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晋楠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7/12/12 16:58:02
选择字号:
是压力环境,而非“声波武器”?
古巴专家组调查美国外交官员患病新报告引关注

美国驻哈瓦那大使馆的外交人员遭遇了一系列无法解释的症状。 图片来源:ALEXANDRE MENEGHINI/REUTERS/NEWSCOM

因缺乏医疗纪录,经过9个月的探查之后,一个古巴科学家专家组在12月5日称,在该国的美国外交官可能在今年年初遭遇了“集体心因性障碍”,而非此前美国国务院宣称的有意“健康攻击”。

根据媒体报道的听力丧失、恶心、眩晕和记忆缺失等症状,一些美国科学家已经得出类似的结论。哥伦比亚大学神经学家Stanley Fahn曾目睹过古巴报告的概要,他也认为“情况有可能都是心理性的”。因此古巴政府委派的专家组摒弃美国的主张并不令人惊奇,与此同时美国联邦调查局仍在带领国务院所谓的“强有力的”多部门调查。但《科学》得到的古巴报告概要则揭示了一些令人感兴趣的细节。例如,一些人此前认为的潜在“声波武器”的高频噪声可能是蟋蟀的鸣叫。

美国国务院拒绝对古巴的发现作评论。一名发言人表示:“我们会通过适当的渠道继续就此事与古巴方面联系。”目前,该发言人称,“我们对攻击的来源或原因并没有确定的答案。”

这一令人困惑的事件使两国之间日益增加的敌意火上浇油,这种对立已经冻结了科学合作。美国国务院努力不因指称的攻击指责古巴。但它谴责古巴政府未能保护好美国外交人员,并在9月撤回其家属和非紧急工作人员。美国还要求古巴大规模减少其在华盛顿特区大使馆的人员。

美外交人员在2016年11月首次报告出现难以解释的症状。美国国务院发言人Heather Nauert 于9月在华盛顿特区称:“我们此前从未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见到这种情况。”据最近一次统计,据报道有22名美国外交人员和5个加拿大家庭称他们在其住所或是在当地的两个旅馆受到伤害。其中一些外交人员据报道存在脑震荡迹象。

“当我首次听到攻击时,它听起来就像是电影《X档案》中的事件。”恩里克·卡布瑞拉医院耳鼻喉专家Manuel Jorge Villar Kuscevic说。今年3月,他被任命带领一个由内科医生、神经学家、听学专家、物理学家和心理学家等组成的20人专家组,探索这一神秘事件。

“我们一开始假设发生了一些事情——这并非纯虚构。”专家组成员、古巴神经科学中心主任Mitchell Valdés-Sosa说。但该专家组却几乎没办法开展研究。美国官方不共享任何详细医疗资料,并解释称他们是想保护外交人员的隐私。芝加哥伊利诺伊大学医学院神经学家Mark Rasenick说,这太不幸了,“拒绝共享资料阻止了解开这个谜题的进展”。

由于不能获得外交人员的医疗资料,古巴方面对外交人员的邻居及其住宅内的国内工作者进行了听力检测。20人中有3人的鼓膜、内耳和耳蜗存在异常,但他们均是此前就存在听力问题。

搜寻指控攻击地点附近周围环境中的声音也未能检测出任何足以造成听力损伤的声音。“如果要从屋子外面伤害一个人,那么声波武器需要释放130分别以上的噪音。”Kuscevic说,那相当于4架喷气飞机的引擎停在一所房子外面的街上时发出的噪音。

美国官方的确向巴西专家组提供了一些声音纪录(可能是由外交人员或在其房屋内或房屋周围的家庭成员录制的)。作为比对,古巴国家卫生学、流行病学和微生物学研究所环境物理学家Carlos Barcelo Pérez纪录了美外交人员住所周围夜间的声音。最大的噪声制造者是昆虫。Pérez发现,牙买加蟋蟀发出的鸣唱声与声音纪录中刺耳的摩擦声的频率相一致,但他表示,其声音为74.6分贝,并不足以损害听觉。

一些外交人员遭遇脑震荡也不支持声波攻击的假设。在医疗过程中,超声波被用于破坏脑瘤,但它会随着距离加长而迅速减弱。古巴方面还总结称,所报道的症状表明他们遭遇了更加严重的脑损伤,一些美国研究人员也同意这一结论。“耳聋、耳鸣、头痛、眩晕、恶心、失眠、焦虑和记忆问题等突然一起发作可能与左右脑半球均发生多发性病变有关。”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大学神经学家、曾阅读过古巴报告的Alberto Espay说。他表示,基于国务院所提供的少量信息,这“并不符合古巴的病例”。

古巴专家组评估了该症状的其他可能因素。例如,美国官方质疑杀死蚊子的空中熏蒸消毒是否是罪魁祸首。古巴选择的杀虫剂是氯菊酯,其急性辐射剂量会引起恶心、头痛和呼吸急促。Kuscevic说,但古巴专家组并未发现过量使用氯菊酯的证据。

“我们已经在调查这件事上花费了数月,但是却没有发现支持(美国)声明的任何证据。”古巴耳鼻喉科学协会理事长Antonio Paz Cordovéz说。他和同事一次次想到“大量压力”的观点。在第一批外交官员生病时,美国大使馆正迎来两国关系的急转直下。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刚赢得竞选,他宣誓将减速或逆转其前任总统开始的友好邦交。

“那种情形会让你感觉受到威胁。”哈瓦那大学心理学家、专家组的Dionisio Zaldívar Pérez说。他认为美国政府给疾病贴上了攻击的标签,引发了社会焦虑。Valdés-Sosa补充说,在“他们非常封闭的讲英语的圈子里,美国外交官与古巴人几乎没有联系”,这会让压力很快增强。Espay表示,“美国神经学家提供给古巴委员会的证据也会得出同样的结论。”

神经心理学家Valdés-Sosa强调该专家组的发现是暂时的。“如果能够获得任何证据,我们愿意修正自己的结论。”他说。他们非常期望能够与美国科学家合作。但在现在的政治气候下,这是不可能的。但Rasenick说联合研究“有助给外交政策和那些报告健康问题的外交人员提供帮助”。(晋楠编译)

更多阅读

《科学》相关报道(英文)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加拿大科学家对“被禁植物”研究跃跃欲试 研究者称IPCC或低估气候变化相关威胁
刚果(金)最新埃博拉疫情升级 “开普勒”望远镜告别在即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