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甘晓 崔雪芹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8/1/19 20:59:15
选择字号:
武大“千人”举报者质疑调查公正性 校方再回应

1月18日晚,针对武汉大学“千人计划”专家霍文哲举报“长江学者”李红良一事,武汉大学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称,武汉大学学术委员会曾于2017年12月责成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成立专家组对被举报的武汉大学模式动物研究中心主任李红良课题组实验进行鉴定,包括3名院士在内的5名专家认为,非人灵长类动物实验数据不存在伪造行为。

19日,举报者武汉大学基础医学院教授霍文哲表示,该鉴定缺乏公正性。

“专家都是校方内部组织的,应当敦促校方从校外聘请专家,组织第三方专家。”霍文哲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电话采访时称。

针对霍文哲质疑“上次鉴定是武大组织校内专家进行的”,记者通过向武汉大学学术委员会秘书处负责人巫世晶教授求证得知,近期就李红良学术成果诚信问题进行鉴定的调查组中“3名院士均来自校外”。

此前,霍文哲曾对李红良课题组发表的两篇论文的实验周期和实验用猴数量提出质疑并发起举报。2017年2月、5月,《自然-医学》在线发表了两篇李红良课题组提交的论文,题目分别为《靶向CFLAR改善小鼠和非人灵长类动物的非酒精性脂肪肝炎》和《多泡体调控蛋白Tmbim1通过靶向Tlr4的溶酶体降解改善小鼠和猴子的非酒精性脂肪肝病》。

李红良课题组则在学校发布的公告中对上述质疑进行了解释。其中,对猴子实验时间,李红良课题组实验人员方静、田松、沈立君等表示,食蟹猴病毒注射实验始于3月17日而非霍文哲个人主观推测的5月6日,一共8人参与了此次为期十天的实验,研究人员对食蟹猴进行了开腹肝门静脉病毒注射手术。

《中国科学报》记者了解到,实验人员方静为主刀者。“10天时间里,我们每天从8点左右开始工作到晚上5、6点,有时晚些到7、8点,中间有短暂的午餐时间。”方静谈到当时的一些细节,“手术台上有主刀、医助和器械助手三个人,另外还有2名工作人员在手术室巡回做一些协助工作。每只猴的手术大概需要40-50分钟,快的话30分钟。”

随后,4月18日进行了肝脏穿刺活检,由田松承担主要工作。“在不同的猴子上穿插进行,每只猴子穿刺大约需要10分钟,加上麻醉、苏醒一共半小时左右。”田松说,共4人参与实验。

5月6日,共5名实验人员对食蟹猴进行了腺相关病毒外周静脉注射。此举的目的是确保病毒携带的基因在猴子肝脏中有稳定表达,起增强、维持作用,“如果再对猴子进行开腹手术,可能会发生应激打击,影响实验结果”,方静介绍说。

而霍文哲认为,现有解释不能证明实验真实性,有实验人员签名的原始实验记录才能够说明问题,“包括哪一天做了几只猴,光凭几个时间表不能说明什么”。同时,霍文哲称,对李红良课题组按审稿人要求补充的实验动物数据,也应出具有关实验动物伦理批准文件,以证明跨度32周的食蟹猴实验符合伦理要求。

对此,李红良课题组表示,他们对实验原始数据严格保存,并将会应武汉大学学术委员会的要求提供相关实验原始记录和伦理相关文件。

据武汉大学学术委员会秘书处负责人巫世晶教授介绍,武汉大学学术委员会依据《武汉大学学术不端行为查处细则》处理学术不端事宜,根据学术事项需要成立调查组,由不少于5人的单数成员组成,专家不限于校内或国内,且同行专家不少于3人。学术委员会根据调查组的调查报告做出决策。武汉大学近期就李红良学术成果诚信问题进行鉴定的调查组中,3名院士均为校外同行专家。

另据校方18日发布的公告,学校将再次组织专家进行鉴定和评判,并会将调查结果对外公布。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8/1/26 11:25:27 sheepgogogo
韩春雨的事情都还有结果,这个也得等几年
2018/1/24 21:52:29 Sometimz

+
2018/1/24 9:43:15 leung198708
“这个千人计划专家有些无理取闹,从国外归来的一点现代法律意识都没有“。
还”现代法律意识“。比做诉讼过程的话,霍是报案人,如果进入诉讼阶段,是证人。证人只要没要伪造证据,就不是诬告。真正的原告是公诉人,这里的话应该是学术委员会。因为有报案人,且学术委员会已经审查,那相当于已经立案(这里是中性词,立案不是有罪),应该由常务学术委员会成立临时调查委员会作为侦查机构,被告人向侦查机构提供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双方将证据统一提交检察机构(由学校学术委员常委会、学校行政机构常委会和研究基金来源机构代表共同组成),然后公开听证辩论,得出结论。这流程对于国内外的法律问题都是基本流程。
2018/1/23 19:56:08 ChinaSciencePre
引用:“这个千人计划专家有些无理取闹,从国外归来的一点现代法律意识都没有:既然是你告别人造假,你就得拿出证据,而不是让对方拿证据(如详细到小时的实验记录)。告状最坚实的理由是时间不够,但既然对方已经说初稿的时间是20周,后来期刊要求时间长一些,就补充了足够的时间。这不能被认定为造假!
应该起诉这名千人计划诬告!“知识分子”刊物应该有所作为,至少得发布声明,或者尽快成立专家组,越快拿出结论越要,以挽回对人家名誉损坏!”
~~~~
@daxiash凭什么说别人是诬告,面对霍的质疑李一直在自说自话,解释也很牵强,为什么不提供原始数据?其实新语丝很早就扒过李红良,他是有前科的,2009年李红良在JCI发表的论文因为数据造假被人举报撤稿,在国外博士后期间没有发表一篇第一作者或者通讯作者的文章。这次事件真的不奇怪了。
2018/1/22 8:31:55 daxiash
千人计划实施十年!这次诬告事件说明这个计划基本失败:首先,有相当多的千人没有全职到位;即使是到位的千人,经过5年工作,performance几乎都比不上国内的杰青,也就是说这些千人大部分都过气了;只有极少数少数几位很优秀的千人(如施一公、饶毅、陈十一等),数量不到1%,并且都是在取得成绩后,进入官场,比国内的官场还不守规矩:总拿国家的特殊项目-没有同行评议、没有竞争,一旦在竞争项目中失利便谴责制度,总体影响还需要再评估,如他们鼓噪的南方科大和西湖大学在5-10年内超过北大清华,拭目以待!
目前已有22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欧洲航天局:南极臭氧空洞去年末“愈合” 乙肝患者更易肾损伤
白内障手术不必等“熟”了再做 海底蛋白爱“吃光”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