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郭英剑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3/13 9:15:18
选择字号:
劳伦斯·巴科成为哈佛大学新任校长

 劳伦斯·巴科

■郭英剑

2018年2月11日,哈佛董事会宣布劳伦斯·S·巴科将出任哈佛大学历史上第29任校长。这一消息很快就占领了美国各大媒体的头条位置,成为新闻热点与焦点。巴科的当选,意味着历时7个月之久的校长遴选工作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有三个哈佛学位的当选校长

巴科1951年出生于密歇根州底特律市的一个移民家庭。他的母亲在19岁时为躲避二战和纳粹的迫害而逃到美国。巴科从小在密歇根州东南部的城市庞蒂亚克长大,曾是美国童子军中的一员,并曾晋级到童子军最高级别的鹰级童子军。

巴科本科读的是麻省理工学院(MIT)。1972年,他以优等生身份毕业后,到哈佛大学攻读研究生,先后在法学院和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获得了法律博士学位、公共政策硕士学位和哲学博士学位。

博士毕业后,巴科回到了自己的母校MIT,在城市研究与规划系从事经济学、法律与公共政策方面的教学与研究,从此进入学术界。在这里,他一干就是24年,从一名普通的教师成长为讲座教授,后来担任学校高级管理人员。

身为律师、环境政策方面经济学家的巴科,在离开MIT执掌塔夫茨大学时,找到了他施展才华的地方,彰显了他作为一名优秀大学校长的才能。

2001年,巴科被遴选为塔夫茨大学校长,并在这个位置上干了10年。在他卸任前的2010年3月1日,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任命巴科为白宫顾问团成员。2011年5月,巴科进入哈佛董事会,成为该校两大管理团队中的一员。除此之外,他还先后在哈佛教育学院与肯尼迪学院任职和任教。

这次巴科当选哈佛校长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他早就被列入过哈佛校长候选人的名单。2005年,哈佛大学时任校长萨默斯因为言辞不当而辞去校长一职时,就有报刊提出,巴科应该被列入校长的候选人之列。但当时的巴科直截了当地予以拒绝,称他对这个职位毫无兴趣。

据报道,在2017年6月,哈佛现任校长福斯特宣布将于来年7月卸任后,哈佛就开始了新一任校长的遴选工作。巴科最初也在遴选委员会中。但在开始遴选工作数月之后,委员会与巴科商量,后者能否退出遴选委员会,成为被推选人之一。巴科在去年12月中旬同意退出委员会,进入了被推选人的行列。

最终,巴科从700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被认为是继承福斯特校长最合适的人选。

一位富有才干的领导人

巴科的当选在哈佛内外获得了广泛赞誉。哈佛董事会的威廉·李说,在遴选过程中,哈佛内外的很多人都推举了巴科。他高度评价巴科,“他是美国高等教育中一位备受尊敬、有深刻见地、经验丰富的领导人。他是少数几位了解大学也了解哈佛的人。”

哈佛现任校长福斯特对巴科的当选表示祝贺和欣喜。她说,自从我上任伊始就知道,无论作为朋友、同为校长,还是近年来作为董事会成员,巴科都是智慧之源。“他理解高等教育的力量所在,就是要拓展知识、强化社会、提高生活质量。”但他也对当下高等教育所面临的挑战保持警惕,也身体力行地尽其所能去创造机遇,解决所遇到的问题。

普林斯顿大学前任校长、哈佛大学董事会成员提尔曼说,巴科集丰富的学术经验、对哈佛深入的了解和智慧这种无形的素质于一身,达到了一种完美的融合。在哈佛董事会与其合作的几年中,她亲眼目睹了巴科宽厚待人,对所有前来向他求教的哈佛内外的高校领导人都慷慨大方地提供帮助。

与巴科在MIT共事多年的柏敬诺是一位出色的物理学家,曾出任多伦多大学的校长,现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校长。他同样给予了巴科高度的评价。他说,从巴科担任MIT教师部主任那一刻起,他就致力于学术卓越的建设,重视学生,强调跨学科研究。

然而,作为白人的巴科当选为校长后,也有一些哈佛师生感到失望。因为在这次遴选过程中,有不少哈佛学生包括校友都希望遴选委员会考虑候选人的多元文化背景,特别是希望他们能够优先考虑有着代表性不足之背景的候选人,即包括非裔、亚裔、西班牙裔等在内的所谓非主流群体。

但正如李所说,现在是高等教育发展的关键时刻,挑战与机遇并存,敦促着人们去追求新的知识,努力强化教育,思考如何服务社会;但这也是一个高等教育与大学中学术研究的独特价值不断遭到人们挑战甚至质疑的时代。这样一个时代,呼唤的是富有才干的领导人,需要他们具有策略性思维与严谨的执行力,而巴科就是这样的不二人选。

要学得更多、贡献更大、做得更好

在获知当选后,巴科在给媒体的声明中说,对于有机会去领导这所卓越的高校,他倍感荣耀。他在信中感念哈佛对自己的培养,也很高兴有机会来回报自己的母校。巴科说:“我是在这里知道了自己内心深处是一位教师;我也是在这里发现了我想把自己的生命投入到学术之中;是这里赋予了我对高等教育的激情;也是这里让我找到了真实的自己。现在,能有机会回报这所帮助成就了我的今天的大学,我心怀感激之情。”

在记者招待会上巴科首次作为当选校长公开露面。在讲话中,他讲述了自己父母的故事,谈到了高等教育对于人生的影响。他说,自己的父母是逃离欧洲的难民,也是移民。自己能有今天,全拜高等教育所赐,是高等教育成就了一切。为此,他期待着自己作为校长和大家努力工作,确保未来的人们能够得到像自己的家庭那样的机遇,而这种机遇就是体验美国梦的机遇。

对于哈佛的未来和自己所身兼的重任,巴科胸有成竹。“我所知道的哈佛,至少一直坚守着三件事:追求真理、追逐卓越、追寻机遇。”他说,在当今,这样主导的理想从未显得如此重要。我们决不能回避,也不能心怀歉疚,而是要勇敢地面对现实,坚持我们的承诺,通过教学与学术研究,通过我们去追求真理、卓越与机遇,从而把这个世界建设得更美好。他说,数百年来,一代又一代的哈佛人在不断前行,为这样的理想而奋斗,但我们也要永远意识到,在未来的道路上,学得更多、贡献更大、做得更好,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职责所在。

与此同时,他也坦率地面对高等教育所面临的来自校内外的批评与挑战。他说,有批评很正常,但我们需要做的是更好地控制经费的使用,运行要更有效率,多与他人沟通,多与同行沟通,多与外界以及更广大的世界沟通。他说,“我们要时刻保持警惕,确保我们的校园总是会接受新观念,要牢记校园是我们自由表达的场所,也是我们每个人都应有归属感的地方。”

巴科引领未来全球性思维教育

现年66岁的巴科,除了自身具有丰富的领导和管理经验之外,最近几年,他也将自己的研究兴趣转向了高等教育,并且在其丰富经验的基础之上,对高等教育所面临的问题与挑战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

实际上,早在2002年的就职典礼上,巴科就设定了塔夫茨大学未来的三大优先发展目标。在任期间,他致力于为学生提供更多的机遇,主抓教育与研究中的创新性,强调各个学院与学科之间的合作与交流,激励人们思考大学该如何更好地为社会服务。作为塔夫茨大学的校长,巴科展示了他过人的高校管理水平。在2008年美国经济危机期间,他不仅带领全校渡过了难关,还发起了迄今为止该校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筹款活动,加大了奖助学金资助力度,推动了校园的多元化。

当然,将于今年7月1日正式走马上任的巴科未来将面临诸多的困境与挑战。就当下而言,美国政府与国会都针对一些大学庞大的捐赠基金增加了新的税收政策,这将导致包括哈佛在内的很多大学每年要多支出上千万美元。就在前几天,现任校长福斯特与其他数十所美国大学校长一道,联名向美国国会表达停止新政的诉求。而巴科一上台,就将面临这样的事关学校财政的大事。另外,哈佛还在向位于查尔斯河对岸的奥斯顿扩展,这同样需要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和精力。

任何人都能想到,哈佛这所世界顶级高校,一定会有成堆的事情在等着这位新任校长去解决。但人们有理由相信,哈佛在巴科的领导下,一定能够走向新的历史发展阶段。(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中国科学报》 (2018-03-13 第7版 视角)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南极冰盖状态:冰层融化致海平面急剧上升 美国“吃货”要在火山口烤棉花糖
清峻有节气若竹 琥珀中发现亿年“旅行青蛙”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