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宗华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12/18 9:25:58
选择字号:
“至少还有希望”
美科学家对特朗普政府任职表现反应微妙

 白宫    图片来源:美国白宫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政策令该国科学家对同政府合作感到失望。至少,传统观点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一项由《科学》杂志针对66位知名科学家和工程师开展的非正式调查显示,对特朗普第一年任期的反应要微妙得多。一半受访者表示,他们将认真考虑为政府效力的工作机会,无论是作为任命的还是获参议院批准的官员。80%的人表示,他们将考虑在为总统或者联邦机构提供建议的高层级委员会任职。近10%的人是此类委员会的现有成员。

“无视政府对科学界没有任何帮助。”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和医学院(NASEM)农业委员会主席、自诩为温和共和党人的堪萨斯州立大学土壤科学家Charles Rice表示。

调查对象分析

调查问卷在上个月被发送给由科学家和工程师组成的样本。在过去的数十年里,这些人在塑造美国研究政策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约2/3的人拥有学术职位,剩下的来自业界、政府实验室或者非营利性机构。一半的受访者视自己为民主党人,约10%的人被认定为共和党人,40%的人选择了“无党派”标签。同时,近1/4的人是女性,不到10%的人来自科学界中未被充分代表的群体。

在联系上的受访者中,约2/3的人(45人)完成了由4个问题组成的调查问卷。它询问了受访者是否考虑在高层级顾问小组任职,或者直接为特朗普政府工作,以及他们的政治立场和认为科学界应当如何同特朗普政府互动。一些拒绝参与调查的人表示,他们不回答任何调查问卷;还有一人特别提到,在一家联邦实验室任职是其不参与的原因。

只有9人拒绝了在高层级顾问委员会任职的想法。同时,27人表示同意,4人表示可能。另外5人表示,他们已经在扮演此类角色。对于是否愿意加入特朗普政府,22人拒绝,14人同意,9人表示可能会考虑。

对于参与的不同观点

尽管没有人对特朗普的政策或者其为美国制定的宏图大略表示赞扬,但一些科学家表示,特朗普推出的同科学相关的一些任命鼓舞了他们。“至少还有希望。”宾夕法尼亚州费城儿童医院传染病和疫苗研究人员Paul Offit列举了几个例子:重新任命Francis Collins为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选择Scott Gottlieb领导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让Jerome Adams成为美国公共卫生局局长。“同本届政府合作的最好方法是通过这些被任命者开展合作。”身为民主党人的Offit表示。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协会公共政策部门候任负责人Thomas Coughlin表示,参与此类对话并不要求科学家牺牲他们的原则。“我们应当拿好手中的枪,并且向特朗普政府和任何有需求的政府机构提供充满想法和详实的信息。”身为数字存储分析师的Coughlin表示,这种互动不仅适用于科学方法,而且适用于带有政治意味的话题。

美国宇航局(NASA)局长咨询委员会下属科学委员会主席Bradley Peterson更加直接地表示,科学家应在同政府打交道的过程中发挥一定作用。

不过,一些受访者感觉,科学家个人很少有机会塑造总统的核心价值观或者政府高级成员的观点。因此,他们认为自己的努力将会付之东流。一位要求匿名的无党派人士和行业科学家表示,“坦白地说,科学家不应当参与”这一届政府。“当前的环境是充满了政治意味,并且是一种只输无赢的情形。”他认为,“科学界应当将时间花在为公众提供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问题的教育上。”

对于为何在参与特朗普政府事务上犹豫,一些科学家表示,特朗普总统及其高级助手的行为冒犯了他们。“有段时间,人们常常很尴尬地在全国性的电视台上撒谎。”一位要求匿名的学术界人士表示,“如果政府传播错误信息并且推出的政策没有基于事实,那么它会侵蚀美国的竞争力。”

不过,其他受访者警告说,这种敌意会使科学家忽视重要的政治现实。“如果我们指责本届政府是反科学的,并将这种敌意扩大到针对共和党人,那么我们可能会伤害恰好是民主党人的科学家。”在今年年初从田纳西州橡树岭国家实验室(ORNL)主任一职离任的Thomas Mason表示。此后,Mason加入替能源部(DOE)管理ORNL的非营利性机构——Battelle。

保持基于事实并且远离政治

在奥巴马政府领导DOE科学办公室的民主党人Cherry Murray,是若干认为行政机构并非合作的唯一选择的科学家之一。“科学界加强同众议院和参议院的权威人士以及拨款委员会的互动非常重要,而不是仅关注行政机构。”哈佛大学应用物理学家Murray表示。他已同意在为美国国家核安全管理局提供建议的委员会任职。

西北太平洋研究所分子生物学家David Galas认为,自身利益是同政治家开展任何互动的强大动机。“通过理智的辩论说服明显的反科学者其观点是错误的,这种成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标榜为民主党人的DOE 前官员Galas表示,“但找到一种劝说他们同科学家合作改善该国经济、安全和公共卫生状况符合其自身利益的方法”,提供了一种让这些人的想法变得更加开放的契机。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卫生安全中心免疫学家Gigi Gronvall认为,选择参与的科学家需要降低自己的期望值。他曾为奥巴马政府就卫生安全问题提供建议。“我认为,他们应当尝试获得力所能及的胜利。无法成功的时候很多。”身为民主党人的Gronvall表示,“虽然我并没有为本届政府工作,但我理解为何人们选择在特朗普政府中任职。”

一名科学家表示,她愿意为本届政府提供建议,但其推出的政策阻挡了她的参与。Catherine Kling说,“我从新闻报道中了解到,我将,或者说已经被”从环境保护署(EPA)的一个顾问委员会中移除,因为EPA正在为其开展的评估水质量改善的研究提供资助。Klingis是爱荷华州立大学的一名经济学家。她提到的是EPA署长Scott Pruitt发表的一份声明:目前,获得此类资助将使科学家失去在相关委员会中任职的资格。

加州大学(UC)圣地亚哥分校前校长、UC系统前任主席Robert Dynes推断,出于被打上不忠于总统烙印的恐惧,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官员将不会同科学家互动。“特朗普内阁中有一些有识之士。如果他们要求,科学界肯定会抱着极大的热情作出回应。”认为自己是无党派人士的物理学家Dynes表示,“问题在于,如果他们这样做了,大多数人会认为其将遭到报复。”

位于底特律的韦恩州立大学校长、美国医学院校协会理事会主席M. Roy Wilson为同特朗普政府开展有建设性的互动提供了一条简单的准则。“保持基于事实,并且远离政治。”自诩为无党派人士的Wilson说,“对于从证据中获得的东西,要保持坚定的立场。同时,将自己脱离出来不会得到任何好处。”

(宗华编译)

《中国科学报》 (2017-12-18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三号”调查船青岛起航 NASA发射“苔丝”探测卫星
天旱无雨 亚马逊森林为啥更绿了 科学家精确比较原子和反原子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