更像是一个真人,也是做了一次真实的男人,但是,生活当然也教会了他,要想找到拉拉队员这样的“白天鹅”,男人需要特别优秀。正如今天的择偶,男的总是说“我还不够优秀”(难以吸引到女性),女的总是说“我还没有找到足够优秀的”(配得上我的)。

进化心理学也证明,无论何时何地,在择偶中,男性总是比女性更强调未来配偶的身体吸引力和年龄的年轻,女性比男性更看重未来配偶的经济能力、雄心和勤奋等特征。当然,刘锋也从何小萍那里获得一种爱情的信息,找到相互尊重和相互爱的感觉,才有未来的和谐家庭和美好的生活。

那个时代的人都已是“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军队拉拉队大多也不复存在,但是,这个世上总不会缺少战争,因为战争是解决领地、食粮、饮水和配偶的重要手段,这也让和平弥足珍贵!原因不只是平和的生活更给人以幸福、美满、静谧,还在于它不是用鲜血和尸骨来解决种种争端。

《中国科学报》 (2018-01-12 第7版 作品)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茶树不赏花 你会给皮肤抹药吗
经济舱综合征:旅行途中也有“隐形杀手” 中科院大气所副研究员:海洋变暖意味什么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