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园园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17/7/3 10:25:03
选择字号:
给本科生配导师:要么不做 要做就一定做好

 

给本科生配导师早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一到招生的季节,这个话题就会热起来。

今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将招收首届本科生。日前,其官网公布,对本科生的培养将采用“师徒制”指导模式,即设立本科生学业导师。

给该校首批390名全日制本科生当导师的不是普通老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官网列了一串头衔,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荣誉学部委员、学科带头人以及国内外知名教授、“长江学者”、国家“千人计划”人选等等。

给本科生配导师 有必要吗

从2014年至今,中国科学院大学(以下简称“国科大”)副校长杨国强给3届本科生当过学业导师。3年前,这套做法曾引起不少争议。

彼时,同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类似,国科大开始招收首届本科生,并启动对本科生导师制的探索。具体做法就是从中科院8000名左右博士生导师中,精心挑选出包括两院院士在内的400余位骨干教师,担任第一批本科生的学业导师。

虽然教育部在2005年公布的《教育部关于进一步加强高等学校本科教学工作的若干意见》中就指出,“有条件的高校要积极推行导师制,努力为学生全面发展提供优质和个性化的服务”。但仍有人质疑,给本科生如此高的“配置”是否大材小用。

这种质疑也让杨国强感到难以理解。“这不是大材小用,更不应被看作大材小用。”杨国强说,这种设计的初衷是,当本科生遇到学业和生活上的困惑时,会有一位导师可以提供帮助。更重要的是,让活跃在科研一线的科学家给本科生做导师,如果这些学生未来继续做研究,也一定会处于科研的前沿。

作为浙江大学经济学院财政系大四的学生,兰廷蓬也“享受”到了配导师的待遇。他告诉记者,他的本科生导师就是系主任,平时经常给他们上课。他和导师之间的交流,既有“线下”,又有“线上”。

“有的同学受到导师的影响非常大。”兰廷蓬给科技日报记者举了自己身边的例子:某同学选择学业导师后,导师不但给他提供了很多学业方面的建议,还邀请他参与研究生小组讨论,并指导他进行科研训练。最后这位同学成功保送本校研究生,而且保研成绩全系第一,令身边的同学羡慕不已。

“感觉本科阶段有个导师挺好的,有学业、科研、专业规划等方面的问题都可以找到对应的老师交流。”兰廷蓬说。

本科生导师制 各具特色的探索

现在,宣布采取本科生导师制的高校已越来越多。科技日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同高校的本科生导师制也各具特色。

“我们学校的模式是很难复制的。”杨国强在介绍国科大的本科生导师制时颇有几分自豪。国科大从2014年至今每年招收的本科生都不超过400名,而现在受邀列入本科生导师名单的博士生导师已有七八百名。本科生入学后,便可以依据这个名单与导师互选。学校的规定是,每名导师带的本科生不超过4名。目前,国科大所有本科生导师至少是正教授级别,大多数都有海外留学经验或有“千人计划”人才、“国家杰青”、院士等头衔。

“国科大有整个中科院的师资力量作为后盾,这些资源是很多大学所不具备的。”杨国强说。事实也确实如此。绝大多数高校的师生比例与国科大是相反的,但这并没有阻止它们对本科生导师制的探索。

华北电力大学学生处副处长卜春梅介绍,从2002年起该校就在两个学院试行“名师班主任”制度,2006年开始推广到全校。其做法是选聘包括“973计划”首席科学家、国家教学名师、“长江学者”“国家杰青”等高职称骨干教师做本科生班主任。

虽然名为班主任,华北电力大学的这一角色设置与其他高校的本科生导师似乎无异,都是重在为学生提供学术和人生规划指导以及生活帮助。不同之处在于,每个班主任要负责一整个班的学生,而且一带就是四年。

浙江大学本科生导师制则只在部分学院展开。兰廷蓬所在的经济学院是大三时选导师,而且采取“优导”和“普导”结合的方式。作为成绩在前30%的学生,兰廷蓬可以在学院规定的范围内双向选择导师,其他学生和双向选择未果的同学则由学院随机安排导师,同时学生也有权对学院安排的导师申请调整。

与中国类似,在国外,不同高校之间本科生导师制的差异也极大。卜春梅去年年底到英国高校访学发现,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的本科生导师指导的学生非常少,一般是一对一或一对二,而且学校会支付高昂的辅导费。其他高校情况则差异较大,也有一名本科生导师负责带十多个学生的现象。

“给本科学生配备导师,还是要考虑高校的具体情况,不能盲目地学牛津、剑桥,只有充分考虑到我们国家独特的历史、国情、文化,才可能起到应有的效果。”卜春梅说。

要么不做 要做就一定做好

目前外界对于本科生导师制依然有种种说法。但最熟悉本科生导师制实行过程中的酸甜苦辣的,还是摸着石头过河的这批高校。它们,同时也是解决问题的主体。

华北电力大学的“名师班主任”机制已推行15年之久。执行过程中也存在有的学院给本科生配备“名师”师资不足的问题。卜春梅告诉记者,后来就探索邀请其他学院专业教师补充进来担任“名师班主任”,这样就把全校的师资调动起来,更好地营造了全员育人的氛围。

马上就要本科毕业的兰廷蓬,回顾自己所经历的本科生导师制时,希望“一些好的规定要落实”。“比如我们学院规定,导师每月与学生面谈或集体指导不少于一次。很多老师可能没有这么做。”

对于兰廷蓬提到的问题,杨国强倒是坦承,国科大本科生导师与学生之间的关系本身就是“松散”的。对于本科生导师,国科大只要求他们及时回复学生的困惑、疑问,以及在学生的选课单上签字,对于导师与学生见面次数等并不作硬性要求。他也不认为应该对导师做硬性约束:“不应把本科生导师看作幼儿园阿姨,而应看作学生的忘年交朋友。”

“有的学生反映,给导师发了好几次邮件都没有回复。”杨国强说,遇到这种情况,国科大的做法很简单——建议学生换导师。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由于不要求每学期见几次导师,有的学生与导师的交流并不主动。国科大的对策是,“使劲鼓励”学生和导师多交流,让他们从这一机制中有更多收获。杨国强坚信,问题的解决最终还是靠学生自己,学校要做的就是,为学生挑选好的导师。

“所有的做法,都要回到教育的本源。”当科技日报记者邀请杨国强为高校的本科生导师制提点建议时,他说:“有条件就做,没有条件就不要做。如果做,就一定要做好。”在杨国强看来,如果仅仅把本科生导师制当作招生的噱头,毫无意义。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7/7/3 19:35:26 goldvotive
“有的学生反映,给导师发了好几次邮件都没有回复”——问题已经开始浮现了。二十一世纪,科学界,还在提倡包办婚姻?哈哈哈哈!
2017/7/3 16:50:06 bio
国科大所有本科生导师至少是正教授级别,至多呢?
2017/7/3 13:21:41 dawndream
就是胡扯淡。一学期面谈一次不错了。
2017/7/3 11:09:00 shanyaodan
本科生导师制一阵风,有几个学校最终落到实处了!
2017/7/3 10:57:19 zhouxueyongt
给本科生配导师要依据自己学校的实力来,正如杨国强说的那样,这个方法不能复制。对于教学型的学校,很多本科生并不打算深造,而老师们也大多没有像样的课题如何指导学生科研?所以,因校制宜才是关键,千万不能跟风!
目前已有5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中国在西藏阿里打造世界天文高地 人类精液可以容纳27种不同病毒
社交媒体机器人试图影响德国大选 扬子鳄回归野生地 活化石身着芯片便科研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