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高博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19/9/10 14:56:45
选择字号:
杨士莪:探南海,他喝“柴油水”

 

“莪”,诗经里一种长在水边的植物。中国水声工程奠基人杨士莪院士,毕生工作在水边。

杨士莪1931年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抗战时全家辗转逃难,心里种下爱国种子。1950年,在清华大学读大四的他,报名加入海军。

1956年,杨士莪被国家派到苏联科学院声学所进修,他敏感地发现:声呐设计和舰船噪声两个研究室的门对中国人紧闭。这一领域的学术论文在交流时常常仅写一个题目。杨士莪感慨:在国防技术的关键领域,靠别人靠不住。

1959年,杨士莪作为中方副队长参加中苏联合南海考察,看着水碧沙明的南海,他心情复杂:“何时我们凭自己的力量来考察开发?”

30多年过去,1994年,杨士莪任考察队队长兼首席科学家,主持中国首次南海水声科学考察。从琼州海峡到南沙群岛,考察队深入南中国海各个角落。

赤道附近的阳光垂直照射,甲板高温到50多摄氏度。杨士莪身先士卒,抱着沉重的电缆和线轴在甲板上穿梭,一天干十几个小时。会电工、木工、钳工的他,喜欢亲自上手。

船上饮食不好,外加劳动繁重,3个月的考察,有的年轻人瘦了40斤,年过花甲的杨士莪却精神百倍,他有时会唱歌,好让晕船的人转移注意力。

在南沙群岛附近,因出海太久,饮用水已经耗光。回港补充淡水,得花费好几天。杨士莪舍不得,他知道,为了这次考察,筹措物资人力用了10年时间,每一秒工作时间都来之不易。

此时,全船只剩下一处地方有淡水——船底的压载舱。这里的水是开航前灌注在船底,用来稳定和调节重心的。

杨士莪看到,压舱水面上飘着一层油——机器滴漏出的柴油,跟压舱水混在一起。杨士莪下令,把这些水烧开来喝。大家喝着浓重柴油味的水,坚持到航程结束。

考察后,队员们登上永暑礁,听战士介绍守岛的生活。眺望无边的大海,杨士莪感到自豪:“我也在保卫这片海疆。”

杨士莪主持的这次独立出航考察,让中国掌握了南海典型海域的水声环境和参数,积累了宝贵的一手材料。

几十年来,杨士莪带出了一批批青年领军人。一位学生说:“杨士莪当研究所所长,主动只拿1/4的岗位津贴。他全程参与的项目报奖时,他不报自己,报别人。”

88岁时,杨士莪还在出海实验。

人物简介 杨士莪,中国水声科技的开拓者之一。他建立起国内第一个水声科研工程基地;主持了一系列重大水声科研和工程项目。他写出了国际上最早集中论述水下噪声机理的著作,出版了国内最早的声学理论著作,讲授和编写了该领域一系列经典教材。从“东风五号”洲际弹道导弹测试落点,到“蛟龙”号安装打破国际垄断的定位系统等项目,杨士莪贡献突出。在他和同事们的努力下,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拥有矢量传感器技术的国家,中国舰船和潜艇有了最灵敏的耳朵。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银河系最大“气泡”亮相 天上没交警、卫星多,怎样避免出“车祸”
科学家在噬菌体抑菌机制领域取得进展 中科院南海海洋所发现“皇冠”分子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