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昶荣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8/1/11 10:23:25
选择字号:
成立即是结束?疼痛专科医联体亟须提高成员“黏度”

 

“各医联体之间缺乏交流、医联体成员之间‘各自为政’、医联体工作没有协同、医联体内部缺少机制”,在“国家临床重点专科·中日医院疼痛专科医联体”(以下简称“疼痛专科医联体”)成立14个月后,中国医师协会疼痛科医师分会会长、中日医院疼痛科主任樊碧发作为该医联体的秘书长,直言不讳地指出了疼痛医联体目前存在的问题。

据了解,疼痛专科医联体于2016年10月13日成立,该医联体由中日医院发起,联合国内67家大型三甲医院作为合作单位。截至目前,疼痛专科医联体共建立了21个省级区域中心,包括各级成员单位1103家,构建了县、市、省三级联动的分级诊疗体系。

随着国家医改政策的不断推进,近几年众多医联体如雨后春笋一般纷纷建立。然而樊碧发指出,目前绝大部分医联体都比较松散。“工作没有具体内容,活动形式大于效果。”这是医联体被广为诟病的地方,甚至有人认为医联体单位“成立即是结束”。在樊碧发看来,现在的疼痛专科医联体需要一个“大脑”,来促进医联体内部的单位成员“团结合作,共商大计”。

1月6日,“国家临床重点专科·中日医院疼痛专科医联体区域牵头单位会议”在北京召开。疼痛学科的奠基人、中国科学院院士韩济生,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以及南京市鼓楼医院镇痛科主任林建、青海省人民医院疼痛科主任段宝霖、深圳市第六人民医院(南山医院)疼痛科负责人熊东林等来自全国20多个省市的疼痛学科从业者齐聚一堂,共同为培育疼痛专科医联体的“大脑”献计献策。

推广疼痛诊疗,专科医联体目前是最优解

1928年出生的韩济生院士今年已近90岁高龄,但他依然选择全程参加完疼痛专科医联体的这次会议。这位用西医的循证医学法证明针灸在镇痛领域科学性的医学泰斗,在会议的致辞中表示“关注疼痛体现了对生命的尊重”。

在继呼吸、脉搏、体温和血压之后,疼痛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人体的第五大生命指征。然而疼痛学科在我国却是一个年轻的学科,2007年7月,原卫生部确立在二级以上医院设立疼痛科。目前,我国的二级以上医院中只有40%左右有疼痛科,注册在案的疼痛科医师只有两万名左右。2016年,我国医疗结构的总诊疗量接近80亿人次,而疼痛科的诊疗量却只处于千万级规模。

焦雅辉坦言,目前,疼痛科供给严重不足的现状,有配套政策和机制不到位的问题。然而老百姓对镇痛的需求却现实存在,在目前的环境条件下,疼痛专科医联体是将优质镇痛资源下沉、在基层推广镇痛技术的最可行方法。

焦雅辉介绍说,疼痛诊疗技术非常适合辐射到基层医疗机构,通过对基层的全科医生进行规范化培训,包括镇痛类药物的合理使用等,可以将有镇痛需求的患者纳入到签约服务中来,而这正是疼痛专科医联体的一项重要任务。

基层医疗机构疼痛学科的发展,长期以来受到诊疗方法单一、治疗手段缺乏的困扰,导致疼痛科的治疗效果差,病人满意度低,科室收入不足。为帮助基层医院提升慢性疼痛的诊疗能力,当天,疼痛专科医联体启动了“疼痛诊疗技术下基层”大型公益活动,让“慢性疼痛也是一种病”的观念深入人心。

不能让医生光靠情怀去下面的医院技术输出

由于相关配套机制的欠缺,包括疼痛专科医联体在内的众多医联体,目前并没有一个统一规范的薪酬体系来确保组织的持续运作。这也是众多医联体都比较松散的一个重要原因。医联体内的各三级医院属于优势资源的输出方,但除此之外,还承担着巨大的门诊量、教学、科研等其他繁杂但又十分重要的任务。

来自青海省人民医院疼痛科的主任医师段宝霖表示:“不能让医生光靠情怀去下面的医院进行技术输出,这无法保证医联体的可持续性发展。所以,建设医联体需要解决利益共同体的问题。”

目前,国内一些医疗机构在探索医改模式时,在地方卫生部门的推动下,形成了紧密医联体,在紧密医联体内部,医疗资源下沉、基层医院转诊背后的利益得到了较合理的分配。而对于疼痛专科医联体这类相对松散的医联体来说,段宝霖认为,解决利益共同体问题,可以考虑引入第三方机构,来支持培训和背后的费用,“如果达到多方的利益共享,这件事才能持续做下去。”

关于医联体运行过程中的医生劳务问题,在当天召开的疼痛专科医联体专家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一经段宝霖提出,就引起了现场众多医生的共鸣。樊碧发也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实际无法回避的问题,在现行的法律法规范围内探索出符合要求的医生劳务回报制度十分有必要。

寻求厂家合作和申请基金支持,是现场医生们比较有共鸣的两种解决方法。韩济生表示,北京济生疼痛医学基金会可以为有需求的医院提供一定的帮助。据了解,该基金会是2011年韩济生用北京大学“国华杰出学者奖”所奖励给自己的50万元奖金作为种子成立的疼痛医学基金会。

用规范化培训,提升基层医疗机构对慢性疼痛的管理

樊碧发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坦言,镇痛药物的滥用在全世界都是一个被高度关注的问题。以美国为例,每年因为不正确服用处方镇痛药阿片类药物,大约有6万人死亡,“因为大家都不当回事儿,比如抗癌药物大家就不会滥用,但是止疼药谁都敢用,然而镇痛类药物的使用恰恰存在非常大的风险。”

一般情况下,持续一个月以上的疼痛可以称之为慢性疼痛。相对于各类急性疼痛,疼痛科主要负责对三叉神经痛、坐骨神经痛、癌痛等慢性疼痛进行诊疗。据樊碧发介绍,各类疾病的镇痛药物的使用,是各大三级医院疼痛科医生的基本技能。

因此,通过规范化培训,提升基层医疗机构对慢性疼痛疾病的管理,包括镇痛类药物的规范化使用,也是疼痛专科医联体的一项重要任务。樊碧发表示,过去一年多里,已基本为疼痛专科医联体搭了一个大框架,框架搭好之后,在今后的工作中,进行同质化管理是最为紧迫的任务。

樊碧发向记者透露,疼痛专科医联体内1000多家会员单位看的病其实基本一样。当天,疼痛专科医联体专家委员会成立,其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制定统一规范化的指南和医联体培训方案,然后通过培训实现各级医疗机构的同质化管理。

上海长海医院麻醉学部疼痛中心主任熊源长也表示,疼痛专科医联体的成立非常有必要,可以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同质化管理,而不是不同省市各自为政。在熊源长看来,通过同质化管理,要告诉基层医院哪些技术可以做,哪些技术不能做,基层医院才能减少误诊、漏诊,从而为今后的分级诊疗铺平道路,与此同时,三级医院的专家才有更多的时间从事科研和教学工作。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刘昶荣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8年01月11日 06 版)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沉迷游戏让大脑“很受伤” 猪笼草如何“吃”虫子
为了生存,动物开启了“熬夜”模式 眼睛也要防晒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