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婧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6/2/20 10:53:34
选择字号:
和平进程重启 可以期待一个“更好的阿富汗”吗

 

今年年初重启的阿富汗和平进程,2月23日将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举行第四轮对话。前三轮对话已分别于1月11日、1月18日和2月6日举行。此次和平进程由阿富汗、巴基斯坦、中国、美国构成的四国机制主导,旨在最终促成阿富汗国内和解,结束政府与塔利班武装超过14年的军事冲突。
 
去年7月,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方面在巴基斯坦举行了首次公开对话,但由于塔利班前最高领导人毛拉·奥马尔已于两年前去世的死讯公开,塔利班取消了第二轮谈判。塔利班前二号领导人曼苏尔的继任引发分歧,对话迟迟再未重启。
 
“直接对话”能否重启很关键
 
外界普遍认为,阿富汗和平进程得以重启,至少为阿富汗实现国内和平带来了一点希望的微光,“希望的微光”最终能否放大、放大到什么程度,目前还不好判断。眼下的关键时间节点在于2月底,阿政府与塔利班之间的直接对话能否顺利举行。
 
在2月6日结束的阿富汗和平进程四方机制对话结束后,四方发布联合声明称,各方已对实现阿富汗和平进程的路线图达成一致,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之间的直接对话或将于2月底举行。声明呼吁塔利班各个派系都参与到对话中来。
 
对此,被认为是阿富汗总统加尼亲密助手的阿富汗新任驻巴基斯坦大使奥马尔,日前对“美国之音”表示,对于2月底与塔利班进行“不设前提的直接对话”能否举行,他的看法“十分积极”。他还透露说,目前相关各方正在为确定对话地点进行紧锣密鼓的外交努力,并已开始与塔利班设于卡塔尔的政治办公室建立了联系。
 
但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表示,塔利班在卡塔尔的办公室是唯一有权对塔利班是否参加谈判作出评论的机构。穆贾希德还否认了塔利班高级代表团近日已前往巴基斯坦为和平谈判做准备的报道。
 
安全形势并未好转
 
阿富汗境内频发的暴力事件,并未随着和平进程的重启而平息。相反,在前几轮四方对话前夕,爆炸等暴力事件的频次甚至还有所增加。有分析认为,这是塔利班对对话活动进行施压和示威。
 
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阿富汗驻巴基斯坦大使奥马尔也表达了一种担忧——随着气温逐步上升,武装分子将更容易穿越冰雪覆盖的高山展开活动,未来几周,暴力事件恐会呈上升趋势。
 
对阿富汗民众而言,这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根据联合国2月14日公布的一项年度调查报告,2015年,阿富汗平民伤亡总数达到11002人(3545人死亡、7457人受伤),总数比上一年上升了4%,且达到了自2009年以来的最高值。其中,62%的伤亡由反政府武装造成,阿富汗安全部队、在阿富汗的外国部队以及亲政府武装团体所造成的伤亡也在上升,上升幅度分别为17%、2%和1%。
 
为此,阿富汗问题特别代表、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负责人海索姆公开发出呼吁,“给阿富汗人民造成痛苦的各方应采取切实具体的行动来保护平民,在2016年停止杀戮和残害平民。”
 
奥马尔说:“在和平谈判的过程中,如果我们看不到暴力行动的减少,公众就不会相信这个和平进程。他们会说,‘看吧,塔利班只是把谈判当作一个缓兵之计’。”
 
与民众信心“赛跑”
 
“我们并不会幻想,只要我们与塔利班坐下来谈,问题就可以解决。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希望这个过程不要长到人们对它失去信心。”阿富汗驻巴基斯坦大使奥马尔对“美国之音”说。
 
与人们的信心赛跑,确实是阿富汗政府正面临的挑战。今年1月,美国发展机构“亚洲基金会”发布了《2015阿富汗民意调查》。这一民意调查自2004年开始每年进行,最新发布的这份年度报告给出了一些阿富汗民众态度转向的最新事实。其中最显著的一项在于,阿富汗民众的乐观情绪在减少,恐惧感却在上升。根据这份报告,超过一半(57.5%)的阿富汗民众认为国家的发展方向是错的,这一数字升至10年来的最高点。相较于2014年的调查结果(36.7%),这也是一个十分显著的变化。2014年的调查在阿富汗总统选举后马上展开,当时阿富汗全民情绪高涨。
 
除了“不安全感”,“失业状况”也是人们认为国家发展方向出现错误的原因之一。此外,高达89.9%的受访民众表示,腐败是他们日常生活中的一大问题,这一比例也是2004年以来的最高。
 
这样的调查结果,对于已执政一年多的阿富汗联合政府而言,无疑是一次敲打。
 
上月底,亚洲基金会阿富汗办公室调查与研究部主任扎克·沃伦,在北京大学举行了上述调查报告的发布会,并对阿富汗政府面临的严峻形势作出了归纳。他说:“外国援助大幅下降导致经济大幅下滑、国际安全部队撤出、塔利班等强大的政治对手存在,任何一个政府同时面对这三大问题,都会是非常大的挑战。”
 
与此同时,塔利班等反政府武装受到的民意压力也在扩大——如果反政府武装会拿民意当一回事的话。上述调查报告显示,阿富汗民众对塔利班等反政府武装的支持与同情度也在下降,对反政府武装表示同情的受访者比例,已从2009年的55.7%逐年下降到2015年的27.5%。
 
对于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可能展开直接谈判,52.4%的受访民众认为“这是一件好事”。
 
危局中蕴含的希望
 
尽管阿富汗国内形势依然严峻,但亚洲基金会阿富汗办公室副代表耶娜·卡里姆表示,从中依然能看到一些蕴含着希望和潜力的积极因素。比如,有超过半数(57%)的阿富汗民众将国家认同置于宗教和民族认同之上;在目前的阿富汗,尚有一些基础设施未被有效利用;在城市区域,自2002年以来,许多技术工人得到了管理、物流等专业领域的培训;超过半数的阿富汗人口低于18岁;国民对反政府武装的同情率下降至不足28%。
 
耶娜·卡里姆指出,要实现向良好方向的转变,无疑需要一个过程,各方应该在这个过程中学会互相合作。耶娜·卡里姆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阿富汗和平进程的四方对话机制,对阿富汗而言极为重要。这种重要性不仅表现在地区安全上,也表现在该地区的长期、持续发展问题上。中国在阿富汗和平进程中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伙伴。”
 
本报北京2月19日电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完成太阳风迄今最佳研究 觐见“黑洞之王”
这只小兽耳朵有大“玄机” 新型头盔 更好防护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