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叶雨婷 胡彦然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6/6/6 10:06:36
选择字号:
韩春雨父亲:英雄不问出处 在哪里都可以做学问

韩田鹿、韩春雨的父母

儿时的韩田鹿与韩春雨

□“我父亲就是这样,让我们在不经意中接触到中国文化最高尚、最智慧的东西。”

□“做研究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不投机取巧,不辜负别人的期望,都是父亲的言传身教”

□“很多地方高校的年轻教师可能得不到国家重点扶持,就自动把心胸和眼界降低了。现在弟弟出名了,他最大的意义就在于可以激励这些年轻教师,事实上,他们中很多都是名校毕业的,不能到了不那么牛的地方就消磨了斗志”

----------------------------------------------------------------

最近,韩春雨的名字不仅红透了科技圈,也让人们知道了这么一个来自河北科技大学的“基因大咖”。然而,人们可能不知道的是,他还有一个比他早出名的哥哥——河北省高校首位登上央视“百家讲坛”的河北大学文学院教授韩田鹿,而两人的父亲是在红学领域十分有建树的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韩进廉。

“我们兄弟俩并不是学习拔尖儿的人。”韩田鹿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这样说道。那么,这个培养了两位优秀大学教师的家庭究竟是什么样的?韩氏兄弟为何都走上了学术研究之路?

韩家兄弟的“萌历史” 二胎家庭教育的典范

最近,韩春雨被各种媒体曝出他在条件不佳、经费匮乏的地方大学做出了世界级的研究成果。事实上,他还有一些鲜为人知的“萌历史”。3年前,韩春雨曾在百度贴吧的河北科技大学吧里指导学生报考专业,言语中带着“自信到爆棚”的态度。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协和医科大学/中国医学科学院的博士,科研代表性论文发表在《Neucleic acid research》SCI IF: 8.2,生工学院第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我还是两家国际期刊(SCI IF 4.2,SCI IF 2.9)的审稿人,国家自然基金的评审专家。”然后他写,“怎么样,光环还可以吧?”

之后,他对学生回复道,“如果你热爱科学,考我的研究生吧,我非常重视好学生,因为我就曾经是一个好学生。”实际上,韩春雨不仅是个“好学生”,小时候的他还是个充满爱心、脑瓜灵巧的孩子。

韩氏兄弟的母亲曾是产科主任,是那个年代少有的女大学生。作为医生的她性格要强,脾气直率。虽然工作态度强势、专业,有时半夜也要做手术,但对待爱人和孩子,她总是非常有耐心。

那时的家只有里外屋,母亲时常临时加班,身为大学教授的父亲总在家里写书写稿,韩氏兄弟就在这“半放养”的家庭环境下相伴成长。为了让兄弟俩吃上鸡蛋补充营养,他们家院子里养了五六只鸡,父母顾不上,也是兄弟俩在喂食。

韩氏兄弟相差3岁,性格各不相同。据韩田鹿介绍,自己小时候脾气很倔,也比较淘气,而韩春雨则乖巧一些。因此,父母对待韩田鹿的教育方式主要靠打骂,而聪明的韩春雨总会在背后观察,避免犯哥哥的错误。

“弟弟得到的宠爱比较多,很少挨骂。”韩田鹿说,但弟弟并没有被惯出坏脾气,反而会在哥哥犯错误时替他求情,甚至扑到哥哥身上防止哥哥被打。“我也经常把自己爱吃的零食分给弟弟,我们可以说是二胎家庭典范。”

虽然出身于文学色彩浓厚的知识分子家庭,但性情温和的韩春雨最喜欢各种小动物和花花草草。那时,兄弟俩的零花钱主要来自于父亲的稿费。韩春雨几乎把所有零用钱都花在养小动物上。兔子、鱼、蜥蜴、乌、麻雀、龟、松鼠……只要是市场里有的,韩春雨都会想方设法买回家。

对此,父母从来没有反对过,只是告诉韩春雨,自己买回来的动物要自己负责养育。即使在兄弟俩面临中高考,课业越来越繁重的时候,父母也从来不会介意韩春雨在养动物上花费的时间和精力。直到现在,父母的家里仍然有满满一阳台的各种植物,这都是韩春雨买来的。

父亲榜样的力量 不投机取巧,不辜负别人的期望

韩氏兄弟的父亲韩进廉是河北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他曾是中国古代文学教研室主任、河北中国红楼梦学会理事。对于韩氏兄弟来说,父亲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榜样。

在家里,父亲是一个传统的严父,从小没怎么抱过兄弟俩,并且十分重视传统文化和传统伦理观念。

高中时,正处叛逆期的韩春雨一改往日追在哥哥屁股后面的乖弟弟形象,不再管韩田鹿叫“哥哥”,而是叫“小鹿”或“韩田鹿”。父亲发现后,非常严厉地问韩春雨,为什么不叫哥哥?即使弟弟长高长大了,都不能改变哥哥的身份。

这个家庭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永远被书包围。父亲深爱中国古代文学,是一个典型的“书痴”,韩家的藏书有近万册。平时父亲除了上课、写稿,唯一的爱好就是出门逛书店,一买就是一摞书。

后来,父亲的书摆了一面墙,韩氏兄弟没事就会翻翻。韩田鹿表示,在父亲藏书的熏陶下,他渐渐爱上了文学,甚至在高考前藏在被窝里偷偷看书到很晚。相比起来,弟弟就不那么“文艺”,他更喜欢听哥哥讲书里的故事。

韩田鹿高考完,父亲曾交给他一项任务,那时他们刚搬新家,父亲让他把所有的书搬过去,并分类整理好。“搬书是每次我家搬家时的重头戏。”正值夏日,韩田鹿骑着自行车穿梭在石家庄市区,一搬就搬了半个月。

“我父亲就是这样,让我们在不经意中接触到中国文化最高尚、最智慧的东西。”韩田鹿说道。2010年,韩田鹿作为河北省高校第一位登上央视《百家讲坛》的教授,先后录制了《三言二拍》《大话西游》等系列讲座,几年前就成为河北省的“名人”。

父亲正直、独立的性格和严谨、负责的学术态度也深深地影响着兄弟俩。

1980年前后,父亲出版了《红学史稿》,挣了4000多元稿费。在那时,这对于一家四口来说是个天文数字。韩田鹿说,这件事对于兄弟俩的冲击很大,他们突然明白,只要自己有本事,不用求人,靠自己的知识和才华是可以让家里人过上好日子的。

作为比较早的“中产家庭”,父亲仍然坚持写书写稿,不论是在小平房的碗橱上,还是在大学家属楼的书房里,父亲几十年如一日研究着中国古代文学。在父亲的影响下,兄弟俩早早就扎下了学术研究的根。

2011年,父亲去世了。兄弟俩继续走着父亲没有走完的学术研究之路,虽然研究领域不尽相同。“做研究就是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不投机取巧,不辜负别人的期望,都是父亲的言传身教。”韩田鹿说道。

英雄不问出处 在哪里都可以做学问

当韩春雨“火了”之后,各媒体在争相报道的同时,都用“非名校出身”“无海外背景”“偏安非211院校”等字眼形容他,而在韩氏兄弟看来,这并不是需要克服和炫耀的“艰苦条件”,对于他们来说,在哪里都能做学问。

据悉,韩春雨在2007年作为杰出引进人才获得了河北科技大学第一批学科建设项目资助,2011年再次获得学科建设项目重点资助。“实际上,作为一个普通高校,学校给韩春雨提供的科研条件很好,自由度也很高,并没有人们说得那么‘惨’。”韩田鹿说。

然而,韩春雨确实迷茫过。“有时候我回首当年,也一样迷惘过。虽然对科学有向往,但是会经常想,那个东西,是不是不现实?是不是太遥远……考研的时候,我希望我能上一所名校,选一个比较差一点的专业,这样也许报名的少,可以上,这样,也许就能够‘接近’那些‘高科技’了。”

韩春雨的迷茫不无道理。从小学到大学,韩氏兄弟从来没有上过名校,韩春雨一直在读和哥哥一样的学校,曾经上过的初中地处城中村,在市里风评不佳。韩春雨中考后有老师建议父母,多交一些择校费让韩春雨上一个好高中,那时家里虽然“不差钱”,但还是被自尊心强的韩春雨拒绝了。

中学时,韩田鹿成绩忽上忽下,而韩春雨相对稳定,对于兄弟俩的学习,父亲会经常督促几句,但由于自己的研究工作在身,因此并不会过多参与。上了高中,学习的事基本都靠他们自己努力。父母只有一个要求:必须考上大学。

成人以后,父亲一直告诉兄弟俩,做学问不在于身处什么位置,而在于自己的坚持和努力。

“父亲从来没有在学术研究上让自己局限住。”韩田鹿说道。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兄弟俩越来越能明白父亲这些话中的深意。人最可贵的就是不断进步的愿望和能力,在这一点上,兄弟俩跟父亲很像。

如今,兄弟俩更坚信了“英雄不问出处”的道理。

“很多地方高校的年轻教师可能得不到国家重点扶持,就自动把心胸和眼界降低了。现在弟弟出名了,他最大的意义就在于可以激励这些年轻教师,事实上,他们中很多都是名校毕业的,不能到了不那么牛的地方就消磨了斗志。”韩田鹿说道。

韩田鹿回忆,之所以父母为弟弟起名为“春雨”,是因为他出生那时是春天,当天正好在下雨。“愿‘春雨’可以为更多的青年科研工作者带来坚持的动力、成功的希望”。(原标题:国际基因黑马的韩氏家训)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美洲原住民早于欧洲人接触波利尼西亚人 实验室将迎来机器人研究员
全球第三位艾滋病患者治愈?尚不能证实 几十年减排难改全球气温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