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晶晶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1-12
选择字号:
那年芳华正十八

 

■本报记者 张晶晶

似乎就在一“夜”之间,大家纷纷在朋友圈里晒起了18岁。在大部分人还一脸困惑的时候,一波“回忆杀”已经直击心扉。

晒18岁照片究竟是个什么“梗”?原来,在2018年1月1日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90后”们集体告别了少年时代。这个“残酷”事实让一大拨早已不是18岁的“大人们”,禁不住感慨自己离18岁已经又是多少个“18岁”,纷纷缅怀起自己的青春岁月。

和“青春”这个词一样,“18岁”同样是每个人胸口上的“朱砂痣”。《中国科学报》记者就此专门采访了科学、科普、科幻界的“90后”“80后”“70后”“60后”“50后”们,回忆他们的18岁。

“90后”矣晓沅:18岁辩论助成长

今年25岁的矣晓沅,就读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虽然身体不便需要坐轮椅,但他仍然在专业领域内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他和团队研发的作诗机器人“九歌”,在不久前播出的《机智过人》节目中表现优异。

18岁时的矣晓沅正在云南读高中。和所有高中生一样,上课、写作业和考试占据了他几乎全部时间,比较不同的是他在高中参与了辩论赛,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考取清华大学之后,矣晓沅在系辩论队、校辩论队,连续打了好几年比赛。这也让他在清华树立了自信。“云南的基础教育比较落后,考入清华之后开始不适应、不自信,大一在辩论这件事情上找到了自信,这是我迈入清华的重要一步。同时,在辩论中也认识了很多朋友。我的身体不是很方便,没办法像其他同学那样去到很多地方、认识很多人。辩论这个平台能让我认识不同学校、院系、专业的朋友。”

矣晓沅总结说:“资者辩论对我的价值观有很重要的影响。辩论双方所持观点不同,进而养成了客观看待事情的习惯,不会轻易判断对错,会站在中立角度去做思考。理性的思辨方式对我影响非常大。”

因为深知辩论带来的成长,矣晓沅也想向正处于18岁的少年们“安利”这项课外活动。“希望他们不要把视野局限在眼前的一道题目、一张卷子上,应该多经历一些事情、多一些体验,当时觉得会耽误一两个小时的时间,但其实,这会对你的未来发展甚至一生都产生重要影响。”

矣晓沅说自己高中时的理想是当一名作家,现在虽然没有实现,但也做了计算机写诗的项目“九歌”。“未来或许可以尝试计算机写小说、散文,即使自己没有成为作家,也算梦想间接实现了吧。”

“80后”高爽:18岁梦圆天文系

“我今年35岁。18岁那年刚刚考上大学的天文学专业,正在兴奋中度过暑假,准备学习自己的心头好。我还记得当时守在电话前等着成绩,知道成绩也就知道了肯定能去自己的第一志愿学天文,那个心情可能是最幸福和骄傲的状态。”如今已经是北京师范大学天文系讲师的高爽,谈起当年考取天文系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高考对于很多人的18岁都是最重要的记忆,高爽也一样。“高考那年年初,我生了一场病,呕吐不止,头疼欲裂,血压极低。这样只能休学,四处求医问药。休养了几个月,不想放弃自己的梦想,于是就一边抱着当作模拟考、明年再战的心态,一边积极应对,在比别人少上半年高三的情况下,重新备战高考。这可能是我人生的第一场拼搏。”

高爽从事天文学工作的理想同样实现了,这让他更加相信梦想的力量。曾经有人在高考报志愿前专门赶来,不让他报天文学,改一个容易找工作赚钱的专业,高爽却坚持了自己的选择。

“我想,有些梦想无所谓价值高低,如果不坚持,什么理想都谈不上价值。”而这也是他想告诉如今18岁少年们的最重要的事情,“可能包括我在内的任何人的所谓经验,都已经没有了太多的参考价值,你唯一应该依靠的是你自己的努力”。

“这个时代变化太快了,今天的经验明天可能就是失效的。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享受高速度便捷的同时,要付出的代价有两个:一是不间断地学习,更新自己,稍有懈怠都不行;二是必须独立思考,独自面对大部分学习、工作、生活中的问题。”高爽说。

回忆18岁的拼搏,高爽感慨万分:“我想对那个年代的自己好好地说一声:你很棒。”

“70后”张发明:18岁染疾转投医

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肠病中心主任、粪菌移植先行者张发明,刚刚迈入不惑之年。身为一名医生,他常常面对生死,也经常为现代人欠佳的饮食和生活习惯发出警告。他尤其看重身体健康的原因,除了一名消化科医生的身份之外,与自己18岁时的经历也分不开。

“18岁的时候我在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利川市第一中学读高中。那个冬天,我又冷又饿。同学们在课堂上咳嗽不断,班主任安排全班学生去体检,结果确诊10个人感染肺结核,我是其中之一。班主任想方设法让我们都获得了免费治疗,不增加大家的家庭负担。”

但长期的打针、吃药,张发明的记忆力和听力还是因为药物副作用而下降。“我因为疲乏无力,在高考前跑去看医生,得到的特别建议是,如果预计不能坚持完一场考试的话,就带一颗糖进考场,随时补充能量。”

这个发生在18岁的故事,让他深深相信书上写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还让我认识到社会力量的重要性,我们这么多人都能得到社会的帮助”。

如果18岁能重来一次,张发明最大的愿望是吃饱穿暖,健康地学习,高效地学习。“我最想告诉18岁的自己的一句话也是:梦想是必须要有的,但是健康是实现梦想的前提。”

本来梦想当一名水电站站长的张发明,因为身体原因开始了医生的梦想,而如今他也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成为一名医者。“如果18岁不幸拥有苦难,不要觉得就糟糕透顶。人生漫漫,由此历练出来的满满斗志,会成为重要的根基。”

“60后”吴岩:18岁参会露头角

说到自己的18岁,生于1962年的科幻作家吴岩先给记者发来了一张1980年7月20日《北京晚报》的一则新闻截图,标题是《中学生吴岩出席全国科普创作会议》,正文写道:“灯市口中学高一学生吴岩作为北京中学生的唯一代表,今天启程出席7月23日在哈尔滨举行的全国科普创作会议。18岁的吴岩,已经写了二十篇科学小品、科学幻想故事……”

“参加这次会议的经历,对我后来走上科普科幻创作道路有很大作用。当时在会上,我见到著名的科普科幻作家叶永烈、郑永光等,受到了很多鼓励。《科幻世界》当时叫《科学文艺》,1979年创刊,在这次会上,我认识了他们的第一任主编。这次经历对我后来写科幻,包括很多人找我约稿、发表文章,都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吴岩说。

因为痴迷写作,18岁的吴岩对书籍如饥似渴。他回忆说,当时自己每天都利用课间操的时间,从灯市口中学跑步到王府井新华书店买书,后来店员都认识了他,因为等书名单上总有他。

“如果18岁能重来一次,我还是依然会走上写科普、科幻文章的路,因为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件事情。”当记者问到“如果可以穿越回18岁,会和当时的自己说些什么”时,吴岩表示,“我因为科普科幻创作,第一次高考没考上。如果能穿越回去,最想对当年的自己说,还是要更努力地学习,最好一次就考上大学。”

如今吴岩可以说完美实现了自己18岁时的人生理想,作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科普科幻作家之一,他曾担任世界华人科幻协会的第一任会长,如今是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副理事长;他是中国科幻教学的第一个人,同时也是第一个写引力波科幻的作家。

对于正处于18岁的少年,吴岩表示最想对他们说的是,要充分利用好今天的条件,不要辜负了当今这个时代。“如今条件非常好、衣食无忧,更应该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放飞自己的想象力,要自由自在。”

“50后”老多:18岁惊见“生死战”

出生于1953年的科普作家老多今年65岁了。1969年10月22日,16岁的他离开北京,长途跋涉来到几千公里以外的云南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生产建设兵营一师水利五团,成为一名知识青年。从此开始了6年的知青生活,一直到1975年回到北京。

聊到自己的18岁,老多讲了一件难忘的往事:“我们的连队三面环山,山并不高,最多也就50~100米,翻过这些山就进入到起伏的丘陵地带。丘陵里有森林也有已经被傣族老乡开垦出的甘蔗田或者种植旱稻的田地。当所有的植物都砍倒,下一步就是把草堆起来,然后点上一把火烧掉。

“有一天,我们把草堆好以后,排长说休息一会儿。我们几个就坐在地上闲聊。正聊得带劲,突然看见一只青蛙慢腾腾地从远处爬过来,似乎是浑身无力,样子十分奇怪。我们正觉得这只青蛙有点稀奇,猛然间‘呼’地一下,一条大约有两米长的绿色大蛇从后面窜出来,冲着青蛙扑去。我们几个看见如此情景都惊呆了,一场大自然的生死之战!”

“一个战友动作很快,他拿起一把铁锹向绿蛇拍过去,可那绿蛇毫不畏惧,居然抬起头用它的牙齿去咬铁锹,把铁锹咬得‘当、当’响。我比较怕蛇,所以不敢上去,只在一边观战。那蛇和我们几个战友交手了几个回合,一个战友猛地用锄头向蛇的腰间砍下去,蛇一下被固定在了地上。可是它仍然抬着头,张着大嘴拼命咬其他战友伸过去的铁锹或者锄头。那场面简直太惊险了。最后绿蛇遭到致命一击,一个战友用铁锹狠狠拍了一下它的头,它终于不动了。”

“排长点燃草堆以后,熊熊的烈火燃烧起来,大家在旁边看着。这时,不知谁,把那条看样子已经死了的大绿蛇扔到了火堆里。这时一个令我终生都无法忘记的镜头出现了。蛇的身体搭在草堆的枝条上,在火光中,我们可以看见那条蛇的黑色剪影。当火烧到它身体的时候,它竟然动了起来,慢慢地,它顽强地抬起了头,然后越抬越高,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就在它即将被大火吞噬的一瞬间,那黑色的剪影突然对着天空张开了它巨大的嘴,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它嘴里那恐怖的牙齿。最终,那顽强的蛇头慢慢地垂下来,消失在熊熊的火焰中。”

老多告诉记者,那个镜头让所有人都感觉非常震惊。如今将近半个世纪过去,自己依然清晰记得那种感受,以及生命所带来的震撼。“我自己是属蛇的,可是我很怕蛇,而且我觉得蛇比我要顽强,它才是真正的英雄。”


 


 

《中国科学报》 (2018-01-12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找到127亿年前的巨大原初星系团 喜马拉雅水电“梦断”滑坡?
科学家揭示自由意志的生物学本质 货币贬值和通货膨胀严重影响阿根廷科学家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